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文革式批判:皮定均如何批判叶飞?

头条 | 2013-10-30 10:4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叶飞(左)、韩先楚(中)、皮定均(右)

 

从某种意义上讲,文革就是个秋后算账盛行的年代。秋后算账的具体形式之一就是开批判会,至于批判的内容,往往是个人历史问题、工作中的失误和思想路线混杂在一起,让被批判者往往无所适从。韩先楚、皮定均、叶飞三人均是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长期担任军队中的重要领导职务。建国后,这三位又长期在福建担任当地党政军主要职务,工作中免不了磕磕碰碰。文革爆发后次年,全国各地武斗连连,军队开始奉命支左,时任福建省主要党政领导的叶飞便受到韩先楚、皮定均等军队领导的批判。如果说韩先楚的批判比较温和,那么来自皮定均的批判就火药味十足了。

 
文革时候,极其讲究派性。叶韩皮三人虽然长期在福建共事,但三人来自不同系统:叶飞出身三野,原三野首长陈毅粟裕已是靠边站受批判的角色;韩先楚出身四野,算是林彪在文革中得势的一派;皮定均虽出身二野,但55年评衔时,毛主席一句“皮有功,少升中”跻身开国中将之列,也算是毛主席器重之人。从皮定均的发言来看,皮定均与叶飞两人关系不睦,有个人性格及作风原因,也有工作分歧、军地党委领导问题矛盾、也有中央高层路线斗争因素在起作用。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的“同志式”批判会直抒胸臆,不避讳问题,虽然有些过火,但确实也能顺带抖搂出些领导人在工作中的一些问题,比起现在互相挠痒痒式的民主生活会强多了。以下是一九六九年二月五日皮定均在晚福州军区、福建省革委会支左和参加三结合的军队干部会议上的讲话选摘:
 
我过去在战争年代里,没有同叶飞工作过,不认识这个人。到了山东,四七年以后,才认识他。当时他说他有什么高血压,我也不懂得什么血压高。是他检查执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军阀主义作风时,我才认识他。对他不了解。我调福建来,在华东知道这个人的一些情况,一九五三年,我不愿意来。后来说福建面临金门、台湾,要解放金门、台湾,不来,就是怕死鬼,就这样,我就来福建。到了福建,叶飞讲话腔调有时高,有时低,我就听不惯这种腔调。我们这样大老粗,讲话像打篮球一样,讲完就算了。当时,好多副司令和叶飞合不来,都走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我想各种办法离开福建。五五年我去学习班学习文化,五七年至六○年学习了三年,又没有排脱,我是不想到福建来,与这些人在一起,没有多大好处。最后叶飞还给我加了一个罪名,说是饶漱石路线的人。饶漱石这个人从来不认识、从来没有与他讲过话。什么是饶漱石路线的人?很奇怪。叶飞这个人,不好相处,脾气摸不着,好起来什么都行,不好,什么都不行。自己感到很复杂。叶飞这个带兵不懂得带兵,又不懂得建设军队,到群众工作,他不懂得种庄稼,到群众家里去,没有他屁股坐的地方。对这个人的大节,我没有像韩司令看的深,更没有与他作斗争。叶、范、候是刘少奇在福建省的代理人,叶飞是地地道道的走资派,范式人是叛徒,候振亚是叛徒。这一小撮,不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他们是按刘少奇的指示办事。叶飞把福建看成独立王国。一九五五年,彭德怀来福建,说要搞七十二个营。我就对叶飞说,在旧社会,你就是闽候王了,他说,就是闽候王。他是福建省的大恶霸。这里我讲几件事。

1、韩司令五八年来福建。这一年,叶飞在大跃进中,是弄虚作假的一年,是大暴露的一年。韩司令是坚决反对他的。这一年,叶飞报粮食产量一百八十亿斤,实际上八十亿斤还没有超过。叶飞有没有根据?他就吹一百八十亿斤。征购粮他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这个政策,对群众是什么态度。他说:“我死不如他死”,他是站在什么立场、观点讲话的?叶飞大搞拔白旗,插红旗,打击人。对党的政策,他就是左右摇摆。纠正“五风”,他又从极“左”到极右,他说:“大跃进是大跃退,不是中国老百姓就要发生匈牙利事件”。他否定大跃进,实际上,福建是他搞的“五风”。五八年,他大吹一年。我专门回来看看,到底怎么样?看一看,很糟糕。有的地区,说一亩地一万斤,我去一看,摇头,不相信。有的说一亩地多少万斤,风都吹不进去啊?我去一看,讲了一些道理风吹不进去,水怎么能进去啊?后来叶飞又全盘否定。韩司令反对叶飞的作法。韩司令这种做法,是维护总路线,捍卫三面红旗的;叶飞是反对总路线,反对三面红旗的,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韩司令在干部会议上,讲了怎样正确对待总路线问题,他说地方上犯了缺点、错误,军队有意见,要按组织反映,要支持地方克服困难。叶飞推行了刘少奇“阶级斗争熄灭论”,推行“十无”,美化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发展知名人士。这时,韩司令批评他这样做不对。一九五九年,毛主席在党内通讯中提出要把革命干劲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韩司令到福安等许多地方作了调查。在许多原则问题上,韩司令与叶飞作过斗争。叶飞不但不接受,反过来,说韩司令是右倾,是反对三面红旗。到底是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上面这些问题很清楚,真正反对三面红旗的是叶飞。

