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美国中情局秘密电报:文革初期毛泽东的反对派

头条 | 2013-07-09 09:2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这是对目前情况的评价。......(原文此处约一行未解密) 它并非中情局或任何机构做出的正式判断,只是工作人员的观察和分析,依据的是他们在准备这份文件时所能获得的资料。这份文件是为行动部门提供内部指引的,而我们相信这一评价也会对其他机构为自身需要评价形式有用处。

概要:毛的反对派在扩大和持续。中共将其描述为比以前任何反对派更“阴险狡诈”。所有领域中都有反对派,各类艺术家、政治局委员、党的高级宣传人员、军事人员、大学校长。然而,职能性的非政治机构,如党的经济和外交部门似乎没有被卷入到清洗运动中。当毛泽东再次试图强迫他领导之下的中国和中国人民接受毛主义思想时,对于党和人民来说,这番努力可能做得太过火了,中国人民可能会逐渐摆脱他的领导。

当这场清洗运动蔓延到整个中国的时候,有必要及时考察一下谁是被指为反对今天的太阳王的人。反对派的确是个鱼龙混杂的群体,包括历史学家、剧作家、电影导演、政治局委员、党的高级宣传人员、军事人员、大学校长。毛和林已经认识到反对派的广泛存在,实际上,可能正是他们自己造成的。那么多的人卷进这场运动中,以至于人们开始怀疑,刚开始是谁要保持忠诚,又是谁发起了对资产阶级保皇派、修正主义者以及所有三家村和四家店的黑帮的攻击。

某些重要的党的实体仍未受到非议,如公安机关、农林、经贸、工交和外交部门共产党的机关人员似乎都未受到公开批评。这似乎意味着职能性的非政治机构被隔离于这场清洗运动之外。受到责难的是那些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有关和共产党控制的那些部门。

党把现在的反对派描述为“比以前两次被粉碎的反对派更阴险狡诈”。反对派是“要攫取党、军队和政府的权利,篡夺领导权,复辟资本主义”的人。这些指控确实很严重,问题在于指控是否真实。过去共产党人一直是相当严谨的,我们认为对那些指责应予以重视,因为它是反对派意图的明确反映。

如果这些指控是很郑重的,我们必须回答另一个问题,即他们具体针对的是谁?

,
自1949年共产党掌权后,在中国一直有反对派。在毛展开人民公社运动和大跃进运动并失败后,批评之声在1962年达到了高点。从1959-1962年,毛自己也承认,“自然灾害和苏联修正主义的破坏”使中国伤了元气,而不可能进行一次遏制批评的大清洗。实际上这只是部分的原因,因为是毛在政治上与苏联决裂而导致了苏联撤走援华技术人员;而苏联的背信弃义无疑伤害了中国。受到沉重打击的知识分子利用党大伤元气这个时机推行自己的主张,并以委婉的方式驳斥毛派思想。这就是吴晗和邓拓为什么能够出版自己的讽刺作品,而党没有对他们采取行动的原因。

1962年后半年,毛强烈感到有必要进行整顿了,即展开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经过1963年的发展,矛头直指中央党校杰出的理论家杨献珍,他的辩证法主张与毛的观点相左,并被反对派用来支持他们关于自留地、市场自由、增加小企业的观点。所有这一切对毛来说无异于咒逐令,但是对于那些正开始脱离毛的领导和理论的领导人来说则不然。当党的高级领导人违抗毛时,许多处于次要地位的人以此作为保护伞,创作了反毛派思想的小说、散文、电影。

到1965年,整风运动开始严重动摇。那时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起来进行四清的努力。大概没有哪个党的纪律运动可以像四清运动这样在饱受责难中仍然能受到追捧。到1965年秋,党已不再能直接控制人民。党内的反对派已经变得更加成熟,而毛在1965年11月时觉得有必要就对他的批评予以回击。在北京市委开始公开谴责历史学家吴晗的时候及围绕市委的斗争开始后,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第一次斗争在上海爆发了。

这样我们就可以回答我们的问题了。反对派就藏在北京市委领导层、彭真和他的部下及党的宣传部门中。他们放任知识分子反对派的发展,而且感觉到毛主义放松的许多党员期望有个更适合的共产主义。尽管经历了三个月的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清洗,反对派并没有消失。毛试图清理整个国家的这种反毛思想。他并没有放弃引领世界共产主义的意图,但是他意识到了他必须在中国全力重建毛主义思想,重新控制正漂浮不定的党的机构。

很难相信,瓦解一个犹如建立在沙滩一样的毛主义哲学基础之上的王朝需要一个世纪。这种趋势一旦出现,十年都似乎太长了。伟大的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现在每周都在揭露和批判“牛鬼蛇神”。由于清洗的名单上的人数在增长,并且越来越多,这个猜测是合理的。毛很担心他领导的革命,因为很明显革命正走向失败。从医学角度看,如果存在政治偏执症这种疾病的话,它已经时不时地作用于居住在中南海畔那个小小的并不舒适的地方的人身上了。“谁知道金杖为信徒留下朝拜的圣地后,将何去何从?”如果可以为这位老人找到答案的话,我们引用一句中国古诗————“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Tab标签: 文革 毛泽东 中情局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