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陈再道还乡

自由谈 | 2016-12-07 00:3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陈独秀幼年时,不论挨了如何毒打,都不哭一声,因此动了他祖父的真火,说“这个小东西,将来长大成人,必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恶强盗。”其母亲为此非常伤心。不过,陈当了党的总书记后,最厌恶杀人。他说:“我以为即令是革命战争中的杀人也是残忍的事,然而战争还有进步的作用;其余的杀人,如政治的暗杀,法律的宣告死刑,只有助长人们的残忍与野蛮性,没一点好影响,别的杀人更不用说了。”曹聚仁说,也许是这点菩萨心肠,注定了陈政治的失败。


2、朱天目有一印:不死先生。郑曼陀有一印:曼陀不死。不数年,二人俱死。郁达夫诗云:“但求饭饱牛衣暖,苟活人间再十年。”十年后,果被害身亡,三人皆一语成谶。


3、有人将“不出洋,不住租界,不结交外国人、不举外债”称为吴佩孚的“四不”宣言。吴以两湖巡阅使驻洛阳时,一次在西工(洛阳西郊)欢宴,微有酒意时,他说:“我在这儿可以练陆军、空军、海军!”有人反问说:“西工练陆军可以说得过去,有大飞机场练空军,也面前对付得,要说在洛河练海军,怕不笑死天下人!”有人因此说,吴一生误在不出洋,不见天下之大,没有世界眼光。

吴佩孚

4、端方的藏品无论数量、质量,在同辈人中都堪称翘楚,因此有人称他为晚清第一藏家。王闿运访端方,端方刚获得一古瓷瓶,喜示于王,王说:“是瓶阅岁确甚久,奈其形不端不方何?”端方为之大窘。


5、1978年,余英时以“汉代研究代表团”团长身份,赴大陆访学交流,此间拜访缪钺。当时缪钺在四川大学任教,四川大学提出,今晚让缪钺到旅馆来看余英时。余英时说:“不行。第一,中国规矩是行客拜坐客。第二,他是我的前辈,如果把他搞到这里来,我就不见了。要么就让我去看他,不要就算了。”第二天,四川大学把缪钺的家搬了。余英时去拜访缪钺时,完全不知道是新搬的房子。学校里的人也不参加会面,两个人就很自由地畅谈学术上的问题。缪钺1978年11月15日给杨联陞的家信中说:“因为余先生来访,川大很快的给我调整了住房,并布置楼下那一个大间作为接待室。”


6、1967年陈再道、钟汉华等人到北京开会,抵京后,被安排在京西宾馆。当天上午,在林彪、江青等人的授意下,北京文艺界的“造反派”声称要“找陈再道辩论”,几百人冲进了京西宾馆。奉周恩来之命保护陈再道的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一见情况紧急,立即派人把陈再道他们藏进了电梯,而后把电梯开到两层之间停了下来。后来,有人问陈再道:电梯内滋味如何?”陈再道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像战争年代打地道战。”


7、陈再道晚年回乡,参加纪念黄麻起义大会。秘书为他准备了发言稿,他照稿读着读着,突然说:“我回家了,还念稿子干啥?”于是把稿子放到一边,自由发挥,下面掌声不绝。


8、国民革命军北伐到南昌时,便开始国共分裂的局面,陈公博从武昌跑到南昌,眼见内部矛盾加深,焦急地对谭延闿说:“你看怎么得了?”谭延闿说:“年轻人,不要急。你以为不得了,就了不得了吗?你以为得了的,就了得了吗?”有人说,这就是混世魔王的社会政治观。

谭延闿,1923年摄

9、杜月笙长女杜美如说,戴笠怕杜月笙,杜月笙也怕戴笠。若戴笠拜访杜月笙,赶上杜月笙抽鸦片时,杜月笙一定把鸦片烟具搁到床底下藏起来,躲进屋里。大家要帮他闻袖子,看有没有烟味。如果有,赶紧喷香水。见面前,还要用湿毛巾擦脸,直到没有鸦片烟的味道。后来杜月笙得知戴笠死讯,拉开窗子就要往下跳,并不断说,完了,完了……3个月后,他才慢慢恢复。


10、抗战胜利后,著名法学家徐道邻向重庆北碚法院和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提交了诉状,控告张之江和冯玉祥杀了其父徐树铮。为了这次伸冤,徐道邻等了20年。他在《二十年后的伸冤》一文中说道:“没有一件比替父亲伸冤报仇更重要的,但是我那时知道,对于我,这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冯是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军阀。我是一个赤手空拳的孩子,怎么能谈报仇?想要报仇,必须努力向上,在社会上有了一点地位,然后才能作此想。因此我下定了决心:先拿报仇的精神去读书。等书读好了,再拿读书的精神去做事;等做事有点成就,再拿做事的精神去报仇!”

徐道邻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