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56期:李政道不愿让人洗脑子

自由谈 | 2015-02-01 11:2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


1.司徒雷登表示燕京大学是以合作,建设精神服务社会,国家,燕京不要变为世界最有名的学校,也不要成为有史以来最有名的学校,而是成为现在中国最有用的学校

燕京大学的学生在操场进行美式的“拔  旗”运动。

2.燕京大学教授张 东 荪,一向主张“第三条道路”。1948年他作为傅作义代表,与中共密谈北平和平解放;毛 泽东说:“北平和平解放,张先生第一功。”当晚张东荪本人亦是兴奋不已,并发表演讲说:“北平是个花瓶,傅作义是瓶子里的老鼠,要消灭老鼠,又不打碎花瓶,就不得不采用和平方式来解决”。52年张被视作“美国特务”,自民盟开除。文革中,82岁的张东荪被抓走,5年后家人得到通知,张死在秦城监狱中。

燕京大学教授张 东荪,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现代哲学家、政治活动家、政论家、报人。


司徒雷登与哈佛燕京学社


3.司徒雷登成功说服哈佛大学与燕京大学合作,在1929年成立哈佛燕京学社,哈佛燕京学社派遣赴华留学的学者有费正清、贾天纳、李约瑟等等,后来都成为美国汉学界颇有声名的亚洲学教授,如费正清被誉为中国研究之父,并在哈佛开创东亚研究中心,但记得刘子键先生讲,他到哈佛去做研究计划,费正清问他做什么题目,刘子键说要做范仲淹,费正清居然问:“谁是范仲淹?

梁思成,费正清,林徽因,与费正清之妻费 慰 梅,三十年代在北平合影。


4.据施蛰存先生说,围城的唐晓芙是有原型的,这就是二十五岁即首先把《荒原》译成中文的燕京才女赵萝蕤,她是著名神学家,燕京大学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的女儿,赵家可谓名门。 赵萝蕤钟情的是才子陈梦家,说因为他长得漂亮,所以嫁给他。陈梦家年轻时喜欢写诗,是新月派的骨干,后来成为现代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诗人。

赵萝蕤,陈梦家夫妇(前排),赵萝蕤是中国第一个翻译艾略特长篇《荒原》的译者,翻译《草叶集》,惠特曼研究专家。父亲赵紫宸在西方基督教界享有较高声誉,在抗战中因坚持反日宣传而被日寇关押,48年担任世界基督协会主席之一,49后赵紫宸参与发起“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后在历次运动中遭受批 判。


5. 1950年代,毛泽东提出用字母替代汉字书写,陈梦家持反对态度。陈梦家在公开发表的一篇演讲稿中写道:“过去洋鬼子说汉语不好,现在比较开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学者也不说汉语坏了。我看汉字还要用上若干年,要把他当成活的看待,这也是我们祖国的一份文化遗产”。但反右运动突至,报纸上出现了愤怒的头版标题:“驳斥右派分子陈梦家的谬论”。”另一篇文章把他描述为怀着“罪恶阴谋”的“牛鬼蛇神”。“各个时期的反动派为什么都那样仇视简体字呢?是不是因为他们真正要复古呢?”,陈梦家后来被打成右 派,文革中屈死,赵萝蕤逼成精神分裂。

陈梦家(1911~1966),燕京大学教授,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诗人、明式家具收藏家。是史学界著名五大右派(黄现璠、向达、雷海宗、王重民、陈梦家)之一。文革初含冤自缢。


6.赵萝蕤和陈梦家把家安在燕京大学的朗润园。“室内一色明代家具,都是陈先生亲手搜集的精品,客厅里安放着萝蕤的斯坦威钢琴”。陈梦家收藏的明代家具,收藏甚丰。王世襄先生在《怀念梦家》一文中写到,“梦家此时已有鸿篇巨著问世,稿酬收入比我多,可以买我买不起的家具。例如那对明紫檀直棂架格,在鲁班馆南口路东的家具店里摆了一两年,我去看过多次,力不能致,终为梦家所得。

燕京大学校友王世襄,著名文物专家、学者、文物鉴赏家、收藏家,著有《锦灰堆》。舅舅金北楼,母亲金章是书画名家,父亲任职外交部。他在燕京大学文学院读书时,还有臂上架着大鹰或怀里揣着蝈蝈到学校上课的惊人之举,老先生把他赶出教室。抗战结束后,他代表国家追还被劫夺之文物2000余件,其中宋代马和之《赤壁赋图卷》等皆为国之珍宝。48年,王世襄即已担任故宫博物院科长。


7.1949年解放初期,赵萝蕤在燕京大学西语系任教授。抗美援朝爆发,燕京大学的美国教授纷纷回国。当时师资不足,她电聘芝加哥大学读书的学弟巫宁坤。巫宁坤放弃即将完成的博士论文,毅然归国。 但几个月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打响了,“北京市委工作组进驻燕园,发动全校师生批斗赵紫宸、陆志韦、哲学系主任张东荪。巫宁坤被迫转到天津南开大学,赵萝蕤放声大哭。因为当初是她提议让巫宁坤回来的。巫宁坤说刚回国时, 燕京大学即有大喇叭广播通知,要求全体师生参加集体工间操,陈梦家听到,抱怨说:“这是1984来了。这么快。”

乔 治.奥 维 尔的小说《1 9 8 4》。


8.当年回国时,李政道博士特地来帮助巫宁坤整理行装,并用端正的大字,在他的那些箱子上写上“北京燕京大学巫宁坤”。7月18日早晨,他登上了驶往香港的邮船,李政道前去送行道别。他问李政道:“你为什么不回去为新中国工作?”李政道笑笑说:“我不愿让人洗脑子”。此后巫宁坤历劫数次运动,下放,1991年退休后定居美国,著有英文回忆录《一滴泪》,轰动西方。

青年时的李政道夫妇


9.1960年劳 教的右 派被押送到河北农场,因食物短缺,大家纷纷陷入浮肿,巫 宁坤的妻舅送来高价买的一包烙饼。同屋一个中国古典文学的学者,当时浮肿不堪了,用柳公权字体给他写了一张条子:“教授,我恳求您借给我一张烙饼,等内人从湖南来给我送食品,我保证一定加倍奉还。”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巫 宁坤趁别人不注意时,悄悄地递给他一张烙饼。但不久学者即逝去,尸体还是巫 宁坤负责掩埋。巫 宁坤后来用一首诗形容自己的生活“万里回归落虎穴,抛妻弃子伴孤烟。蛮荒无计觅红豆,漫天风雪寄相思。

巫 宁 坤后来兼职《英语世界》主编,并从事文学翻译工作。


10.文革结束后,巫 宁 坤想参加全国外国语学会成立大会,请院长打电话给外文所所长冯至。冯教授大喜:“我们不知道宁坤还活着。”这样,他就出席了大会。下榻的金牛宾馆,过去是毛泽东的“行宫”之一,还仍有“伟人”用过的巨大游泳池,这时已干涸到底。他随口说:成都居民这么多,可惜它不能用来为人民服务。陪同的老服务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尽管人人把“解放思想”挂在嘴上,开会时大多数人对有争议的问题,比如“西方通俗小说”“现代派文学”等,均不置可否。后来他在回忆录《一滴泪》中写道“四十年来家国之痛化为沧海一泪,两家老小风雨同舟,沧海历经,终成正果。
Tab标签: 燕京大学 校友 生平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