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文革中被打倒的中共元老

头条 | 2013-07-19 11:5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文革

文化大革命是自1949年建国以来最动荡不安的灾难性阶段。
 
在这场浩劫中究竟有多少受害者?恐怕既有的任何统计都是不完备的。
 
从被批斗的领导人的经历中,便可窥见文革的血腥与残酷。
 
刘少奇:时任国家主席


1966年8月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毛泽东将“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目标直接指向刘少奇。
 
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决议:“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1969年初,刘少奇患重病,刘少奇在被囚禁期间遭受到非人道的虐待,最终于同年11月12日凌晨六时病逝,享年71岁。刘少奇逝世后,遗体就地秘密火化,“火化申请单”上填的姓名是刘少奇早年的曾用名“刘卫黄”,职业是“无业”,死因是“病死”。

彭德怀:时任西南局三线建委第三副主任


1957年8月16日,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一致通过《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彭德怀等人被撤职罢官。后毛泽东的准可,彭德怀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主管电力、煤炭、石油、燃气。
 
1966年12月,被北京地质学院造反派红卫兵从四川成都把彭德怀强行押回北京。在数次批斗会上被“打翻在地”七次,前额受伤出血,第五、十肋骨骨折,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1974年9月,彭德怀因患直肠癌,得不到医疗救治,身体状况急剧恶化。1974年11月29日在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三〇一医院”)因病去世,享年76岁。12月17日遗体进行火化,骨灰盒上的纸条上写着化名“王川、男”三个字。


,

1966年秋,中共黑龙江省委机关和哈尔滨市几十万人遵照毛泽东“炮打司令部”和“造反有理”的“最高指示”,在“红卫兵广场”召开“炮打司令部,揭发批判省委问题大会”。


任仲夷: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兼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
 
任仲夷被造反派们揪到集会上当众侮辱人格,戴高帽、抹“鬼脸”,惨遭迫害。中共黑龙江省委第二书记兼省长李范五等省委领导干部一个个被挂着“黑帮分子”的大牌子,在批斗台前一字排开。
 
李剑白: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
 
文革中被诬蔑为“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又被诬蔑为党校红战团“黑后台”和陶铸“黑干将”,被迫害、批斗,送“黑帮队”劳动。1967年5月被造反派揪回哈尔滨关进“牛棚”,因坚持据理申辩,遭到轮番批斗、迫害。1969年又被送柳河“五•七”干校劳动两年。
 
1974年“批林批孔”中受到冲击,以“搞复旧”、“攻击王洪文”和“打击造反派”为罪名,被造反派挂牌游街,大会批斗。

张霖之:时任煤炭部部长


文革第一个在批斗中被迫害致死的部长。据知情人回忆道:“斗争会一开始,几个红卫兵就拎着铁帽子往张部长头上扣。他双腿打战、脸色蜡黄,汗珠直往下掉。不到一分钟,铁帽子就把他压趴在台上,口吐鲜血。这么折腾了三四次,张部长已奄奄一息,昏死过去。”

延伸阅读:

,

张闻天:时任外交部第一副部长


1966年7月12日,审查张闻天的专案委员会已经向党中央、毛泽东建议:撤销张闻天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开除党籍,在报刊上公开点名。
 
没完没了的批判、斗争,无休无止地持续着。张闻天已经年近七十,高度近视加白内障,高血压,心绞痛不时发作。张闻天曾被打得满头满脸青包紫块,当场昏厥。
 
1969年,张闻天和夫人刘英被“遣送”到广东肇庆,“那里自古就是流放地,名义上有两个警卫兵,实则是看守。”
 
陈毅:时任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


江青、林彪等人1967年1月初提出“揪军内一小撮”的口号,中央文革小组提出“带枪的刘邓路线”并要求在军内搞“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遭到陈毅、叶剑英、李 先念等中共元老们的反对。
 
毛泽东指责陈毅等人是搞复辟、搞翻案。这批人最终被扣上“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否定延安整风运动”等罪名,称作“二月逆流”。

红卫兵1967年下半年多次组织了批斗陈毅的大会。1969年10月,陈毅被以“战备”为名,疏散到石家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卷入了所谓“二陈(陈毅、陈伯达)合流”。
 
1972年1月6日,因患有肠癌,在北京逝世。

,

1967年5月10日,冲东北局一派在沈阳南站前广场召开“辽宁无产阶级革命派联络站”成立誓师大会,声讨和批判“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及其在东北的代理人”。


