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1976年批邓:众人如何揭发邓小平?

头条 | 2013-11-11 10:0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文革中政治运动风起云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层领导人的政治生命如水中浮萍般浮浮沉沉,身不由己。1976年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发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当时主持中央一线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成为众矢之的,从副总理高位上被一撸到底,被撤销一切职务;与此同时,各种揭发批判应声而来,令人眼花缭乱。

 

一九七五年三月,一次在机场送外宾,邓小平问周荣鑫:“朝农的事你知道吗?”“谁叫你们推广朝农经验的?”“迟群在朝农讲话是什么时候?”(1976年2月17日×××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授意胡乔木在国务院政治研究室组织人写鼓吹“三项指示为纲”的文章。胡乔木说,这是很重要的文章,邓小平很赞成写,一定要写好。邓小平说,只要写成功……就可以作为《红旗》杂志或《人民日报》的社论发表。(1976年3月×××同志的揭发)


一九七五年九月,胡乔木讲过这样的话:“我已组织政研室的同志写一篇‘以三项指示为纲’的文章。这篇文章拟作为《人民日报》的社论发表。如《人民日报》不发表,拟经邓小平同意后交《红旗》杂志发表。文章发表后就是一个拳头打出去了。”(1976年2月18日×××同志的揭发)


胡乔木同志说,我之所以要写评《水浒》的文章,是由于我不同意说现在党内还有投降派,还有宋江,有些文章说宋江架空晁盖,影射邓小平,我不赞成这种说法。


胡还说,我提出要写“以三项指示为纲”和评《水浒》两篇文章,曾向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报告过,他说很好,如果写得好,可送他,还可在《人民日报》发表。 胡还说,《水浒》的文章写了二稿,正在这时,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开始受到批判。他说“文章写好后直接呈送主席,不要送给我。”在这种情况下,写评《水浒》文章的工作,就不了了之。(1976年2月×××同志的揭发)


直到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邓小平还说,“三项指示为纲”只是“提法不妥”。(1976年3月1日×××同志的揭发)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在国务院会议厅,邓小平找胡耀邦、李昌、胡乔木、周荣鑫谈话。邓说:“你们跟我一样,文化大革命以来没有工作,不了解情况。”对周荣鑫说:“你是教育问题。”(1976年2月16日×××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说:“斗了七八年结下了不解之仇。”邓小平陪外宾到南京时,万里说,有人说铁路会议文件是复辟纲领。邓气势汹汹地说:“复辟就是我。”(1976年3月4日××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根本不提毛主席关于培养接班人的五条,对干部不作阶级分析。他以落实政策为名,庇护重用一些有问题的老干部,声称这样做无非被说成是搞复辟,后台就是我。他提出只要不搞贪污盗窃、投机倒把,都要用。他对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青年干部加以排斥,说什么省委书记中的青年人要下放当县委书记,……另一方面又散布“台阶论”,压制青年人的成长。(1976年3月5日××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说,老中青要提中的,要重视老的,要把青年搞下去。(1976年3月××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说,现在派性性质变了,派性是社会主义公害,是搞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是当前主要危险。(1976年3月××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派性重的头头,一掌了权就干坏事,没有不贪污、走后门的。因此,抓住这一条就可以把他打倒。(1975年9月邓小平和×××、×××、×××同志的谈话)


邓小平说,有派性的干部要调换,坚决调,不要有顾虑,不要怕这怕那,无非是让他骂十年。有一百个就调一百个,有一千个就调一千个,有多少就调多少。(1976年3月五日××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说,批派性运动这一点不搞不行,要下决心把派性搞干净。对错误严重的派头头,要下放到基层蹲点劳动。(1976年3月5日××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说:“搞资产阶级派性就是搞修正主义,就是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派性就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要寸土必争,寸步不让”。“青年干部下放到基层去锻炼”,“工作还是要依靠有经验的老干部”,“‘老中青’要以中为主”。(1976年3月××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说:“我们军队出现的一个新的大问题就是资产阶级派性厉害”,“军队内部搞派性,军队到地方搞派性”,“我们要安定,要团结,就必须提高党性,消灭派性”,“不消灭派性,安定团结不起来,军队战斗力也一定要削弱”。(1976年3月1日×××同志的揭发)


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二日下午,邓小平找张爱萍去谈话。张问邓:“批判派性到底是办学习班,还是发动群众?”邓答:“我以为办学习班现在已不是好办法,他们把学习班弄的不是学习班,还是放到群众中去,交给群众。”(1976年3月1日×××同志的揭发)
,
有人问:工(会)、青(年团)、妇(联)的会为什么还没有开?邓小平说:“这个班子不行,不认识,不了解,权被夺了。”(×××同志揭发)


