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华国锋:不要给叶帅脸上抹灰

头条 | 2015-01-26 17:3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2005年初,一位作者写了一部华  国 锋和叶剑英联手粉碎四人帮故事的著作,其中有叶首先提出抓捕四人帮的内容。他兴冲冲地找到华,要求对他的著作签名并提出意见。不料华看了以后,委托秘书转告他两点意见:第一,写东西要实事求是,对党的历史负责;第二,希望他不要给叶帅脸上抹灰。

  

这就说明,这位作者的大作肯定有违背实事求是的东西,主要就是“叶首先提出抓 捕  四人帮”这个关键内容。

  

1976年10月,党中央一举粉 碎 四人帮,这是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这件大事扭转了中国航船的错误走向,给亿万中国人民带来了福音,受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拥护。但是,谁在粉碎四人帮的斗争中立下首功?谁最先提出和策划抓捕四人帮?却成了有争议的问题。尤其是在80年代华黯然下台以后,伴随着对其各种错误的批判,他冒着巨大的政 治风险  粉碎四人帮的丰功伟绩,变成了被动的、被裹挟进去的一般功劳。而叶剑英、李 先  念、王  震等人,一个个都成了粉碎四人帮的大英雄。尤其是叶,成了粉碎四人帮的首倡者和策划者,华成了因人成事的配角。

  

上世纪80年代末,《叶  剑  英在1976》一书问世,这本流行广泛的著作就说叶是粉 碎 四人帮的首倡者,说叶“有意识地主动接近华,逐渐说服了处于犹豫不决、彷徨不定的华,并帮助和促使华下定决心,与叶一道结成联盟,指挥其他参与者,粉碎了四 人  帮。”

  

这种说法后来虽然受到了质疑,但依然到处流传。直到现在,你在网上搜索,就可发现大量“叶提出并策划、领导了粉碎四 人  帮的重大行动”的文章。下面这一篇很有代表性——

  

1976年4月7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两份中央文件,一份是《关于华  国 锋 任中  共 中央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一份是《中  共中央关于撤  销   邓 小平  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议》。9月9日,毛去世。9月底,四人帮利用自己掌控的舆论阵地,篡改毛的临终遗嘱,发出篡  党 夺  权的号召。叶敏锐地预感到,四人帮就要行动了,必须立刻采取措施。他在西山住处,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解决四人帮问题的办法。

  

此时,叶虽然已被中央宣布“病休”,但他的中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的职务却没有被免去,他并没有丧失军队的指挥权。所以,考虑成熟后,叶找到华,商讨处理四人帮的办法。他提议以召开会议方式,“请”他们到会,然后宣布对他们实行“隔离审查”。华对此表示赞同……

  

这种说法,完全推翻了多年来的传统观点。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央文件和各种媒体舆论宣传,使人们普遍认为,是以华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 四 人 帮,大街上的口号甚至说,“英明领袖  华  国 锋一举粉碎四人帮”。但是,在80年代华受到批判,一步步退出历史舞台以后,当时的中央文件便改变了口径,绝口不提华在粉  碎四人 帮中立下首功的  问题,而只是泛泛地说道,华参与了粉碎四人帮的斗  争,作了有益的贡献,起到了一个共  产  党  员应该起到的作用;华的人品由原来的“忠厚老实”变成了“虚伪奸诈”。而粉碎四人帮的伟大斗争,变成了叶策划指挥,众位老干部共同参与,华表示支持的一场斗争。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说法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质疑。人们从常识和常理上推断,这种说法肯定不符合事实,肯定是当时某些人在华遭贬的大环境下、为了政治需要而故意编造的情节。试想,华当时是中  共  中  央  第一副主席、国务院  总理,党政军大权一肩挑;更主要的,他是已故领袖亲自指定的接班人,身上带着毛的巨大光环和余威。在个人崇拜不可动摇的背景下,当时全国的军队和中央警卫8 3 4 1 部  队,只有他一人能调动,除了他以外,其他任何人,即使那些元帅大将,也不可能调动一兵一卒。抓捕四人帮的行动,只有他下决心发命令才能予以实施。当时直接执行抓捕四人 帮任务的中  共  中央“大内总管”、中央  警  卫部  队的最高首长汪  东  兴,只能唯最高领袖华的“马首是瞻”,其他任何人的命令,他都会拒之门外。

