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袁世凯利用日本人办教育

自由谈 | 2017-08-18 00:5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日本学校的悲喜剧
在北京的日本东文学社,则是另一个悲剧和喜剧色彩交织的典型示例。校长中岛裁之曾与著名教育家吴汝纶结为好友,都想为中国建立现代教育体系,中岛说,这是要回报中国对日本庞大的文化恩惠。中岛和吴汝纶四处奔走,最终1901年3月东文学校在北京开校,当时也是恰逢义和团和八国联军扰攘时期,北京城学校寥寥无几,却有涌来120余人申请这所日本新学校,三天之内又增加为280人。笃信佛教的中岛办学宗旨又是广收不拒,免收学费,他认为学生只要身体健康,没有鸦片烟瘾就可以入学。来的学生背景五花八门,既有翰林,也有举人和秀才,更多的是白丁和小学生,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中岛雄心勃勃在创立章程中,写道“欲求振兴中国,费整顿学校不可。”

桐城名士吴汝纶,晚年被任命为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并创办桐城学堂。与马其昶同为桐城派后期主要代表作家。曾坚决主张考察日本,认为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国力迅速强盛,是由于其教育的成功,要办好中国的京师大学堂,必须借鉴于日本。““兴国才卅十年,而国势人才已骎骎与欧美埒。”但他途径马关时,同样挥笔写下“伤心之地”的题字,后编有十万字《东游丛录》记录所见所感。

3.免费学校的经费终成问题
中岛凡事亲力亲为,自己一个人成为万能教授,讲历史,地理,政治,国际关系和日语,每天五小时课,每周授课6天,一心投入到教学,和教员共进午餐,参加演讲会,乐于和学生参加中国式课外活动。而东文学校第一期学生据说是袁世凯及李鸿章的亲信,学校名声隆起,在北京城人人都认为袁世凯会是资助人。不过学校资助仍然成问题,清国官员对中岛只抛下句话“学校应该收学费支持”,中岛则吃惊的回答说“收学费会把我的学生赶走啊!”,到最后坚持免费办学的中岛只能化缘,但他从日本军方,西本愿寺,东亚同盟会到日本国会进行游说,都是一无所获,袁世凯也就是开头还给了点帮助。学校管理日趋艰难。

本文素材来源自任达的《新政革命与日本》研究,任达教授((Douglas R.Reynolds),以中日文化关系为切入点,对1898—1912年这一时期中国的主要社会思潮、流行语汇以及教育制度、军事体制、司法体制等作了详细考证和对比研究。



4.沦落为“流氓学校”
学校经费捉襟见肘的中岛,发现他不仅要为经费四处奔走,学校管理也成为伤脑筋的事情。东文学校那点微薄的津贴无法吸引优良的教员,倒来了一批年轻的日本浪人,他们时而打架,还用刀架在中岛脖子上,有人有日本的恶癖打学生,打伤了清政府高官的儿子,有些人在当权派袁世凯指责说“中岛是在日本无法找到工作的无赖”,日本老乡也在《顺天时报》煽风点火,中岛的东文学堂最终变成“东文学社流氓”的印象了。

《顺天时报》是日本外务省在中国的汉文报纸,有配合与日本帝国主义服务的背景,但也参与了中国社会的一些大事件,如孙中山逝世后,《顺天时报》发行的“孙中山先生千古”的号外,这是惟一一张记录孙辞世的号外报。李大钊就义时《顺天时报》曾报道,“李大钊平昔不事储蓄,身后极为萧条”, 李宅室中“空无家俱,即有亦甚破烂”。京剧“四大名旦”的评选,也是《顺天时报》主办,亦推动了京剧的繁荣。


5.大规模“日本教习”潮继续输入
1906年后善良而无方的中岛终于宣布学校失败,但更多更专业的日本教师在服部宇之吉的组织下涌入中国,汪向荣和实藤惠秀所说的中国新教育制度的建立,中国新政实施,的确属于新的”日本教习“时代。在汪向荣所列出的这些名师名单里,最著名的当然有东京帝国大学的哲学博士服部宇之吉,有著名法学博士冈田朝太郎,有到中国担任袁世凯长子袁克定老师的吉野作造,有曾与罗振玉合作翻译的藤田丰八,弘文书院的井上翠等人,其中吉野作造是最著名的政治家,日本民主的鼓吹者,当然中国方面付出0的薪资也是可观的,是在日本的三四倍以上,是中方教师的五倍以上,清国政府对外资教师的期待可见一斑。

