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揭秘 > 正文

水煮日报第647期:张学良在台湾的日子

揭秘 | 2017-07-25 13:1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647期:张学良在台湾的日子

 

119561113日,蒋介石单独召见看守张学良的国民党军统特务队队长刘乙光,询问软禁中的张学良的读书、身体及年龄,命刘向张宣布蒋的两项禁令:不准收听中共广播;不准同警卫人员接近。张闻听之后,颇有震雷贯耳之感,“反复思维,深自反省”,决意自1116日起,“寡言,读书,默思”,“死里求生,改头换面,作一番复活功夫”。他对西安事变的回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

 

2125日,张学良将西安事变回忆录写成,不过,那其实是写给蒋介石的一封长函,首云:“刘乙光同志转下钧示,令良将西安事变前后事实,写一回忆呈阅。聆悉之下,百感交集,惶悚无似。良本下决心,永世不谈此事,所以无任何只字记载存留。而多年来,更不愿自寻烦恼,曾自勉连回想亦不再事回想,忽闻斯命,准良将此历史大事自白,钦佩钧座之伟大,感激对良之高厚。起而自奋,决心完白坦述,上供钧座之参考,下垂后人之昭戒。”

3、在长函中,张学良回忆了他和李克农、周恩来等人的联系,但声明发动事变并未和共产党“征询商议”。“如认为西安之变,由于中国共产党之宣煽,则不如说,由于良之不学无术,鲁莽孟浪。”在写作前,蒋介石曾通过刘乙光向张询问杨虎城的情况。张称:“平心而论,西安之变,杨虎城乃受良之牵累,彼不过陪衬而已。”“至于杨虎城到底同共党是何等关系,是如何得以结合,良实不知其详。”张学良怕蒋介石责备,于126日补写了一段,特别说明:“假如钧座对于某事内容或某人之言谈,或另有其他之事,欲详细知道,请明加指示,再专就该一事详细陈述,如记忆不清者,再详为回忆。良补此书者,是惟恐钧座对某一事件,良或漏书,或欠清楚,认为良有意规避。然内中也有诸事,尽力简述,或觉于正题无关,或觉此时不当再为提起,并非有不录真实之意也。”

419594月下旬,张学良眼疾复发,不能读书,卧床不眠,曾经胡乱诌了几首诗: 
  不肖听人唤,聪明空自负,一觉黄梁梦,忏悟向谁书! 
  空负怨天愿,罪孽罄难书。圣明怜未弃,夕阳照征途。 
  诗中除明显的悔过语言外,还可以看出,张学良不仅希望蒋氏父子能给予他自由,而且希望出来之后做点事。不过,蒋氏父子并没有满足他。

5、同年615日,蒋介石到高雄西子湾官邸,召见刘乙光,询问张学良的近况和身体情形,却没有实践在大溪时和张见面再谈的诺言。蒋经国则表示,此行太忙,也许不能来看张,答应赠张汽车一辆。725日,张学良与宋美龄长谈,宋称:“你的问题,时间还要久啦。须要有忍耐。我人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愿多作祷告。”自此,张学良对自由不再抱幻想了。1961626日,张学良到刘乙光家,刘告以“1.受训事,目前不可能。2.尔后安静生活。”张学良在日记中写下了四个字:“金石之言。”

6、鲁迅第一次公开谈到孙中山,是写作于1926310日的《中山先生逝世后一周年》一文。这是他应国民党北京党部的机关报《国民新报》的约稿,为“孙中山先生逝世周年纪念特刊”而写的纪念文章。文章说,孙中山是整个中华民国的“第一人”:“凡是自称为民国的国民,谁有不记得创造民国的战士,而且是第一人的?”

7、鲁迅在1927312日的《中山大学开学致语》再次提到孙中山的名字:“中山先生一生致力于国民革命的结果,留下来的极大的纪念,是:中华民国。但是,‘革命尚未成功’。为革命策源地的广州,现今却已在革命的后方了。设立在这里,如校史所说,将‘以贯彻孙总理革命的精神’的中山大学,从此要开始他的第一步。那使命是很重大的,然而在后方,中山先生却常在革命的前线。我先只希望中山大学中人虽然坐着工作而永远记得前线。”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