  

当时的叶,固然在军队中威望素著,其中  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中央固然没有宣布予以撤销。但是,当天   an   门    事   件爆发,邓小平  被  撤  销  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同时,毛也决定勒令叶“病休”,让陈  锡  联主持军委工作。此时叶向哪个部队下命令,肯定行不通;他向汪  东  兴下命令,汪肯定不买账,尤其是像逮捕江  青这样的重大命令。

  

有人说,叶可以撺掇或策划华呀!这也是想当然的说法。即使叶很想收拾四人帮,他也知道华十分恼  恨  四人帮,他也很想建议华抓捕四人帮,但是他不敢,他无法捅破这层窗户纸。那四人帮可是不同凡响:王  洪  文 的副主席位置比自己靠前,江  青是毛的夫人,张  春  桥、姚 文  元又是毛最信赖的红人,自己现在已经“靠边站”,大权旁落。此时建议抓捕四人帮,华如果不同意甚至翻脸,怎么办?弄不好给自己扣上“反党乱国”的大帽子,怎么办?

  

1991年3月的一天,一位和华比较熟悉的文史专家刘某前去拜访华。谈了一阵闲话后,刘某问道:“华老,关于粉碎四人帮,以前人们都知道您既是首倡者、决策者,又是执行者,您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力挽狂澜,挽救了国家,改写了历史。可是,现在一些著作和文章,说叶是首倡者……”

  

华没有具体回答,只是笼统地从组织原则上进行了解释:“按照党的组织原则,当时只能由我提出这个问题,其他人提出来,就成了非组织活动了。”

  

这就是说,在个人服从组织,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主 席的组织原则里,最高领袖华批评或处理哪个中  央领导,这是正常的;而其他人如果在暗中串联,策划要处理哪个中央  领导,那就是反   党的非法活动。毛领导中国党的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个规矩。

  

所以,熟知党的组织原则的叶,即使对四人帮恨之入骨,觉得党心民心非除掉四人帮不可,他也不可能、也不敢贸然率先向华提出抓捕四人帮的建议。

  

1996年6月的一天,急欲探讨这个问题的文史专家刘某,同华国锋的秘书谈了整整两个小时,主要话题是围绕《叶  剑  英在1976》一书于1995年12月修订再版后,仍然坚持写有粉碎四人帮是叶“首倡”的内容,仍然坚持叶在粉碎四人帮斗争中立下首功的观点。秘书认为,这种观点违背实事求是的精神;我们不能因为华遭 贬了,下 台  了,就不敢正视甚至埋没他的丰功伟绩。秘书手里保存有《华  国  锋1976年大事记》的原始记载,华与叶的联系情况,里面都记录得清清楚楚。临近抓捕四人帮正式行动之前,华、叶二人总共有过四次联系:

,

第一次,1976年9月11日,当天下午开完政治局会议后华借到北京医院看病的机会,让司机把车开到李  先  念家里。见面后,华直截了当地说:“我是以到北京医院看病的名义来你这里,只能待几分钟。我实在太忙离不开,请你去找趟叶帅。我们和四人帮的矛盾必须解决,请叶帅考虑,用什么方式解决,在什么时机解决为好。”李听了,不由得露出舒心的笑容,连声说:“好,好,我一定去看叶帅。”

  

华为什么要联系叶帅呢?因为在此前不久,华为解决四人帮问题,召集李  先  念、纪  登  奎、吴  德等人在国务院小会议室开会。华说:“毛主席提出的四人帮问题,你们看怎么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一天不解决,政  治 局就一天不得安宁,我们什么事情也办不成。”在场的几个人对四人帮的问题要解决,都没有异议,但在解决的方法上却意见不一。吴  德主张,用政治局开会投票的方式解除他们的职务,四人帮一定是少数;纪  登  奎则提出“区别对待”的意见。华觉得这两种意见都不行,所以没有继续深谈,散会后急忙派李  先  念去征求叶的意见。

  

第二次,1976年9月13日,叶第一次来到华在史家胡同的住处。他问华:“李  先  念给我谈的事情,是不是你这里的意思?”华作了肯定的答复,叶表示赞成、支持,同时提出,部  队  准备得怎么样?把握性如何?华后来说:“这次面谈,我首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因为这句话(抓捕四人帮)别人不好说,必须由我亮明态度。他见我态度坚决,很高兴,完全赞成这个办法。”

