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耿飚谈四人帮:我们一直怀疑江青是特务

头条 | 2014-03-11 10:2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这是文革后时任国防部长的耿飚(中间敬礼者)访美照片,耿飚身后即是刘华清,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耿飚,1909年出生,湖南醴陵人,解放前曾任华北野战军第19兵团副司令兼参谋长,建国后改行长期从事外交工作,是解放军中未被授予军衔的高级将领之一,历任外交部副部长、中联部部长等职,1976年参与粉碎四人帮。耿飚是距离华国锋、叶剑英等粉碎四人帮决策圈比较近的重要人物,也是粉碎四人帮的重要执行者之一,因而知晓许多当时高层不为人知的秘密。下面是耿飚在粉碎四人帮后不久的一次讲话:
 
“四人帮”将毛远新安插在毛主席身边当联络员,毛远新就把毛主席的言行记录下来后交给“四人帮”,在我们与外交部写的守灵人报告上来提江青,她吵着要去,写上去以后她又不去。主席去世后,第二天就不去守灵,去搞阴谋勾当去了。主席病危时,她不顾医生坚决反对,一定要给主席翻身。72年向主席要钱,去收买主席的秘书张玉风,拿出“四人帮”的材料,进行篡改销毁,唐山地震后,有人向政治局汇报震情,他们四个人一次也不去听,说什么救灾你们办,我们不参加,叶帅七十多高龄,身体也不好,每次听汇报,一坐就七、八小时,非常认真地听。“四人帮”标榜自己最革命是假,根本不管人民死活,江青更怕死,地震后专门做了一个大桌子,周围放了不少巧克力,光练习钻桌子就用了半个月时间,她去小靳庄,每次都不少人夹道欢迎,去大寨也搞专列,她骂郭凤莲,将郭凤莲骂哭了,当时陈永贵就顶了她一句说:“我们大寨没有这个惯例!”上虎头山时,陈永贵怕江青摔倒,扶她一下,她居然将陈的手一摔,说什么“去你的”。陈永贵再也不理她,自己在前面走。

十月二日,“四人帮”就让新华社拍了不少像,每人搞了一张放大的标准象,要干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

王洪文在上海有一座最好、最漂亮的别墅,在钓鱼台,在西山都有他的别墅,他们盖一处别墅都要花上百万元,王洪文一人光汽车就有八辆,还有辆是专门打猎用的。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敬爱的周总理都没有这么多车,周总理当了廿几年,实际上是四十多年的总理,他的生活多么简朴,这些害人的四人帮还丧心病狂地攻击他,真是丧尽天良,他们(看)乱七八糟的电影,每天都要看两三部,他们把经济搞得乱七八糟,我们过去就怀疑她(江青),现在仍然怀疑她是特务。保定地区不稳定,搞武斗就是背后他们插手的,云南也是如此,目的就是一个,为了换班子,王洪文亲自给云南一派指示:“解放军打你,坚决抵抗干”,浙江温州地区把土地分到个人手里,完全是资本主义复辟,他们到处鼓动一些坏人搞什么反潮流,只要跟他们走就是好的,他们反总理反叶帅,一次开政治局会议,主席拉总理坐在右边,拉叶帅坐在左边,拉着两个人的手对“四人帮”说:“你们为什么对这两个人过不去,他们不能反,一反就犯错误的,不要搞四人帮,要团结大多数,四人帮要打破,给你们半年时间,一年不行就两年。”这是73年讲的。主席当时说:“我候两年还可以,给你们二年。”就在那时讲,要安定团结,主席还给江青写了八个字:“孤陋寡闻,愚味无知。”我要去开会了,讲到这里,下次再讲吧!

上次讲了一些,因为没有讲光,这次继续讲。四人帮利用二中全会,四届人大组阁,实际上已经组织了。他们派王洪文到长沙去见毛主席,报告他们的组织名单,总理是江青,副总理和各部部长都安排好了。江青的野心越来越大,主席逝世后,总理嫌小了,要当主席。他们连委员长、付委员长都安排好了,王洪文当委员长。当时找个人谈话,封官,外交部,卫生部都有这样的人,想当副总理,当时主席狠狠地批了王一顿说:“总理还是我们的总理。”总理弄不到,想弄个委员长,也未抢到。主席说“总理委员长前三个都由我定。其余的都由总理定。”他们装病不出来,张查不出来病就说有低烧。

