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毛远新:我为什么要参加文革造反派?

头条 | 2014-01-23 10:0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毛泽东、毛远新叔侄俩在天安门城楼上

 

晚年毛泽东有个特点,按照诸葛亮《出师表》中的话,就是有那么点“亲小人,远贤臣”的意思。特别到了发动文革,毛泽东是“举家闹文革”,不仅支持老婆江青出马开“夫妻店”,还将女儿李讷、侄子也都派上用场。可以说,当时的毛泽东就“亲亲”而言,已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是文革中红遍中国的红二代,他出身领袖家族、烈士家庭,是当时“根正苗红”的“红五类”中的典型人物。而在建国后毛岸英牺牲、毛主席膝下无得力后人的情况下,毛远新更是被毛泽东视为己出、寄予厚望,被着力打造培养。而毛远新也亦步亦趋,按照伯父给安排好的培养路径,逐渐走到当时中国政治舞台之上。不过,文革初期的毛远新资历尚浅,人也显得稚嫩,还处在“社会大学”的入门阶段。以下是毛远新在文革初期的一次谈心活动中的发言:

毛远新

我是军工六○级的毕业学员,在连队当兵半年后,经过自己申请,上级批准回院参加文化大革命。回来和同志们一起革命,一起造反,造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也造自己思想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遗毒的反,造个人私心杂念的反。
  
九月,初回到学院,做了一些调查研究,参加了不少活动,对文化革命有了初步理解,是造反团的小将教育了我,鞭策了我,也是“八·八”团部分同志从另一方面教育了我,开始认识到思想里有很多错误,对自己进行了批判,在这里交给大家,请同志们进一步进行批判和帮助。
  
我是怀着青年人朝气勃勃的雄心壮志,怀着对人民解放军深厚的感情踏进军工大院。我是干部子弟,年年学习成绩优良,有一定工作能力,思想认识水平也“较高”,一直担任班长、党小组长,评三好五好优秀党员,从来没有拉下过我,领导上同志们夸奖我,颂扬我,吹捧我,似乎很不错了。现在看起来正是这东西害了我,是学院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深深的毒害了我,同时又利用我执行过错误路线,害了别的同志。刘居英,代其萼等人利用我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虚荣心,骄傲自满情褚,投我的好,拚命吹捧我,给我灌输了大量毒素,而又使我不察觉,使我这个学员干部学会了一套错误路线的工作方法。从而让我不自觉的让其利用,抬高他们,互利别人,成了反动路线的牺牲品。
  
对过去不应否定一切,我六年来,在主席思想教育下,在同志的帮助下,主流还是好的,辛辛苦苦为群众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对同志也做过大量正确的思想工作,取得一定成绩,得到同志们信任,自我思想改造也有了不少进展,虽然步子小些,但还是前进的,这是主席思想争夺青年的斗争,因为长期处在这个大染缸里,中毒不少,可以三、七开吧。
  
几年来,我确实为领导整过不少人的黑材料,抓住别人的毛病,偷偷向支部汇报,有时先定了框框,有选择的收集某人的材料,平时不开展正当批评自我批评,到了运动就抓小辫,新帐老帐一齐算。特别是六四年级不良倾向运动,整过班里几个人,甚至组织过班里斗争会,斗争过“不听招呼”的党员,在党小组会上伙同上极干部竟把某人定为反党性质,同时又利用“好同学”监视“差的”,收集“差的”同学的情况。对那些爱发牢骚、调皮捣蛋的的同学,有机会总想把他们整老实不可。
  
以上做法确实以为自己对党忠诚,对党的事业负责任,体现自己是党的驯服工具。现在,我认识到了,除了那些正当的群众思想工作和正确的组织汇报外,这种“工作能力”是什么货色?
  