2、五八年金门炮战,叶飞不顾国内外阶级斗争的严重情况,要从一线调九个团到三明、龙岩大炼钢铁。韩司令不同意他这个做法,那时美帝国主义进行军事挑衅,蒋介石匪帮要反攻大陆。调那么多部队要请示中央,才能调动。作为军队这是正常的。叶飞就胡搞。韩司令提出说,要维护党的民主集中制,要维护党的军权。叶飞要“先斩后奏”,他要把军权抓到自己手里。就是为了这件事,军区报告了中央军委,得罪了他,他有意见,不满意,在地方、军队干部会议上说:“我这个政委,连部队都调不动,算什么政委?我这个上将不要了,政委也不要了!”九个团,我们福建能有多少个九个团?本来韩司今到福建,中央就交代叶飞管地方,军队工作由韩司令主持。这就很明确,叶飞就不能包揽军区大权。

六〇年时,他不是以上将的身份,以政委的身份,而是由省委出面,把省委驾于军区党委之上,不要军区党委,不经过军区党委怎么行呢?叶飞胡搞。

毛主席在北戴河就批评叶飞。叶飞说要搞一百万吨钢,主席讲,你福建搞一百万吨钢做什么?叶飞也不知道搞一百万吨钢要搞多少东西。他尽吹福建顶好几个国家。毛主席对叶飞批评,证明韩司令是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的,是维护党的原则。在这个会上,毛主席批评叶飞,刘少奇却表扬了叶飞。叶飞对毛主席的批评是无动于衷的,对刘少奇的表扬,却沾沾自喜。

3、叶飞主管地方工作之后,为了控制军队,企图把军队拉到自己手里。他说,地方党委要敢于领导军队,问莆田县委敢不敢领导二十八军?厦门袁改敢不敢领导三十一军?韩司令说,军队与地方要互相支持,军队对地方同级党委要尊重。韩司令讲,中央军委住在北京街道,街道支部能不能领导军委?这是个原则问题,这是维护军队威信的问题,维护党的军权问题。叶飞实际上要夺中央军委的权。六四年、六五年的时候,他出了新花样,他公开讲,我们军队准备应付一部分干部到地方当骨干。叶飞讲,我要组织第二野战军。你这个第三野战军,是属谁领导的?我听了很生气。

4、叶飞是逃跑主义者。在战略部署上,叶飞是按彭德怀一套搞的。林副主席说,彭德怀是打烂仗的办法。叶飞五四年有个作战计划 是按照彭德怀的指示搞的计划。韩司令来福建以后,看了叶飞搞的作战方案,不符合毛主席的军事思想,不符合林副主席指示的精神,也不符合实际情况。韩司令就与大家研究,搞了一个方案。这个方案给了叶飞看,叶飞讲,这个计划还可以,他没有意见。可是六〇年肃清彭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流毒时,叶飞自己搞的作战计划,是错误的。韩司令搞了一个计划是符合毛主席军事思想的,叶飞在一次军队师以上干部会议上搞突然袭击,说他没有看过作战计划。他这一来,就是说,作战计划,政委都没有看过,你不是单纯军事观点吗?后来从作战部拿出作战计划,一查,叶飞是看过的。一拿出作战计划,他没有话讲了,他扯谎,他就是搞这个名堂。

,
六〇年底,叶飞给韩司令加上了种种罪名,什么是单纯军事观点,是彭黄分子沾边的,等等。韩司令一来福建,原来我们两个也不认识。在朝鲜,听说西线有个韩司令,也没有见过,只听说这个人很厉害。自己想,两个人能不能合在一起工作?彭德怀当副总司令时,搞了百团大战(我当时当团长),搞得稀里糊涂。我来福建时,彭德怀跟我说,你最主要的到闽江口去看一看。我一来,就赶快到闽江口看,一看,这个有什么了不起呀!韩司令来到福建,一见面,就讲起来了,韩司令一直是和彭黄作斗争的,叶飞是搞罪名加上去的,请同志们注意一下。