他们准备在十月七日,首先在湖南搞,反华国锋,同时在上海一起搞,他们已经准备了告人民书。准备政变成功后,上海广播电台向全世界播放,上海百万民兵选了十万,每人发四十发子弹,准备对抗中央,说什么打不赢就拉到井冈山去。清华、北大与一些部,他们的根据地也准备搞。这些秀才一根枪也没有,连警卫员也不听他们的,那能搞成功?大家觉悟提高了,早就把四人帮看透了,群众是高兴的,东单有人去买螃蟹,只要四只,单要一只母的,用绳子绑上,边走边喊:“三个公的,一个母的。”

文件提到了二月三日张春桥有感,意思是去年第一号文件不应该有,这个文件是主席批发的,他们把矛头直接指向毛主席,他们搞阴谋诡计,到处安插他们的人,秘密联络点设在工会大楼。我们利用地震将工、青、妇的同志从大楼撤出来,不和他们弄在一起。

有个张铁生是小王八蛋,到处瞎嚷嚷,要把所有中老干部一扫而光,讲起话来杀气腾腾,现在已把他抓起来了。他们所干的事与主席的方针不一样,他们控制舆论工具、电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电视台,红旗杂志,报上讲的事与主席不一样,进行歪曲报告,主席讲老中青三结合,他们从不讲老的。连“老同志还有点用处”这句话也不高兴,报上从来未用过。利用批林批孔整人,整掉别人,安插他们的人,江青批林批孔整我,没有整倒。我与她从不握手,守灵时,她与别人一一握手,走到我面前,一扭头就过去了。当时有人见后就问我,江青怎么不与你握手呀?我说她不跟我握手更好。

金祖敏调到北京很早,批林批孔时到我们这里搞阴谋,还吹牛,王要到政治部当主任,他要抓组织部,要把郭玉峰搞下去,让他当组织部长,不让他当中央读书班支部书记,准备好的中联部长八月初就调来了。他们从来不讲接班人的五项条件,只要谁写一封信拍马屁就可以提升,谁说了他们一句坏话,就一脚踢开,他们也不想一想这些老干部整那么多,就是整不垮,现在舆论工具我们掌握起来了,由中央直接控制。

文件还讲到江青等人崇洋媚外,外国人出了一本书叫《红都女皇》就是江青与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谈话后记录,作者威特克原以记者身份访华,有的单位查清他是特务,江青知道她是特务的背景后,特感兴趣,拚命找她谈,临走时还赶到广州去谈了好几天,把许多中央机密文件,甚至机密军事地图,地址让她带走了,威特克用这些材料写了好几本书,他们的历史有待清查,

张春桥,鲁迅就写文章骂他,张春桥和四条汉子一起围攻鲁迅,用狄克作笔名,毛主席对他们早有警惕,四届人大张春桥一个副总理,只让他管两个部,文化部,教育部。不信他。……另三个均未给职务。姚文元的权是自己篡夺来的,70年中央决定成立宣传组,康老任组长,张、江、姚是组员,71年康老病了,越来越厉害,他们利用这个机会就慢慢抓住了。他们总想抓实权,到处插手,想把中联帮,组织部都抓去政府机关,想把外交部、外贸部、公安部抓去,他们安插到公安部的人(祝家耀)已扣起来隔离审查。

,


主席说:“江青不要出面……你积怨甚多,要团结多数……。”主席已对她很生气,熬不住了,不愿看到她,一见她就生气,江青写信要见主席,所以主席讲:“不见还好些,多见何益……。”他们提经验主义是主要危险,与主席讲对台戏,张春桥当总政主任,上任第一次讲话,就大批经验主义,上海开了一万七千人大会,批经验主义,要印发批经验主义的文章。我不让印,政工组有人提出质问,为什么不让印,我说就是不让批经验主义。有人把张58年写的文章不经我批准,滥用核心小组的名义到外文局去印。还带回300份在部里发,我发现后制止了。

