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改革开放初期被问责的九大高官

头条 | 2013-08-23 10:3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近日,公审薄熙来成为全社会议论的热门话题,薄本人也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第三位落马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审判薄熙来,显示了中央高层惩治腐败的决心。而在改革开放初期,风云激荡,干部腐败问题已是蠢蠢欲动,而当时的反腐问责力度也已开风气之先,先后处理了一批位高权重的省部级高官,让我们来回味见识下。
 
康世恩(1915—1995)

职务: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
事由:1979年“渤海2号”翻沉事故
 
1979年11月25日,石油部海洋石油勘探局“渤海2号”钻井船在渤海湾迁移井位拖航作业途中翻沉,这次事故导致72人遇难身亡,直接经济损失3735万元,这是天津市、石油系统建国以来最重大的死亡事故,也是世界海洋石油勘探历史上少见的。
 
当时主管石油工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康世恩对这一事故没有认真对待和及时处理,在国务院领导工作中负有重要责任,中央决定给予康世恩以记大过处分。这样的处分决定,在共和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对一向红旗飘飘、战功显赫的石油工业战线来说,这种打击是空前的,以往一声吼,也能让地球抖三抖的百万石油工人,此时一下在全国人民面前抬不起头来,受到的屈辱不言而喻。
 
宋振明(1926—1990)
 


职务:石油工业部部长

事由:1979年“渤海2号”翻沉事故

 
1979年“渤海2号”翻沉事故的发生,是由于当时的石油部领导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不尊重科学,不重视安全生产,不重视职工意见和历史教训造成的。石油部领导对此负有不可推诿的重大责任。“渤海二号”事故第二位受重大处分的是石油部部长宋振明,他是因此次事故受到内心打击最严重的一位。
 
宋振明在1978年被全国人大任命为石油部部长,时年52岁,到1980年8月因“渤海二号”事件引咎辞职,任部长不足两年。身为石油部长的他,当时刚刚带着石油部31名部级领导和一批司局干部进行“西北万里行”回来,“渤海二号”就出事了,72条人命便搁在了这位年轻的石油部长身上。
 
1980年8月29日,宋振明辞职。之后10年,一直心情不悦,积劳成疾,于1990年6月13日病逝,终年64岁。宋振明在临终前,坚决要求回到他梦牵魂绕的大庆。“生为大庆人,死为大庆魂。骨灰埋大庆,何须立碑文。”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宋振明让他的战友们、工友们扶着将当年他与大家浴血奋斗的大庆会战场地一一重游,并在病榻上写下了著名的长篇叙事诗《万人广场作证》,感人至深。
 
李国才(1932— )

职务:化工部副部长

事由:弄虚作假,专横跋扈
 
李国才,河北昌黎人,原是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加工班的班长,造反后当上了吉林市民兵总指挥、中共吉林市委常委、吉林市革委会副主任。以后又上调到北京,当上了国务院石油化工部副部长。不久,石油化工部又分为石油和化工两部,1975年,加工班班长出身的李国才当上了化工部副部长。在十年中,他由一个普通工人不断升迁,连升八级,官高爵显。
 
李国才长期处于生产一线,对锅炉技术上面小有研究。还在当加工班班长的时候,李国才设计了一个“横水管蒸气平式锅炉”,宣称这是他“运用了对立统一的哲学”设计成的,是“国内没有见过,世界资料也没有发现,是全国头一份”,是“锅炉史上的创举”。
 
1977年10月,经过技术检验,过去他们宣扬的所谓“实现了三少一多”(用钢材少、耗煤少、用电少、蒸发汽量多)是假的,并认为这种锅炉在“设计和制造上的缺陷、隐患很多”,有关部门提出了六项建议,必须进行改进,经过再鉴定,才能投入生产。专家们提出,在技术上再鉴定以前,应当“停止制造,停止散发图纸,停止宣传”。
 
李国才得此消息后,大为恼火,责骂进行检验的技术人员是“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的“资产阶级权威”,扬言这次检验是“路线斗争”,他不仅对这次鉴定置之不理,还大肆宣扬,把自己设计制造的锅炉命名为“国才式锅炉”,把自己所在的加工班命名为“李国才加工班”,还设立了一个宣传他的“丰功伟绩”的“李国才事迹展览室”。李国才的专横跋扈,引起了吉林群众和相关媒体的不满,《人民日报》还陆续发表了一些有关的读者来信,引起强烈反响。
 