这一套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呢?其一曰,学院长期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结果,其二曰,个人私心杂念在作怪。我确实对党组织一片忠心,拚命想为党多做些工作,对这套做法毫不怀疑,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执行上级东西就是要不折不扣,不论对、错都能从“对”的角度去理解。即使上级错了,那是上级的责任,我忠心执行了,问心无愧。宁可政治路线犯错误,也不能在组织路线上犯错误。因为后者责任在我,这不是“私”字作怪吗?听说“八·八”团部分同志和大量干部也有这个思想,我一点也不奇怪。
  
反举一例,我班有个同学几次抵制党支部的决议,质问我:“你这样相信这个支部,你知道他符合毛泽东思想吗?”于是我就搬出《论共产党员修养》大讲组织纪律,就算不对,你也得执行,六二年这个同学向我讲:“刘居英这个家伙,我看就是没有改造好的。”我当即把她顶回去,“你连院党委都不相信,还相信党中央?毛主席吗?这样不居把党中央、毛主席架空了嘛?”对比“八·八”团部分同志开始时用“修养”一文对抗造反团用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说不相信党委就是不相信党中央、毛主席,我也深刻的相信他们是会这样做的。当我做上述事情时,心里有斗争,为什么领导和群众有那么大的矛盾呢?又是上级领导帮忙解答了,“你是相信党,是听党的话,是党的驯服工具,她是个人主义,狂妄自大,没有修养。”不是吗?我可以举出一大堆她的“不法”行为,诸如她的生活作风散漫,爱吵架,作业了草,学习成绩差,对领导不懂礼貌,杂七杂八琐碎事项,我就不服这口气,这个无法无天的人会此我这个“优秀党员”高明些。如果她当时讲:“造反有理!”我一定会说:“你造什么反?要用阶级分析。”
  
现在我明白了,他们尽管有生活上的毛病,但他们具有革命者敢造反的性格,我尽管处处“皆好”,却代表了保守思想,某些地方执行了错误路线,何谓保守?就是我常处在优越的整别人的地位,我当骨干,党组织信任,群众中有威望,三好、五好头衔重重,在很多问题上,自然的屁股就坐在上级领导一边,而不是坐在群众一边,无论对、错我都要维护这个立埸,于是怕打乱了习惯的秩序,怕人“不守规矩”,对现状保住尊严,自己不革命也不许别人造反了。何谓造反?就是他们在政治上常处被压状态,领导上不满意,被人看不起,三好,五好从不沾边,往往他们处在群众地位,对领导错误看得真亮,就要提意见,结果反而受压制,“不许反对”,“不许越轨”,于是就要反抗,就要造反,归根结底是他们主席思想掌握得比我好,而我的私心杂念比他们多,包袱比他们多。我只认为自己忠于党,而不理解群众真正热爱毛主席,只认为自己能领导群众,而不愿意大家起来平起平坐共同革命,进而在某些时候配合了上级压制了群众。试想将来我们这些人处在院系领导地位,不也是靠“训政”压制学生运动的官老爷吗?
  
在这场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从中央到省委,院党委,都有人暴露了自己反动的本质,他们变本加厉地推行这条错误路线,压制群众,保护自己。为什么这条路线在全国得到如此大的绝对盲从上级的思想,而对群众习惯于用对付敌人的手段,所以这条路线在各级干部和部份学员中就自然而然的被接受了,跌了跤了。

翻开“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第四部分中(三)在组织上一节,当时王明路线就是这样干的,文中讲到:正确的政治路线是主席提出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而又必须有正确的组织路线保证这个“来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在革命的各个时期,不仅规定了代表人民群众利盆的政治路线,同时也规定了服务于这条路线的连系党内外群众的组织路线,给我们“供给了一个坚持真理的原则性和服从组织的纪律性相结合的模范,供给了一个正确的进行党内斗争和正确的保持党内团结的模范。”而与此相反,在一切错误政治路线统治的同时,也就必然出现了错误的组织路线。这条错误的政治路线统治的越久,则其错误路线的危害也越激烈。由于“左”倾机会主义者错误的政治路线,在组织路线上则把对他有怀疑,不同意,不满意的同志,一律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富农路线”、“王明路线”等等大帽子,加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用对于敌人的办法进行“党内斗争”,结果破坏了民主集中制,使党内纪律成为机械的纪律,发展了党内盲从。随声附和的倾向,因而使党内新鲜活泼的创造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受到打击和阻扰,党的六届七中全会对此虽做了批判,但其流毒并未肃清。
  
想想这次运动前期,不是有不少人要反抗错误的政治路线而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四类”吗?他们不也正是错误路线的牺牲品?如果不是毛主席及时纠正了,更不知有多少人要受到残酷的斗争,无情的打击呢?而我们的干部和部份学员也是不自觉的执行了这条错误的组织路线,盲目的为那些右派分子的错误路线效力了吗?
  
