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口述史 订阅RSS

  • 2016-04-25 08:38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佛海与我们热烈握手,他似乎有些感谓地说:"我想不到你竟然到这里来看我,这是我到上海后第一个看到的故人了。"看样子他也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目光向四周扫射了一下,发现后面墙壁上,还挂着当年他送给陈雪暄母亲的一副湘绮寿联,他停视了一下,又接着说:"短短几年中,连这里的情形也完全改变了!过去雪暄一切的陈设,已荡然无存,而独独留着这一副我所送的寿联,一饮一啄,岂不莫非前定?谁想到最后胜利的来临之前,我会间关万里的旧地重游,而又亲见了当年我自己的旧物!"我不知应当如何答覆他言下的无穷感喟,我与如音都以微笑来代替言辞。 他从回忆中猛然地醒过来,单刀直入说:"我叫君强找你的原因,我是随了汪先生来创造一个局面,但随我来 ...

  • 2016-04-25 08:37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四五天之后,民国二十八年的八月中旬,一个天低欲压而又大雨滂沱的下午,叶如音又匆匆而来,说汽车已等在外面,佛海特地由虹口来到沪西,在极司斐尔路七十六号专诚等我,希望能立刻去与他谈一谈。我什么准备也没有,就匆匆地随着他上车,不到二十分钟的行程,已经到达了那里。极司斐尔路本是外人的越界筑路,马路归公共租界工部局管理,而两侧的房屋,则是华界的主权,沪西一带那样许多越界建筑的道路,就是一个举世所无的特殊状态。 汽车到了门口,门外静悄悄地什么声息也没有,铁门紧紧的关闭着,我仰头一望,恍然于这原是前山东省政府主席陈雪暄(调元)的别墅。房屋建造得并不华丽精致,但所占据的地位却相当广大。就在抗战前两三年,陈雪暄曾 ...

  • 2016-04-25 08:35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一九三八年的冬天,上海四周的炮声,早已趋于沉寂。而租界里却呈现看一片畸形的繁荣,市民们惊魂初定,转而耽于逸乐。也有人于怅惘咫尺之间的南市、闸北、浦东,敌人骑铁纵横,奸淫烧杀,汉奸们所组织的维持会更助纣为虐。同胞们的血泪洒遍了各处,但祖国离他们却一步一步地遥远。对抗战的最后胜利,每个人虽然仍抱看殷切的期望,但谁也不敢预料抗战将再经过多少的时候,与将在怎样状态下取得胜利。沦陷区民众的心理是复杂的,正在危疑震撼之中,而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使市民们感到惊愕。前行政院院长汪精卫忽然从重庆出走,抵达了越南的河内,而且于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发出了艳电,响应日本首相近卫文磨"调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针之声明",

  • 2016-04-25 08:34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这是一幕我自己的悲剧;朋友们的悲剧;也是中国历史的悲剧! 到现在,事情已经过了十多年,过去的一切,也如尘、如梦、如烟般地逝去了。而曾经使我激动、使我忧伤、使我痛苦的往事,却永远牢系在我心的深处。 从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五年,是中国前所未有遭受外族侵略的一个大时代,而我刚刚生长在这一段不平凡的时间,而又身历了其间一幕不平凡的悲剧。 每个中国人一定会记得一九三八年,中国对日抗战,已由武汉撤守而退往四川,战局陷于极度困难与极度悲观的时候。突然,一个曾因革命而行刺前清的摄政王几罹大辟有着半生光荣历史的人物,一个曾经是中山先生的左右手,那时又是执政的国民党的副领袖,一个曾领导过抗战的行政首长,而且还是号称最高 ...

  • 2016-03-29 01:59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还有两件事是发生在君强任上海市政府秘 ...

  • 2016-03-29 01:39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古人往往以"帝德乾坤大,皇恩雨露深"来 ...

  • 2016-03-24 11:20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曾仲鸣夫妇在医院检查的结果,仲鸣腹部中弹累累,真成了百孔千疮。医生为他剖腹施行手术,竟割去了尺馀长的一段肠子。又因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在南京时因日机不断轰炸关系,为防万一,全家都曾验血,何文杰与曾仲鸣血型相同,因此就由文杰输血。此时医生即表示伤势过重,已经绝望。至仲鸣夫人方君璧女士,臀部与腿部两弹,尚无大砖。胸部一枪,中弹处在右肺尖,可说间不容发,如再略向下移,就可能会当场毕命。又幸而她体气素健,以后经多时的治疗,不至与曾仲鸣成为同命鸳鸯,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河内的军医院,不但设备简陋,医生的医术也太欠高明,且缺乏疗治枪伤的经验。当医生为曾仲鸣输血时,由于器具的不良,文杰的血液,不能直接输 ...