根据司马辽太郎小说改编《坂上之云》,中国广电总局亦有协作拍摄。 明治时期是司马氏心中日本蓬勃发展,乐天向上的“开化期”,这样蓬勃向上的日本,在文化和国力上日益强盛,也不可避免的闯入了东亚大陆的世界,无论是侵略或是文化价值观输出。


6.受袁世凯利用的日本学者
但清国对日本教师的待遇虽然慷慨,但合约条件对外国教习规定得死死的,除了功课以外,其他由中国督学负责。这是清国为了避免日本夺取教育权而定下的策略,但令人惊奇的是,竟然是由袁世凯手下的一位日本学者渡边龙圣完成。渡边拟定的日籍教习合同中有许多苛刻的条款,日人教习只能按照合同行事,如同佣工一般的行动,没有权利只有义务,如果有意见只能向中方当权人士表达,而且还是在咨询时间才能提出意见,平时工作时间也超长。乔纳森.史宾斯不由得在著作中感叹说“与其说是外国人利用中国人,毋宁是受中国人利用。”

担任直隶总督时的袁世凯,素有能臣美名。


7.慈禧太后称赞的日本人
渡边是东京音乐学校校长,嘉纳治五郎的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在1902年受日本文部省来到华北调查华北教育情况,这位受过美国教育的日本学者竟受到了袁世凯重视,袁世凯委托他建立华北的全省现代普通教育和师范教育计划。渡边龙圣率领了三人翻译,九人教员的师资在直隶食饭学堂任教、渡边足足在华北待了八年,和他的同事们一手建立起直隶的教育体系,到了1908年直隶省的学校初等小学一共8534所,高等小学174所。初小生约一万八千余人,高小生8千六百余人。连慈禧太后都赞其为全国楷模,1903年与1906年清廷两次给渡边授勋。连着给日本教员做翻译的中国教习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例如京师法政学堂的中国教员包括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与范源廉都是影响了近代史的出名人物。

根据浅田次郎小说改编的中日合拍剧《苍穹之昴》,反映了日本人眼中的西太后与近代中国社会。


8.日语在武昌更流行
在南方,近代著名的工业家教育家张骞力主教育改革,但他也承认“在1894年中国无一人熟知教育学及教学组织”这时候为中国提供师范教职员的就是日本,两江总督刘坤一亦是和张之洞同样热衷送学生赴日留学。尤其是1899年刘坤一与著名的“大间谍”福岛安正会晤,刘坤一放言“不仅我掌管的三省需要,全中国也需要日本专家”就此拉开了引进日籍教师专家的序幕,日本人才不仅在师范教育领域大显身手,也在军事,矿务,以及工业方面也有积极表现。据说在当时的武昌,日语一度比英法俄德语更加流行。

刘坤一1901年与张之洞连上三疏,请求变法,提出兴学育才、整顿朝政、兼采西法等主张,称“江楚三折”,多为清廷采纳。1902年提出兴学“应从师范学堂入手”的主张,不久即逝世。



9.根津一推销日本教员
著名的日本情报机关“东亚同文会”同样孜孜以求从教育界入手,扩展日本势力,当梁启超在日本的《清议报》,上海《教育世界》先后刊载了日本人精心撰写的《两江学政法案私议》,这份日本专家对清国教育的意见书轰动一时。由此东亚同文会院长根津一有了与刘坤一,张之洞对话的机会,畅所欲言讨论着长江流域的教育问题。当两位清国大员在发愁教育师资来源。根津一趁机建言“我们同文书院明年将有一百名毕业生,为何不雇佣我们的学生。”刘坤一在1902年10月去世,张之洞1903年3月奉调至北京主持政务处,但根津一却坚持在江苏办学,为此他把手下得力的教师菊池谦二郎弄到了上海。菊池到了中国,也坚决舍弃了担任同文书院校长的机会,全力以赴投入两江学务参议以及三江师范学堂的总教习。早在渡边龙圣到直隶钱一年,日本人的《教育时论》兴奋的写道“江南文化一边发展,我们日本人的名誉一边提高。三江地区尽快赶上湖北,直隶的教育事业,对彼此国家有益,对东亚和平有利。”

根津一更是得意忘形的说“这所学堂可以媲美京师大学堂,未来几年他将成为该地区的模范,到那时其成绩对清国教育界发生极大的影响,我同文会的努力便不会白费。”图为三江师范学堂筹建人员合影。三江师范学堂仿效日本教育体制,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路线。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