再想想赫鲁晓夫,不正是利用干部思想里盲目服从,利用党内机械的组织纪律,爬上去又不使人知觉吗?认真想想吧,如果彭、罗、陆、杨也来个政变,限制主席而利用主席的威望,再处理一批“反党集团”再推行一套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你是盲目服从呢?还是有嗅党,有胆量起来反抗呢?那些死抱着宁肯政治路线上犯错误也不在组织路线上犯错误的人,不正是修正主义思想的基础吗?
  
现在我认识到我受毒害已不浅,糊里糊涂被上面利用执行过错误路线,但可惜“八·八”团有一些同志对此并不认识,找种种理由来解释,过去还承认保守,框框多,这次和总理座谈又全部否认了,把如此生动活泼的两条路线斗争,归结到没有小道消息,什么干部子弟问题,什么科委联络组,这是不对的,是表面的。同样小道消息,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至于干部子弟,肯定有其弱点,但谭力夫把“红五类”、“黑五类”划开是唯成份论,你们把红五类中的干部子弟和所谓“乡巴佬大老粗”的工农子弟再划开不是有过而无不及吗?“红五类”都团结不了,如何能团结“黑五类”呢?这是不对的,这是思想上是有根本分歧的,如果当初我毕业,抱着我过去的思想,肯定会支持并参加“八·八”团的,但那是错误的。
  
当然,九月份以来,“八·八”团也作了不少好的工作,对文化大革命有所贡献,造反团有人全盘否认是错误的,主席对犯王明路线错误的同志认为有若干观点和正确路线是一致的,难道我们一部分同学被利用了执行了错误路线就一切都错了吗?“八·八团大多数同志是在力争站在正确略线方面来的,也有很大的进步。但由于对过去的错误没有进行深刻地批判,坚决划清界线,所以做的每件事情难免有右倾保守特点,甚至有些事情带有浓厚的机会主义色彩。这样是不可能彻底革命的。
  
,

毛远新近照


正因为我批判了自己的过去的错误,心服口服认错,如果班里同学还在,我愿意公开平反。这样我才认为我有资格参加红色造反团,九月底我参加了军工红色造反团是代表了运动的大方向的。
  
但是,并不等于参加造反团的人,就深刻认识了这两条路线,对自己错误思想的东西进行清理批判,我相信多数同志比我强,没中那么深的毒。但团内的大量的教员和干部,在学院这个大染缸里泡得比我久,是否真正比我强呢?我看不见得,还是在参加革命的同时触及自己的灵魂吧!
  
从造反团的某些做法和辩论会上某些人的发言,我看和红色造反团这个名称是不相称的。
  
首先对“八·八”团的态度和做法我是不同意的,有人分不清敌友,把执行错误路线的责任扣在“八·八”团的头上,“八·八”团中多数人中毒较深,对运动不理解,被领导利用来为自己辩护过。一部分人在干部指使下收集过同学的黑材料,维护和执行了省委、院党委的错误路线,后来又做了些错事,他们有多大罪过呢?院内错误路线绝大多数是各级干部执行的,现在他们却逍遥自在,让“八·八”团背黑锅,“八·八”团多数学员是我们的同志,和我过去一样是受害者。因此在方法上应该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思想批判要从严,提到路线分歧来认识,但做法上要以理服人,热情耐心去做艰苦的思想工作,同时允许人家有转变过程,坚决反对某些人老想把矛头指向“八·八”团,反对以嘲笑谩骂,以力服人的做法。战争是以力服人,那是对待敌人,过去“八·八”团某些人执行了错误路线压制群众,你如果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又执行了什么路线?至于那些幕后指挥的头上有皱纹的家伙,只有“八·八”团广大群众觉悟提高了,把少数顽固不化者孤立起来,才能彻底揪出。你以势压人造成更深的感情的对立,对他们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对文化大革命有何好处?
  
