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一个新加坡人所知道的“新加坡模式”

社会 | 2015-03-31 13:5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国人日以继夜,头顶烈日或披星戴月到设在国会大厦的停柩处向一代领袖鞠躬道别。前往致哀的人们排成长队,从国会大厦一路延伸四公里到芳林公园,在那里又有默契地自发规划出排队路线,辗转站满了整个公园。有人在烈日下站立七八小时,有人漏夜排队后赶去上班,大家的共同心愿只有一个:向已故的李先生鞠个躬,说声谢谢。

谁也想不到,中国教科书里“十里长街送周恩来总理”的壮阔场面,本周竟然出现在新加坡,国人对建国总理表达感激与不舍的强烈意愿,让本国人受到震撼与感动,估计连新加坡政府也是始料不及。因此,李先生灵柩开放公众凭吊的第一天,开放时间就两度宣布延长,从原定的晚上8点到午夜,最后宣布24小时开放。

国人的爱心与纪律感也让人动容。开放公众凭吊的第一天,一些民众自发给排队的致哀者送食水、阳伞。昨日凌晨记者到现场时,四公里长的队伍依旧,气氛却是隐隐地激动,这是新加坡人共同经历的一个特殊时刻,告别建国的标志人物,我们共同领受国葬的庄严意义。

作为新加坡人、作为华裔,过去在北京工作的好几年里,我经常会遇到中国朋友提问什么是所谓的“新加坡模式”?新加坡有没有民主?“新加坡模式”有什么值得中国借鉴,李光耀走了以后新加坡还能持续吗?诸如此类的问题。

新加坡华人与中国汉人同属中华文化的成员,中国前领导人对新加坡“管得严”的赞美,以及新加坡拒绝西方式民主的态度,屡次被中国官媒肯定。因此中国友人、尤其是自由派学者对所谓“新加坡模式”好奇甚至质疑,都不难理解。

但出现这种讨论时,我总常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窘迫感,在一个层面上,新加坡确实不是西方式的民主社会,西方国家对新加坡的新闻自由环境没有好评,新加坡网民也未必没有不满。当然,政府总是理直气壮地回击:那只是一些西方国家的标准,我们新加坡有自己的做法。

但在另一方面,新加坡政府交出的成绩单,却傲视世界多个国家的政府:包括从无到有建立一个经济发达的独立国家,人民安居乐业,居者有其屋,人们也可以自由地接受国内外的各种网络信息。

外国朋友有时难以相信,一个执政超过50年,又占据国会九成以上议席的政府,怎么可能不专制?曾经也有学者朋友问我,你们新加坡政府有没有理论家,去论证现在这个制度的合理性。我楞了一下,答说,没有理论家,但是新加坡有选举,也有反对党,执政党每个五年都要在选举中接受一次检测。


话虽如此,选举只是新加坡政治运行机制中相当小的一部分,执政党对于选举并没有宗教式的信仰。李光耀先生打造的政府,更相信执政责任、居安思危,尤其更相信制度。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以强势手腕与强大意志力,不只是建立了一个国家,更是建立了一整套根植于本地现实,最终成为新加坡标记的制度,其中嵌入了他牢固的治国理念,包括精英治国,种族和谐,双语政策,高效廉政,人人平等、对外开放、居者有其屋等等。

如果说,这个只有50岁的国家,有什么经验可以与其他国家分享,那就是将个人权威化为制度,建立一套能独立运行,在设计上与官方口号和理念一致的行政制度,比民主选举更重要。

我不知道上述的回答,在下次与朋友们交流时,是否能让人满意。事实上,什么国家适合什么制度,难以一概而论。再者,“新加坡模式”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就是理性且识大局的新加坡人。过去几年里,新加坡人对各种议题的争议增多了,但是这些争议无碍于国人的团结与制度的稳定。这次数万民众排队去悼念建国总理,就是新加坡人发出的最响亮声音,它清楚凸显出李光耀先生的事业受到全民认可与礼赞,也凸显了新加坡人对负责任政府的支持与真心感谢,这才是对“新加坡模式”最好的注解。■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