  • 2016-03-24 11:05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河内谋刺汪精卫一幕,无论如何这是一件政治性的暗杀事齤件,应该毫无疑义。 事后汪系的香港"南华日报",当时曾把这案的蛛丝马迹,还提出了六点线索:"┅┅据我们所知道的: 一、重庆方面为着要刺死汪先生,特别开一条由昆明到河内的航空线。一方面便利运\来行凶的人与凶器;一方面便利行事之后,人和物都从飞机上运\走。二、他们利用外交官为掩护,拿出红色派司,凶器就可以自由运入河内。 三、凶手中有一部份由香港蓝衣社机关派出,这个机关是西南运输公司的一科。 四、当日河内警齤察所获枪械,并非法国出品,安南境内一向没有这种枪械。 五、事齤件发生的前几天,凶徒们以高价向一外国人转租在汪宅对而的洋房一所,为便利行凶之用。 六、凶案 ...

  • 2016-03-24 08:57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金雄白(1904—1985),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资深媒体人,1930年即任南京《中央日报》采访主任,也当过律师。1939年投靠汪伪政府后,历任法制、财经方面多项伪职,并曾任伪《中报》总编辑。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名被捕入狱,1948年获释,翌年移居香港,此后卜居香港与日本,1973年曾创办《港九日报》,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在香港时他以朱子家笔名在《春秋》杂志上连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颇受海内外的重视。后来《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结集六册出书,风行一时,日本亦将此书译成日文,改名《同生共死之实体——汪兆铭之悲剧》。《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已被公认为有关汪政权的一部经典之作。 飘泊在天南的海角,不知不觉已渡过了 ...

  • 2016-02-25 04:07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父亲去世那年,母亲只有41岁,她一下子成了独自带着三个男孩的寡母。母亲与父亲的感情很特别,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只是夫妇,同时也是兄妹,同时也是朋友”。她后来把他们当年写的诗、词结集出版《颉颃楼诗词稿》。在序中她写:“我们两人的血同时流了,混在一起,我的一半已与你同死,一半的你生存在我的身里。” 父亲遇刺以后,汪精卫始终对我们一家心怀歉疚。他常常找我们几个孩子到他家跟他们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们很怕陈璧君,她脾气比较大,经常骂人了。陈璧君总是说:“我们马来人就是这样子。”她认为他们华侨性格直爽,有话就讲,不像国内长大的人那么含蓄那么胆小。她最宠爱的是弟弟陈昌祖和儿子汪文惺,弟媳朱始——她是朱执信的 ...

  • 2016-02-25 04:06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时光推移,他们这个特殊的大家庭,到后来就渐渐地解散了。汪精卫与陈璧君回国参加一次又一次的运动,反袁世凯,反军阀;1922年,广州成立了一所执信学校,方君瑛与曾醒也受邀回国,分别担任校长和学监。 听母亲回忆,方君瑛是一个很正直、很严谨的人,她每一件事都很认真地去做。她一到法国就去认真地学法语,最后拿到数学硕士学位,那是第一次东方的女孩子在法国拿到数学硕士,也是非常了不起。不幸的是,回国前夕,方君瑛在波尔多街上被汽车撞倒,脑部受伤。伤愈后发现记忆力退化,神经衰弱,她很焦虑。 方君瑛在法国一共待了10年,过的是十分简单的学生生活。可是回国后,她看到的情形是中国社会依然秩序混然,贫穷落后未改,即使是上海那样的 ...

  • 2016-02-25 04:04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持之 |

    因为有了这些生死与共的经历,方君瑛、曾醒与汪精卫、陈璧君之间结成了一种特别深厚的情谊。那时候的他们也都是一腔热血的理想主义者。他们在革命之前都曾宣誓过:革命成功后,一不做官,二不做议员,愿意功成身退、解甲归田。他们只希望政府能提供一笔官费可以出国读书。袁世凯已经上台,他当然乐得把这些革命党人送出去,以免留在国内多事,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下来。他们四人得到的官费很优厚,每一份足够两个人用,所以方君瑛就决定带她的妹妹方君璧,曾醒带了儿子方贤俶和弟弟曾仲鸣,陈璧君带了她的弟弟昌祖,加上汪精卫,一共8人,于1912年乘船离开中国。那一年,曾仲鸣16岁,方君璧14岁。父亲在家里排行第十,他们喊他“十弟”,排行十一的 ...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