这样,化工部才根据劳动部门和群众的揭发,与中纪委、中组部、国家机关临时党委的查处意见,鉴于李国才思想作风方面错误严重,又不称职,于10月中旬向国务院写了处理意见的报告。国务院11月11日做出决定,批准解除李国才化工部副部长的职务。
 
1980年9月20日,李国才被停职检查。李国才后被任命为化工部的副总工程师,1993年退休。
,
杨义邦

职务:化工部副部长
事由:索贿受贿
 
杨义邦,山东烟台人。上世纪70年代曾任北京石化总厂(燕山石化前身)厂长,创立了北京市燕山石油化学工业总公司,开创了中国厂改制为公司的先河,并历任该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
 
70年代末,杨义邦担任国家化工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原北京市燕山石油化学工业总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是当时最年轻的副部长。1982年11月,杨义邦在对外经济工作中,向港商索贿受贿,并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擅自同香港某皮包商签订了价值6亿美元的巨额贷款备忘录,致使国家受到48万多美元的经济损失。中纪委给予杨义邦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后因当时正属改革开放初“严肃党纪、从严执纪”,有人反应该案处理太轻,1982年2月24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第一书记的陈云批示“这件案子书记处讨论了两次,不作决定。我是退无可退,才由纪委作出决定的。一部分参加书记处的同志顾虑重重,我看没有必要怕那些负责同志躺倒不干。要讲党性。不怕他躺倒。谁要躺倒,就让他躺吧。”
 
1982年7月22日,中央纪委作出《关于进一步核实和处理杨义邦同志所犯错误的决定》,决定给予杨义邦留党察看二年和撤销原任党内一切职务的处分,并建议撤销他在党外原任的各种职务,另行分配工作。
 
1982年8月11日,国务院决定撤销杨义邦化工部副部长职务。杨义邦是自改革开放来(止1982年),因经济问题撤销的最高级别官员,也是当时化工部自李国才之后,第二位被处理的副部长。
 
杨义邦被撤职之后,后来担任化工部下属设计院院长。退休后转战商界,历任多家大型企业顾问、总工程师、名誉董事长等职(如中国海南石油化学总公司董事长、中化国际总工程师、中国造纸厂名誉董事长、香港万都集团名誉董事长、中国国际石油化工发展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等)。
 
王磊(1914—1994)

职务:商业部部长
事由:丰泽园饭庄吃“霸王餐”
 
北京丰泽园饭庄,因中南海“丰泽园”而取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数的上的高级饭庄。饭庄经常座无虚席,生意兴隆。引得一些“特殊宾客”常来光顾。这些人到饭庄大吃大喝,一顿饭菜几十元钱,而他自己只付一、二元,名之曰吃“客饭”。
 
对这些职高权大的“特殊宾客”,丰泽园饭庄职工表面不敢吭声,背地里常议论。1980年,当时的商业部长王磊在丰泽园饭庄吃饭未付全款,菜价为124.92元,而王只付了19.52元。全国劳动模范、新长征突击手、丰泽园饭庄青年厨师陈爱武心里更是不平静。在多次向组织上反映未果后,他写了一封揭发信,1980年7月12日寄到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1980年10月,《中国青年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敢于向特权挑战的人——记北京丰泽园青年厨师陈爱武》。在现在看来,这绝对是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其所反映的内容是青年厨师陈爱武批评商业部长的事件。报道称北京丰泽园饭庄的厨师陈爱武,向《中国青年报》反映,当时的商业部部长王磊搞特权,吃一顿客饭交的钱还不够买一碗汤。
 
文章见报当天,王磊部长就向中纪委作了书面检查,除了认错并表示愿意如数补足少付钱款外,还请求给予党纪处分。王磊还分别给北京市第一服务局和丰泽园饭庄写信,表示:“听广播之后颇受教育,也颇惭愧,对陈爱武同志这一行动,表示衷心感谢和钦佩……请你们协助我查清,我在各饭店吃过饭少付的价款,通知我,我也补足”。
 
据王磊后来辩解称,北京市从五六十年代起就有个高级首长的客饭制度,在价格上给予适当的优惠。1980年那天是王磊同两位领导同志商谈进口零部件组装电视机的事吃了一顿饭,而就餐的丰泽园饭庄按这个客饭制度收的饭费,是带有公务活动性质的个人接待。
 