宋任穷: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1967年8月6日,中共中央做出停止东北局工作的决定。
 
不久,宋任穷便遭批斗,被指为东北地区头号走资派。在刚开始批斗宋任穷的时候,他就找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富春。宋任穷说:“不管怎么斗我,我绝不会走自杀的路。如果我死了,你要出来为我做这个证明。”
 
徐少甫:时任辽宁省委书记
 
被批斗时拒不低头。

,

1967年1月4日、5日,造反派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召开“誓死保卫毛主席,斗争彭、罗、陆、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大会”,3.6万人参加了大会。


彭真: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
 
1966年4月16日至20日,毛泽东亲自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对彭真所谓的“反党罪行”进行了无情的批判。此后,毛泽东再次严厉地批评彭真,说北京市委“一针也插不进去,一滴水也泼不进去”,说彭真按他自己的世界观改造党。
 
彭真这时已是年近65岁的老人,彭真不断地被从监禁地揪出来批斗,经受着人格的侮辱和肉体的摧残。
 
罗瑞卿: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
 
1966年3月,京西宾馆会议上,罗瑞卿被挂上“篡军反党”、“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而受到批判。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刘少奇主持批判“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反党错误’”,并决定停止和撤销该四人全部职务。
 
1967年4月,因伤口长期未愈被送入解放军总医院治疗,治疗期间经常被提讯或批斗。1973年12月,毛泽东在参加中央军委会议时,表示其是“听了林彪一面之辞,错整了罗瑞卿”

陆定一:时任中央宣传部部长
 
陆定一回忆文革的经历道:“1967年10月9日这天,我被捕了。连续三天,有九个人审讯我。动了刑,没有结果。就给我上手铐,刺进皮肉,很痛。接着又拷打,又上刑。
 
他们根本不问我,也不问彭、罗、陆、杨的关系,硬给我加上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的帽子,逼我招供。我受不了酷刑,人都快要死了,就按他们要的“招供”!
 
从此,我就胡说八道。说什么假话,他们都爱听。他们爱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假话。不说怎么办?死不了,就得说假话。党内有些人就爱听假话。口子一开,堵不住了。我就按他们要的,写了假口供。接着,他们就把我送进监狱。从1968年到1978年,我住了11年监狱。还关了两年看守所,共13年。”
 
杨尚昆: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
 
1966年7月22日中办给中央的报告指出:“中央办公厅为杨尚昆把持了20年,他一直干着反对主席、反对中央的罪恶活动。已揭露的大量事实证明,多年来,杨尚昆包庇坏人,招降纳叛,培植了一批反党帮凶和爪牙。到目前为止,办公厅及所属各单位已揪出反党分子曾三、田家英、龚子荣、叶子龙、康一民、吴振英、何均、赖祖烈、裴桐、李欣、逄先知等24人。”
 
1966年7月3日,杨尚昆开始被“监护审查”。12月25日,中央专案组派专机把他押回北京,从此,他开始被无休止地批斗,受尽摧残、折磨。

,

习仲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


1966年5月,习仲勋专案组搞出一份审查报告,报告中直接诬陷《刘志丹》一书是“习仲勋反党集团”蓄谋已久的阴谋,罗织了四大罪状主要有为高岗翻案、替习仲勋篡党制造舆论等。
 
习仲勋被关押、监护长达8年。其他相关的一些干部也遭到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

薄一波:时任国务院副总理


因康生举报并举出“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中共中央于1967年3月16日印发《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自首叛变材料的批示》和附件,把中共中央已定性为没有问题的自首出狱重新定为“自首叛变”。薄一波等人均遭受迫害、批斗。妻子胡明在被批斗送押期间服安眠药自杀。
 
薄一波每次批斗和审讯完毕,在报纸的边空上除了写日记,也在便角上记下来。他清晰地记得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先后对他共批斗136次,提审206次。

,

陶铸: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文革小组顾问


1967年1月4日,红卫兵宣布陶铸是“中国最大的保皇派”,受到陈伯达、康生、江青等人批斗,此后陶铸被囚禁。1967年9月姚文元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评陶铸的两本书》,并诬陷陶铸为“赫鲁晓夫式的野心家”等。
 
1969年11月30日,陶铸因胆癌在合肥逝世,享年61岁。

万里: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兼革委会副主任


文革爆发后,万里被当作“刘邓司令部的黑干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打倒,失去了一切领导职务,关押在秦城监狱。
 
1972年,万里的问题被定性为"内部问题"。

Tab标签: 文革 打倒 元老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