一九七五年六月,邓小平提出国务院要开个务虚会。他在会上说,前些日子一个一个解决铁路和钢铁等问题,看来这样不行。要在研究长远规划时通盘考虑一下,国务院要找有关部门务虚。可见,《工业二十条》是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的产物……八月初第一稿送出后,邓主持了一次讨论这个文件的会议。八月二十二日根据邓的意见修改了第一稿。

在第一稿送出后,邓小平在肯定“文件基本上是好的”前提下,提出要增加以下四条:第一,以农业为基础。第二,建立出口基地,引进外国技术。邓说这是个“大政策”,中央批准后就这么做。第三,强调质量第一。第四,增加按劳分配一节。另外,邓小平还批评二十六年工业生产总值比一九四九年增加二十五倍的说法不对,那时的基数太少,这样说会“产生盲目性”。还有一次在谈文件时,胡乔木说,我们反对一长制,可是现在企业存在着党委书记一长制。邓小平说,各企业制度建立后,工代会、企业革委会就必须取消,实行党委领导下的一长制。(×××、×××、×××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在十二省、市委书记会议上说:“过去反对利润挂帅有片面性,工业整顿后,利润还是要抓,不多增加点利润,机械化怎么搞得上去。”(1976年3月5日××省委负责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陪外宾到南京,万里去见他,问他××铁路局的问题怎么办,邓说:“你铁路局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省里怎么办不管他,无非是碰上×××。”(1976年2月××部负责同志的揭发)


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二日,邓小平要张爱萍搞科技人员档案和赶快办国防科技大学。他说:“科技人员要头脑灵活,有科学技术知识的。”他要张“快点办起国防科技大学,要招收高中学生,数理化知识好的”,“学生主要是学理论,搞千把个,逐步扩大”,“教员不够,找教育部支援,老的技术人员也可以当教员”等等。他还大叫:“要快点办,否则技术力量就无以为继。”(1976年3月日1日×××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授意张爱萍,要把国防科技大学快点办起来,教授不够可以从全国调,要从高中生中招收学员,重点是学好理论,培养研究人材,不是象清华那样培养应用人材。(1976年2月×××等十三位同志的揭发)


邓小平授意×××炮制了《关于解决七机部问题的报告》,胡说什么“关键是七机部的派性”,大骂群众是“跳梁小丑”、“头头都是坏蛋”、“给我滚”。(××部××同志揭发)

胡耀邦、李昌等人到科学院来,邓小平说:“整顿科学院,加强领导。并且要一个月内向国务院和中央汇报一次。”一九七五年七月下旬,胡耀邦对李昌说,邓小平的意见,科学院的整顿,要放手发动群众,先搞点干部去,然后发动群众,调整领导班子。(1976年2月22日××院负责同志的揭发)


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六日,邓小平在听取科学院汇报时,说:“真空冶炼是劳改犯搞的。”文化大革命前,邓小平、薄一波也这样说,其实,完全是谣言。


事实是,早在一九五八年,上海电炉厂广大职工,就制造成功了真空冶炼电炉炉体。一九六○年,造出了十公斤、二十五公斤两种规格成套的真空冶炼电炉。一九六○年十一月,锦州新生电机厂(劳改犯工厂)厂长带劳改犯王××到上海电炉厂参观,详细看了真空冶炼电炉,回厂后才开始动手搞真空冶炼电炉,直到一九六一年三月才搞出一台十公斤的。


王××是一个有严重政治历史问题的人,三反五反时,查出他贪污盗窃了大量国家资财,被判处死刑,缓刑二年,送锦州新生电机厂劳改。在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包庇下,以“生产好”为由,一再减刑,于一九五九年释放就业,定为四级工程师。一九六四年七月邓小平到辽宁,亲自过问王××的工资,说,“给他三百元吧,花不了存在银行里”。薄一波也大肆吹捧他。后来,王×× 就当上了省、市政协委员,还到处作报告,给他编歌剧《新生之路》,到处公演,影响极坏。(摘自上海电炉厂的揭发材料)


邓小平修建的房子,新建地面面积四千八百平方米,地下面积一千一百四十六平方米,合计五千九百四十六平方米;再加上旧房维修面积九百三十平方米,共计六千八百七十六平方米。所需经费,现根据五建公司、安装公司、供电局等八个施工单位初步计算,共计四百零九万元(内部设备费、民房搬迁费和地下防空设施尚未计算在内)。

 

房子的质量要求很高。主房从地面看是二层,实际上是三层,因为要求能防八度地震,基础要挖到老土层,有一层房子在地下。主房所用蓝砖,要一块一块磨光,对缝要求极其严格。维修的旧房还要画画。暖气沟还要做钢筋混凝土的基础。邓小于说别人“奢”,我看最奢的就是他。(×××同志揭发)

 

延伸阅读

1976年批邓:胡乔木如何揭发邓小平?

观潮:邓小平同志的策略之信

1975年:王洪文向邓小平下战书内情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