  

第三次,9月20日,叶来到华搬到台基厂15号的新址。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要告诉华一个异常情况:听说张  春  桥的弟弟张 秋 桥去驻南口的坦克师活动过,让华注意提防。华将此情况立即交陈  锡 联查问,并召集陈  锡  联、吴  德、吴  忠到台基厂15号开会。会上决定,北京卫  戍区  部队加强戒备,万一坦克部队有动静,由驻在附近的卫戍区警卫三师炮兵团对付,卫戍区部队统一由吴  德指挥。陈  锡  联事后查明,张 秋  桥没有去过南口坦克师,叶听到的消息是误传。

  

第四次,10月4日,叶第三次到华家,主要是询问解决四人帮的时间问题。他问华:“什么时候行动?”华首先告诉叶,坦克师的问题不大,不过万一有情况,已决定由北京卫戍区的部队对付,请他放心。关于解决四人帮的行动时间,华对叶说,汪  东  兴与中 央  警 卫  部  队已经部署妥当,昨天(10月3日)确定下来,近期选择时机动手,请叶等候电话。

  

这就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前的华、叶四次联系(会面)的全过程。第一次是华主动联系叶征求意见,其后的三次会面,都是叶主动上门,或探寻口风,或提供消息,或研究对策。这就说明,二人都对祸国殃民的四人帮恨之入骨,都有粉碎四人帮的强烈愿望。但是,只有华首先戳破“窗户纸”,表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以后,急不可耐的叶才敢接连三次登门,向华表示支持和协助。

  

同时我们还发现,叶在和华最后一次联系之前几天里,华和汪  东  兴 已经将抓捕四人帮的措施、兵力安排部署妥当,何时何地动手,华早已胸有成竹,而叶连抓捕四人帮的时间尚不清楚,只能遵照华的指示,在家等候电话,接到电话后再来参加行动。

  

那么叶是如何参加行动呢?一方面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表态支持华抓捕四人帮,主导会议风向;一方面在华宣布四人帮罪行,代表中央对四人帮实行“隔离审查”的时候,叶就站在华背后,对四人帮怒目而视,就像三国时的刘备,背后站着威风凛凛的关云长,对四人帮起到一种威慑作用。至于叶给各兵种、各部队打电话,随时掌控军队,保持军队稳定,那是四人帮被抓以后的事情。

  

有个疑问:当时,叶按照中央决定,处于“病  休”状态,主持军委工作的是陈  锡  联。华既然想要取得军队的支持,为何不去联系大权在握的陈,而要去联系已经“病休”的叶呢?

  

陈  锡 联虽然是军中名将,由毛授意主持军委工作,但他仅是上将军衔,当一个大军区司令员尚可,而到中央主持全国军队工作就显得威望不足;建国28年中起用一位上将主持军委工作,尚属首例。毛在临终时,提携陈  锡  联越过大将、元帅,一跃到中央主持军委工作,很可能是觉得他不但对自己忠心,而且和江  青、毛  yaun 新走得较近(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时,毛*  远*新任沈阳军区政委),可以为毛* 远*  新和江  青留下后路。所以,华根本不可能依靠陈来抓捕四人帮,而只能考虑,在什么时机夺 去他的兵   权。

  

实际上,以华最高领袖的地位,他也可以不要别人的参与,他只要和汪  东  兴二人联手,利用中 央 警 卫 部  队,就可以将四人帮一举拿下,拿下之后,再用毛的“遗嘱”号令天下,历数四人帮的罪恶,大事无有不成。但是,老成持重的华偏要拉来叶作靠山,正是他虑事周密,顾及大局,确保万无一失的谨慎风格。

  