其次,因为有了点成绩,尾巴翘得老高,居功自傲,看不起别人,只爱听颂扬声,听不得一点批评,也做不出一点自我批评,九月二十一日总理在座谈会上对我们提出了批评和要求,这是对我团的关心、爱护、支持的表现,有人就觉得缺了点什么,而和工人造反团座谈讲“八·八”团有一点就如获珍宝,大力宣传,对自己肯定一切,对人家一切否定,这是十分危险的现象,这样做,自己背上了包袱,遇事先想如何保团、保名声,新鲜东西接受不了,“自己解放自己”战斗团出现了。尽管他们有些不合实际的想法,但人家提出了一个很好的东西,即造反团不要老改造人家,要把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加强,自己的思想改造提到主要地位上来,否则你以这样的思想水平,根本不可能把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批透,但有人就听不入耳,把人家臭骂一顿,这样下去造反团就要僵化了,要停滞不前了,造反可能转向其反面保守了。我是深有教训的,这就是当前团内出现右倾保守思想的根子,绝不是什么“政策和策略讲多了”,什么攻“八·八”团太少了等等,要解决这个问题是全团性的思想工作,主要原因不是什么总团负责人的右倾保守,有人把自己的思想认为无所指责,大反别人右倾,但一到斗争的关键时刻却怕得要死,千方百计保自己团,比如对苏小光,对三十多个受迫害的工人,都反映了这种情绪,而当局势稍稳,又利用什么“首都造反派”的代表把造反团,潘复生吹捧一番,吹得某些人心里热呼呼的,接着就把矛头指向“八·八”团一个革命群众团。
  
造反团的同志扪,目前形势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只凭“造反有理”一股劲猛冲是不够的了,现在既要造反到底,又要掌握稳政策,你要猛打狠冲,又要善于运用斗争的策略,如果再不加强主席思想的学习,政策的学习,团内思想水平己不能满足斗争的需要,可是为什么前期的造反团骨干学员从北京,从外地回来后都大讲政策策略,讲艰苦的思想工作,而开始落后一步的干部和教员却大反“右倾”,以极“左”的面目出现反对这些学员呢?是学员右倾了,还是你们又落后一步了呢?请大家思考一下。
  
一句话,我们多数还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世界观为主的思想。如果再不进行艰苦的自我思想改造,破“私”立“公”,革命性是不彻底的;对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是缺乏韧性的;在组织上就不能团结大多数群众,搞孤家寡人政策,单兵独马的政策,搞个人风头、宗派主义、关门主义的,特别提醒团内中毒较深的同志,这样下去,彻底进行革命的重担,造反团是担不起的,学院里还有相当一批干部,至今还顾虑重重,有的满腹怨气,有的不偏不倚,貌似公允,不敢有鲜明的观点,美其名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请问这些我过去的老首长、老教员们,我过去做的错事,“八·八”团前期跌的跤子,不正是你们直接精心栽培的结果吗?不正是你们身教言传的结果吗?运动前期不是你们最积极的执行错误路线吗?当前造反团不给你们算帐,把矛头指向党委,己经够宽厚的了,还有什么气出不来呢?推托责任主要在李范伍,刘居英,你们就没有一点错误吗?上推党委,下推“八·八”团,你们就清白了吗?为什么毛主席讲了几十年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你们听不进,可省委,院党委的指示却接受那么快,执行那么得力呢?这不说明你们对上面的东西具有选择性吗?符合自己利益的接受,不符合的选掉。正是那些指示和你们脑子里的“私”字共鸣,你们才如此合拍的。
  
我们的家长、广大的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先烈、革命先辈,把自己的儿女交给你们培养,难道他们希望你们用自己满脑子的错误思想,把这些青年培养成复辟旧社会的工具吗?扪心自问,这是多大的罪恶啊!不是这次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挽救了我们也挽救了你们,你还有什么怨天怨地呢?还是放下臭架子到群众中来吧!狠触自己灵魂深处的“私”字和我们一起把革命进行到底吧!只要你们能深刻检查错误,能彻底地批判院党委,广大革命群众会热烈欢迎你们的。你们不少人过去在枪林弹雨里出生入死,很多人至今还遗留着伤疤,你们不少人竟竟业业为它做过很多工作,为什么现在都怕得要死,陷在“私”字里跳不出来了。赶快行动吧!否则革命群众将决定对你们的舍取。
  
以上谈了自己的看法,向同志们谈了心,有道理的请同志们思考,错误的希望大家批评。我过去没有学好主席思想,特别愿意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和同志们学好用好,同时也建议同志们到社会上去和工农群众一起学好用好主席思想,只要我们思想提高了,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对自己头胸中“私”字的批判,才能批倒批臭。文化大革命才能进行到底!
  
(注:毛远新同志系毛主席的侄儿)
  
哈尔滨电工学院红色造反团反修战斗队翻印
  
(据太原市委机关《红旗战斗队》翻印稿)
  
1967年元月9日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