此事被揭发后,王磊被当作不正之风的典型受到中纪委通报批评。中纪委决定在严肃处理王磊同志搞特殊化问题的同时,表扬了陈爱武,对他敢于同不正之风作斗争的精神给予了很高评价。
 
1982年3月,王磊被免去商业部长职务。1994年辞世。平心而论,在舆论监督面前,王磊作为身居高位的老革命,知错能改、胸襟坦白,还是令人敬佩的。

,
倪献策(1936— )

职务:江西省省长
事由:滥用职权、生活腐化、包庇走私。
 
1987年1月17日,中央批准,原江西省委书记、省长倪献策被开除党籍,且被依法判处两年徒刑。原因是:自1983年3月开始,倪滥用职权,生活腐化,包庇走私。倪献策成了第一个由于腐败受刑事处分的省部级高官。“刑上省部级”的记录由此开始。
 
以下是当年《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马林采写的《从省长到囚犯——记原江西省省长倪献策》节选:
 
1985年6月下午,倪献策走马上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并踌躇满志地当上了省长。那时候,他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年轻,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他才50 岁。他有文凭,是1958年毕业的中专生。至于“革命化”,人们更不怀疑,有那么多表格要填、还有不少考察人员进行内查外调,还会有错吗!而事实上,就是这个人,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在一家钢铁厂里,以揪斗“党内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而大出风头,随即“三结合”并“火线入党”的。
 
“喂!×地区吗?倪省长今天到你们这儿检查工作。对,中午到!”在他就任省长前后,倒是经常往下边跑的。蓝色的“奔驰”高级轿车一到,照例是下边的领导列队恭候,前呼后拥地进入小餐厅宴请洗尘,茅台酒不能少。下边的同志都有数,倪省长有一个健壮的胃袋,一个人一顿能喝一斤茅台。为了让他酒足饭饱,化四五百元钱办一桌菜是经常性的。“老子在上海、广州吃过上千元一桌的。”他拍拍腆起的大肚了,剔着牙缝,跟人夸耀。
 
这个省长还有一些令人吃惊的口头语:“妈的”、“老子”、“滚他娘的”……至于他写错别字,更令人哭笑不得,比如他把“圣旨”,写成“圣纸”;“排忧解难”,写成“排拢解难”……
 
倪献策有一手绝招,能在大庭广众面前,脸不变色地把一根稻草吹成一根金条。从香港返回南昌时,他向数千名干部作报告,历数这回他带队去香港洽谈经济所取得的成绩,光成交就达人民币7亿元。不少干部很高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其实,真正落实的不到3000万元,而且有的项目在他去香港洽谈之前,别人早已谈成功了的。全国开旅游工作会议,别的省市由有关厅局长参加,唯独江西,他这个省长自告奋勇要去参加。其实会议还没结束,他溜到上海去了。因为郭晓红在上海等他,回到江西,他却大言不惭地神吹道:“这回我在中央要到了两个亿!”其实,纯属子虚乌有。……
 
而据当时的《人民日报》报道,倪献策的徇私舞弊罪行主要如下:
 
1985年初,江西省洪海电子有限公司和福建省富兴工业进出口公司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走私进口价值60万美元的录像机2000台。被深圳文锦渡海关查获并予没收。倪献策利用职权给海关施加压力,为洪海电子有限公司开脱罪责,甚至利用职权,在单证不符等情况下,批准拨60万美元外汇额度为洪海电子有限公司支付走私贷款,构成徇私舞弊罪。
 
倪献策自19855年3月开始与江西派驻香港搞旅游工作的郭晓红(有夫之妇)有染,并滥用职权,为郭晓红及其亲属谋取私利。他向郭说:“什么省长,只要能帮助你创造条件,我什么都可以干!”倪不顾群众反映,为郭提职务、提工资;授意有关人员发展郭入党;销毁反映郭问题的群众来信;批准郭出国“考察”“散散心”;为郭的亲属提职、提薪、出国考察说情。
 