华联系并依靠叶,确实是深谋远虑的英明之举,一定是考虑到多种因素。不仅是叶有“吕端大事不糊涂,诸葛一生唯谨慎”的美誉,多次受到毛的赞赏,主要的是,叶在林  彪垮  台后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兼任国防 部  长达  5年之久,对部队的情况了如指掌,在各兵 种  各军 区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他虽然已经“病休”了几个月,但只要中央授权,叶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和崇高威望,在军队中照样能一呼百应。华既担心在抓捕四人帮时会出什么乱子,更担心将四人帮抓了以后,各地会出现什么动乱。所以,华要依靠叶,在抓捕四人帮时,让叶巍然站在自己身后,那是在警  告四人帮:别以为我在中央的根基不深,我有元帅的支持,我有军队的支持!四人帮被抓以后,叶从容坐镇,和各兵种各大军区电话联系,保持了全军和全国的稳定。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华作为“中间派”,在遭到“左  派”四人帮的攻击之后,他只有偏 向“右  派”,依靠“右  派”的支持。在毛手稿的保存问题上,在联络员毛* 远* 新的去留问题上,华和四人帮发生尖锐冲突,在政 治  局会议上,江青和华大吵大闹,使主持会议的“掌门人”华十分尴尬,会议几乎开不下去。在这关键时刻,叶和一批老干部这些“老右”支持了他。所以华在抓捕四人帮时,让叶作自己坚强的后盾,确实是顺理成章的明智之举。

  

震慑敌酋,稳定局势,叶确实是最佳人选。但是是不是非得叶呢?那也不一定。如果叶真正“病休”,无法起用,华完全可以退而求其次,起用健在的聂 荣   臻元帅或徐 向  前元帅,这两位元帅虽然沉寂多年,但现在如果起用,照样可以利用自己的崇高威望一呼百应,稳定大局。而华偏起用了最合适的叶。因此可以这样说,是华成就了叶的不世之功,叶推动了华建立丰功伟绩。

  

但是,当时离了华,是否照样可以粉 碎四人帮呢?华下  台之时,一位德高望重的中央领导就说,四人帮作恶多端,人心丧尽,华不粉碎四人帮,后面的人照样会粉碎,四人帮的覆灭是早晚的事!

  

这话说着容易,但不一定能实现。联系当时的背景,没有华,叶和李 先  念、王  震等人即使联合起来,也不可能粉碎四人帮。如果王 洪  文、江  青、张  春桥、毛 yuan   新等任何一位当了中央主席,或国务院总理,四人帮就更不可能粉碎。四人帮不粉碎,邓小平就出不来,无数的冤案就不能平反,整个中国就只能在极左的黑暗里痛苦地徘徊!

  

1976年10月31日,叶在与熊  向   晖谈话时说:“华受命于危难之际、非常之时,非常之事,非常之人,建立非常之功,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没有什么,主要是江  青,她是主席夫人。敢于下决心把她抓起来,也只有华。这个人是大智若愚,有智有勇。把江  青抓起来,我都没有想到。如果周  总  理在,他也不会这么做。就是邓  小  平也不一定这么做,不像我们老家伙思想顾虑多。” 叶在刚刚粉碎四人帮时说的这番话,是根据当时的政治环境和人物特征所做出的合乎逻辑的推论。他认为当时不仅他不敢去抓江青,即使周恩来、邓小平这样重量级的大人物也不敢去抓江青,只有华敢于太岁头上动土。由此可见,《叶  剑   英在1976》等著作,认为粉碎四人帮是叶“首倡”,是叶“逐渐说服了处于犹豫不决、彷徨不定的华”的说法,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2011年2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文章《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纪念华 国  锋同志诞辰90周年》。其中讲道:“华同四人帮篡  党 夺  权的阴谋活动进行了坚决斗争,并提出要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得到了叶、李等中央领导同志赞同和支持”,“华在粉碎四人帮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斗争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是中  共 中央  机关报在粉碎四人帮是谁“首倡”的问题上的明确表态,即华“提出”,叶“赞同和支持”,华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个结论和华秘书保存的《大事记》中的说法完全一致。

  

尽管《人民日报》有了正确的说法,但这种说法毕竟不是中央文件,不是中央会议精神,在报纸上一闪而过,不一定能给人以深刻印象。而《叶  剑  英在1976》等著作依然在广泛流传,没有人发出订正声明;网络上“叶‘首倡’”“叶‘首功’”等违背事实的说法依然沸沸扬扬。所以我们要记住华的话:写东西要实事求是,对党的历史负责;而违背事实的说法,只能给叶帅脸上抹灰!


【延伸阅读】

于光远谈华国锋:他太容易受人左右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