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佛教的茶文化

文化 | 2015-04-30 05:4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导读:有这样一则传说,说茶叶为禅宗初祖达摩禅师所造。当年达摩祖师为了使自己不在坐禅时打瞌睡,便割下眼皮,丢弃在地上。一夜之间,他的眼皮变成了茶树,用茶树上的茶叶泡水喝,便能控制住疲倦,提神、安神。】

“后世普请只限于轻微劳动,如四月佛诞摘花、六月晒藏、晒荐、平时园中摘菜、溪边搬柴以及节前寺舍扫除等,皆偶一为之而已。”这段文字载于《百丈清规》“普请”部分。中国茶网撰文称,“据不完全统计,总共八万多字的《百丈清规》中,共提到‘茶’字325个、‘茶汤’65处、‘请茶’21处、‘吃茶’15处,可谓字里行间处处有茶香。”如此高频率出现“茶”字及相关字眼,堪称中国茶文化之最。众所周知,古往今来,佛门与茶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佛教的茶文化一直是仁人雅士们兴趣十足的研究话题。

茶与中国佛教禅宗有着不解之缘。有这样一则传说,说茶叶为禅宗初祖达摩禅师所造。当年达摩祖师为了使自己不在坐禅时打瞌睡,便割下眼皮,丢弃在地上。一夜之间,他的眼皮变成了茶树,用茶树上的茶叶泡水喝,便能控制住疲倦,提神、安神。从此,茶就有了提神的作用。据《蛮瓯志》记载,觉林院的僧人“待客以惊雷筴(中等茶),自奉带以萱草(下等茶),供佛以紫茸香(上等茶)。”到禅宗盛行时,坐禅时饮茶得到了进一步普及,据唐人封演在《封氏闻见录》卷六中所说:“开元(713年~741年)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不寐,又不餐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煎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一时间,饮茶已经成为一种风俗习惯。又据《新唐书·陆羽传》记载,被民间视为“茶圣”的陆羽(733年~804年)出身于寺院,作过苦行僧,其一生行迹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寺院。《茶经》就是他当年不辞万里风尘,北走燕赵、南游吴越,遍历名山古刹,亲自采茶、制茶、品茶,广泛汲取僧侣经验的结晶。陆羽在《茶经》中也说道:“茶味至寒,最宜精行修德之人。”由于禅宗的兴盛,寺院僧人饮茶成风,一些僧人嗜好饮茶竟到了“唯茶是求”的地步。

佛教寺院是茶文化的中心。纵观历史,佛教寺院既是古代民间社会的文化活动中心,也是茶文化的中心,许多茶诗写于寺院,又以在寺院品茶聚会为咏颂的对象。如唐代的诗僧皎然和尚在《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一诗中写道:“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清代的文学家郑板桥在诗中写道:“白菜青盐糁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镇江甘露寺、扶风法门寺等佛寺地宫的茶具文物则是“丛林以茶汤为盛礼”的考古实物见证。《茶经》中写道:“灵岩茶风北渐,遂有长安、洛阳两京的‘比屋之饮’。”在茶文化从南向北的传播中,泰山灵岩寺禅师们的饮茶活动起了重要的桥梁作用。在禅寺饮茶之风盛行时,茶汤供养也成为佛教中国化的具体表现,如唐·王敷·敦煌本《茶酒论》中载曰:“供养弥勒,奉献观音,千劫万劫,诸佛相饮。”又据刘禹锡《西山兰若茶歌》一文中所记僧人,为招待诗人而亲采新茶,旋炒旋煎,为已知最早炒青散茶的记载。在茶文化的发展中,佛教寺院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载体,也是推进茶文化在中国普及和兴盛的重要力量。

茶道是僧人修行的必备功课。据《百丈清规》中记载,僧人早起先饮茶,后佛事,每天需在佛前供茶,每逢佛菩萨圣诞、成道日、帝师涅盘日、达摩忌日、比丘示寂等,另有茶礼仪式。对于不同的茶,也都有相关的名目,如供奉佛祖的称“奠茶”,按照受戒年限先后品饮的称“戒腊茶”,大众一起共饮的称为“普茶”。僧人迎送、坐禅、谈话等都要饮茶。《百丈清规》中,对寺院行茶礼有着严谨、细致、甚至繁琐的规范,如“院门特为茶汤,礼教殷重。受请之人……须知先赴某处,次赴某处,后赴某处,闻鼓板声及时先到,明记坐位照牌,免致仓惶错乱。如赴堂头茶汤……侍者问讯请入,随首座,依位而立……乃收袈裟,安祥就座。弃鞋不得参差,收足不得令椅子作声,正身端坐,不得背靠椅子……吃茶不得吹茶,不得掉盏,不得呼呻作声。取收盏橐,不得敲磕。如先放盏者,盘后安之,以次挨排,不得错乱。”可以看出,饮茶的过程就是僧众修行的过程,程序严格紧凑。为了打理好众多的茶事,寺院中设有专事烧水煮茶、献茶款客的职务,即“茶头”,其作用举足轻重。现在不少寺院,还专设有为善男信女或游人布施茶水的“施茶僧”。

种茶、制茶、饮茶能助力于僧人精进修行。佛教认为茶有“三德”:一是提神,使僧众念佛修行时不易疲倦、瞌睡,有益静思,所谓“破睡有茶功”;二是消食,饮茶能帮助消化;三是“不发”,能抑制性欲,而使人不思淫欲。百丈怀海禅师与陆羽同处中唐时代,茶饮尚未普及。在推行茶饮之后,百丈山寺院的茶事众多,特别是僧众普茶和初一、十五的巡堂茶,需要消耗大量茶叶。加上僧众日常的衣食住行问题,鉴于此,百丈禅师提出僧人农禅制度,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而大量种茶和制茶也是农禅活动的重要部分。大型茶事,如“巡堂茶”,是面向善男信女的,需要住持亲自参与。《百丈清规·旦望巡堂茶》中记载:“住持上堂,说法竟白,云:‘下座巡堂吃茶。’大众至僧堂前,依念诵图立。次第巡入堂内。暂到与侍者随众巡至圣僧龛后。暂到向龛与侍者对面而立。大众巡遍立定,鸣堂前钟七下。住持入堂烧香,巡堂一匝归位。……鸣钟二下,行茶瓶出,复如前问讯,揖茶而退。鸣钟一下收盏。鸣钟三下,住持出堂。首座大众次第而出。或迫他缘,或住持暂不赴,众则粥罢,就座吃茶,侍者行礼同前。”百丈禅师如此重视茶事、茶礼,足以见出其对茶的钟爱,也反映出茶对僧人修行的殊胜意义。

“定无所入,慧无所依”、“举手举足常在道场”、“一切声是佛声,一切色是佛色”,禅宗提倡以忍为教首,讲究当下证悟,这与煮水烹茶、一期一会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禅茶一味、人佛相通,茶与禅寺禅师也结下不解之缘,在文化黛陶、心性感悟等方面水乳交融,互为补充。若想体味佛教茶文化的妙用,请遵从赵州禅师之叮嘱——“吃茶去”!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