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人利用极“左”思潮,军里一些坏家伙搞了一些什么“三百个为什么”、“韩先楚的罪行录”,这一些东西无非还是叶飞六〇年加的罪名。当时叶飞拿省委帮助军区,把军队搞得灰溜溜的。叶飞这个人哪,要先和他比一比本事,是在他的手下他才行的。这个人不是讲阶级路线,不是讲对人民负责。过去人家说:“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实际上他连毛主席的话也不听,后来军委说要纠正,对韩司令斗争是不对的,他马马虎虎做了检讨,他那个检讨是别人写的,拿给他看,他连看也不看,就送到中央去了。

5、在干部路线上,韩司令与叶飞作过斗争的,这一点很明显。叶飞只要亲他就行,他重才轻德,他不讲阶级出身,只要会讲会写就可以,听我的话就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听他的话就要受打击,他排斥工农干部。在几次会议上,他说我单纯军事观点,我说“单纯什么东西呀!”他就是重用他过去的老部下、那帮人。郑重、张传生,他就是重用这些人。张传生是个地主羔子,当时他的地主父亲为了留种,把羔子搞出去了。韩司令批评过叶飞,说:“你弄这两个人,对党不负责任的”。叶飞还把王于耕要搞上教育厅当个厅长。叶飞搞名堂,对工农干部打击排斥,他对刘永生同志打击迫害,讲刘永生只能当个营长,说他是共产党的“民主人士”。刘永生是闽西的老同志,韩司令给叶飞指出,你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对待老干部。对本地干部。叶飞不重视,他就是找一些拍马屁的人。韩司令刚来福建,当时没有一个真正的地方干部当县长。韩司令六五年在武汉时,韩司令向毛主席汇报了这个情况,主席送出来,讲:“感谢韩先楚同志的帮助。”叶飞就是靠几个南下干部,南下干部大多数是好的,但总是要用地方干部,在闽西开会要讲三次话,普通话讲一次,本地的官话讲一次,本地的土话还要讲一次。

6、他歪曲毛主席的战略方针。毛主席说“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叶飞在厦门会议上讲:“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毛主席讲的就是要我们在打仗时灵活机动。叶飞要讲之前,我首先就跟他说:“你要讲就不能讲‘走’,在海岛上有×××军,×××军的一线部队,你这样一讲,打起仗来就走了。林副主席讲‘海上一寸土,好比陆上一座山’,这已经讲到底了嘛。”以后把叶飞的讲话报到中央去了,他这个讲话就是不对的嘛。在民兵工作上,他按照彭德怀的方针,不搞人民战争,对福建省的武装部他很歧视,福建的武装部长搞个县委委员都不容易呀!他与刘培善到北京开会回来,说:“我们国家没有彭德怀这个国防部长就不得了”,福建民兵工作没有搞好。主要是靠人民战争,我们就大抓一顿抵制他们一顿。一九六四,叶飞在晋江县出了个大花样,美国在越南南方搞战略村,他在晋江也搞了个战略村,他破坏民兵工作。当时韩司令坚持毛主席关于民兵工作的指示,以后搞了武装基干民兵,以后又发展了军民联防,这是全国搞得最早的。济南、广州都来学习这个东西。

7、叶飞在福建搞“独立王国”。他说:“反对第一书记就是反党”。他把党与群众的关系搞成猫与老鼠的关系。毛主席说,要实行民主集中制嘛!那一年开会,韩司令讲话说:“如果第一书记是跟毛主席的你反头头就是反党嘛。如果第一书记不是跟毛主席的,你又是错误的,怎么能够说是反党呢?”叶飞对韩司令这个讲话记得很牢,说韩司令支持省委态度不明确。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上毛主席讲“老虎屁股摸不得”,就是批评叶飞,还有讲关于民主集中制的一些问题也是批评叶飞的。六〇年以来,韩司令就对叶飞进行专门的帮助。韩司令经常对我这样讲,不能人家初一,我们初二,我们要从党的事业出发,他老讲这个话。

从此以后,主席批评叶飞两次,叶飞像没有听到一样。六六年叶飞写了个报告向中央作检讨,毛主席有个批语,说他是“极端严重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不是没有改造,而是根本没有改造”。叶飞从北京回来对主席的批示根本没有传达。总之,两条路线斗争反映在各个方面。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