倪献策包庇郭晓红的弟弟郭勇。郭勇是江西省洪海公司业务部副经理,因走私进口录像机被海关查获后,倪应郭晓红的要求,四处疏通关系,为其说情;在中国银行南昌分行拒付走私录像机贷款的情况下,倪还批准拨60万美元地方外汇额度为郭勇所在的洪海公司支付走私的贷款。由于倪献策的上述行为,致使这起数额巨大的走私犯罪案件的直接责任者郭勇等人的罪责未受到及时追究。
 
1986年10月25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报道:“新华社南昌10月24四日电 江西省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二十三日通过决定,罢免倪献策的省长职务。”“在罢免倪献策的省长职务之前,中共中央已免去倪献策的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1987年5月25日,中纪委向全党发出题为《党员领导干部更要做遵纪守法的模范》的通报。通报说:原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省长倪献策,在任职期间,腐化堕落,徇私舞弊,严重违法乱纪,在党内外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经江西省委讨论、中央纪委决定,并报中央批准,开除了倪献策的党籍。
 
据说,倪献策被判刑后,一直坚称自己无罪,并要求上诉。倪献策刑满释放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审查,认为江西省高级法院对倪献策一案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正确,量刑适当,程序合法,是正确的。1989年10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了倪献策的申诉,并向他发了驳回申诉的通知。1989年9月出狱后,倪献策下海经商,任海南华夏实业发展公司总经理。1993年4月任青岛银滩开发总公司总经理。

,
杨钟(1932—2012)

职务:林业部部长
事由:官僚主义严重
 
杨钟,四川西充县人,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1982年4月至1987年6月,杨钟担任林业部部长、党组书记,兼中央绿化委副主任、国务院“三北”防护林建设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等职。
 
1987年5月,东北大兴安岭发生特大森林火灾,造成人员财产重大损失。火灾发生时,林业部部长杨钟同志正在住院,据中纪委的通报称,他在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的关键时刻,没有采取积极的态度,主动部署抢险灭火工作,但在此之前却几次出院参加外事活动,直到国务院领导同志批评之后,他才不得不在5月25日到达灭火前线,但表现消极。期间,杨钟同志没有作任何自我批评和检讨,只是在中央和国务院领导同志多次批评之后,才作了表态性检查。
 
1987年6月23日,根据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提议,时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签发第55号主席令,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决定撤销杨钟的林业部部长职务。
 
杨钟被撤职后,后来安排在农业部、国务院扶贫办等单位任职,于2003年退休。
 
沈图(1919—1993)

职务:中国民航总局局长、中共中央委员
事由:违反外事纪律、以权谋私
 
沈图,1915年生,原名申逸松。浙江桐庐人。建国后,历任中苏民用航空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副局长、局长。曾经是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八十年代后期,沈图出国治疗,过期未回,严重违反了外事纪律。1987年7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撤销沈图中央委员职务的决定。开除党籍。
 
据1987年10月24日的中共十三大记者招待会报道显示,有记者问到关于沈图被撤销中央委员职务问题时,主持人朱穆之回答说,沈图的问题,主要是违犯外事纪律,还有以权谋私,他利用自己的职权为自己的子女无偿索取国际航班机票,这对一个高级干部来说这是十分严重的错误。
 
丁关根(1929—2012)

职务:铁道部部长
事由:列车事故
 
1980年代,改革开放闸门开启,列车成为重新燃起的“中国梦”的缩影与见证。在燥热缓慢的车厢中,动辄几天的旅途隐藏着种种趣味,或者危险;几多形形色色的故事在此上演,其中不乏惨剧。
 
80年代早期,中国铁路接连发生多起车厢着火或爆炸的安全事故。彼时,登车安检无从谈起,危险物品的携带成为最大安全隐患。1984年5月14日,济宁开往三棵树的117次旅客列车在深山线房家和大红旗间,因旅客吸烟引起列车火灾,造成6人死亡。这是数十起类似事件中的一起,其他甚至还包括了故意携带炸药上车。拥挤的车厢,埋藏着不安。
 
1988年1月24日,昆明开往上海的80次特快列车,运行至贵昆线且午至邓家村间,由于列车颠覆,造成旅客及铁路职工死亡88人、重伤62人、轻伤140人。该事故也是外籍旅客伤亡最多的事故,造成日本旅客死亡27人、重伤9人、轻伤28人,其中除一名教师外,都是16岁以下的中学生。时任铁道部长的丁关根引咎辞职。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