四人帮要批经验主义,主席知道了,召集政治局会议,讲了一个钟头,主席拉总理坐右边,拉叶帅坐在左边,拉着他们的手,指着四人帮说:“你们怎样搞的,怎么对他们过不去,周、叶不能批,你们要批的话,就要犯错误。”主席这样说了,他们还是搞阴谋,想通过批经验主义,把年岁大的一批老干部都打下去。主席说:“经验是宝贵的,不是有经验就是经验主义,经验是党的宝贵财富,任何时候都要总结,不能批……。”还讲:“经验主席和教条主义都是修正主义,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又说:“不要看低教条主义”主席有两篇文章,说教条主义使红军损失90%,1934年春天福建十九路军,蒋光鼐、蔡廷楷反蒋介石,组织了福建人民政府,而且联合了广西、广东的军阀,还派代表和我们红军合作,订立了秘密军事协定,主席支持搞这个统一战线,说有好处,可是教条主席者反对,主要是张闻天。王明在莫斯科遥控了中央,那时蒋介石的军队从浙江开到福建去,我们红军部队在汕头,看到了他们都过去,就是按兵不动,教条主义者的政策叫做:“坐山观虎斗”,说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我在打受伤者,可是蒋的部队打败十九路军后,回过头来打我们,打得可厉害了,林彪这些人搞什么短促突击,使红军损失很大,结果统一战线也没了。广东、广西军阀拚命打我们。长征开始前,在江西有廿多万部队,红军到遵义只剩下五万人,草地全会时三万人,到达陕北只剩下八千人。教条主义的危害有多大。在军事上搞教条主义,搞来了李德压毛主席,他是第三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主席反对他们那套打法。这些教条主义者一不会做工,二不会种田,三不会打仗,长征途中大家想念毛主席,把毛主席请出来领导才有转机,打了不少胜仗,到了陕北为抗大训练干部,进军山西补充部队建立根据地才有了今天。整风就是为了反对教条主义,教条主义与四人帮一样也是整人,口号“左”得很,队伍搞掉那么多,口号还喊得左得很,什么战斗到最后一口气。流尽最后一滴血,还能战斗吗?口号很不科学,主席让政治局讨论,批了教条主义,政治局开了几次会,别人都作了检查(李、华、汪、陈当时未反对……也划了圈)可是四人帮开会眼睛盯着天花板,不发言,邓小平主持会议,做了东郭先生,犯了大错误。邓报告了毛主席说:“他们不发言就不开了吧,”主席说照你的办。当时邓小平隔半个月开一次政治局会议,把他们……要这样搞,现在屁事也没有了。

江青到大寨是想找材料挑大寨,将大寨压下去,然后将小靳庄再抬上来,与主席唱对台戏,去大寨带了五十个演员和作家,带许多电影片子(外国坏片子)给那些人看。她到天津小靳等地就让人夹道欢迎,哪里欢迎得不好就是挨批评。大寨就几个人欢迎,江青痛骂说:“你们看不起中央,看不起我江青,看不起毛主席,反对我就是反革命,你们受修正主义影响太深了……”等等。

他们将毛远新调来组织一个班子,在上海策划三中全会,将全会报告也写好了,准备十月中旬政变后接着就开,各部部长以上52名名单已经安排好了,都是四人帮商量好的,这些东西都抓到手,将来这个材料要公布。

江青过去是对“水浒”吹捧的,曾推荐日本右派演《水浒》戏,她说我推荐主席看《水浒》,说这本书好。主席看了说:“没有什么好,好就好在投降派作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她着急了就赶紧批,他们批的与主席意思不同了,主席主要说:“这本书没有什么好的,宋江与高俅是内部派别斗争,是一丘之貉。”她歪曲为宋江架空晁盖抢位子,借此批邓小平。他们评论法家也乱来一气,主席从来没有讲过那么多法家,你不能说的那么好,把人弄糊涂了。所以好多人对舆论工具不怎么相信了,不太看报了,主席所以批“现在形而上学猖獗……“,现在不是水平低看不出问题,看文章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扣,现在形势确实很好,各处提交材料很多,他们搞了很多阴谋诡计。前不久还布置写文章,要“梁效”写作班子研究,写吕后传,要搞什么周勃是如何支持吕后的。刘邦说“周勃忠厚少文”,主席选华国锋当总理,引了对周勃的评价,说刘邦看中这个人说:“扶(?)刘氏者必勃也。”所以选择华国锋当总理。

华当时说:“路线斗争,阶级斗争水平都不够。”主席说:“你知道不够就选你这个人。”华国锋抓四人帮是果断的动作。材料一宣布确实有点吓人,只有几天时间,将四人帮一抓,材料一宣布,群众都讲早知道。流传一句顺口溜:“出了刘少奇路线,觉悟不高,出了林彪吓一跳,出了邓小平莫名其妙,出了四人帮早就料到!”全国上下哪里不高兴。想了一肚子气,好几年,多年积怨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古话“冰冻三尽非一日之寒”。

我们要照毛主席政策办,揭发四人帮要注意政策,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对犯错误的人要区别对待,大多数是受影响的,说了错话做了错事,少数人陷得很深,犯了路线要觉悟起来,你们不说也要替你说出来,这样不被动,大不了是跟“四人帮”上了去,有点私心杂念而已。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