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五十九期:吴晗反右也整人

自由谈 | 2015-02-03 00:5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清华校友叶志江回忆说,清华学生入学后要接受一个月的金工劳动和训练,车、钳、刨、铣、磨和焊,样样都会,因此动手能力很强。在著名的百日大武斗中,大批 土 木仓、土炮、手榴弹、地雷、甚至土坦克和装甲 车被两派学生制造出来,在战场上应用,当时学生们真是多才多艺,能用密电码进行通讯,挖掘地道,团派学生还能用埋在壕沟的水缸测出“敌方”地道的确切方位,进而用炸药将其摧毁。学生们能文能武,让人印象深刻,这一切尽在毛 泽东视线以内,“理工科大学还是要办。”

 清华校友重聚,蒯大富、陈育延和沈如槐  (文革中清华大学团派和四一四派的头头蒯大富与沈如槐势同水火,战斗到底。七·二七谈话中领袖讥讽地说:“不行就让你蒯大富当清华校长,沈如槐当副校长!”陈育延因见武斗暴力,中途和叶志江退出,却被逮进科学馆,被迫绝食与围困。)


光辉道路“人民战争”宣传画。

2.中国宣布结束文革时,哥伦比亚的毛左派袭击中国大使馆,把手榴弹都扔进大使的房间,对毛主义可以说忠心耿耿。“光辉道路”在发动武装斗争时把死狗吊在树上,上面贴一张纸写着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名字。中国外交官对这些南美毛左非常害怕。外交部长吴学谦80年代访问拉美国家都刻意绕路,就是为了防止中毛派游击队的伏击。地下党出身的吴学谦开玩笑说,没想到这么多年又成了地下党


秘鲁“光辉道路”专门袭击选举站,甚至砍掉参加投票的选民手指。他们攻击警察局,学校,医院,及其他公共地点。头目古兹曼被抓后,全国都松了一口气。


3.王张江姚被捕后,“上海帮”群龙无首,朱永嘉(上海的明史专家,张春桥赏识的笔杆)居然在会议室倡言:“我们应武装抵抗,抵抗一星期,上海就能成为又一个巴黎公社!”这句话成为“暴动”铁证,北京方面不动声色,待其完成出访日本的行程,在上海虹桥将其一举擒获。

朱永嘉,历史学者,前上海市委常委。1931年生,曾就读于复旦大学历史系。上世纪60年代,朱永嘉因“写作组”而兴,1974年周恩来曾点名要他进京,张春桥不放,拿于会泳顶替,后者“怀仁堂事变”后自尽。“文革“期间,他直接领导上海市委写作组,为张春桥、姚文元及当时的上海市官方”御用“,被张、姚等人倚为心腹。


4.1979年访问美国,有人谈起吴晗的悲惨遭遇,钱钟书对费孝通说:“你记得吗?吴晗在1957年‘反右’时期,整起别人来不也一样无情得很吗?”

吴晗,袁震夫妇合影。吴晗说:“联大从昆明搬回北平后,我做胡适工作,可是他顽固不化,我的脚就不再踏上他家的客厅了。”当胡适得知吴晗去向后,不由长叹:“吴晗可惜,走错路了。“

5.萧乾1958年被划为“右派”,送到农场劳动。偶尔回京路遇钱钟书,钱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并当即在那热闹的街头,坦然与之交谈。文洁若说,若是让哪个“积极分子”撞见了,为着立功马上就给汇报到人事部门去,成为日后的黑材料,然而钱钟书也未得到任何修理。

钱钟书,杨绛夫妇,钱钟书为上海圣约翰大学国文教授钱基博之子,堂弟钱钟韩亦为著名的工程热物理和自动化专家。


6.杨绛的《干校六记》当时在大陆不好出,就托三联的范用寄到香港出版,范用看过,非常喜欢,不肯寄;他自己又不敢用,最后仍旧在香港出版。后来得仗胡乔木开绿灯,否则《干校六记》不会在大陆出版的,他说这本书大陆也该出,在宴请赵元任的会上,又对钱钟书说了十六字考语:‘怨而不怒,哀而不伤,缠绵悱恻,句句真话。’虽然如此,书出版后,只在柜台底下卖。丁玲说“《班主任》是小学级的反/共;《人到中年》是中学级;《干校六记》是大学级。

王伯祥、章元善、顾颉刚、叶圣陶、俞平伯,这五位文化名人都是在苏州长大的,并称“姑苏五老”。五人中以王伯祥年龄最长,俞平伯年龄最小,他们友谊延续一生。其中王伯祥比俞平伯大十岁,是我国著名的史学家、文学家、出版家。

 1911年,中学毕业的叶圣陶(中)与同学王伯祥(右)、顾颉刚(左)合影。

7.叶圣陶孙子叶兆言回忆说,俞平伯原是江南世家,号称“十世单传”,又酷爱读书,因此一举一动都由家人代劳,以致连信纸也不会叠;能在信纸上写一手秀丽的书法, 却怎么也无法叠进信封,只好强行塞进去。这导致他两番出国留学,都仓皇跑回,除了家境大不如前,经济不能支持,而生活能力差也是一个原因。有一年叶 家在西 单吃烤鸭,说隔壁桌上的老先生是俞平伯,一看果然是,他吃的津津有味,像个老小孩,估计是“干校”给饿坏了。

俞平伯出身名门,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曾孙。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历任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1954年3月,复于《新建设》杂志发表《红楼梦简论》。同年9月,遭受非学术的政治批判,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1956年在丁西林和王昆仑等的帮助下,改编《牡丹亭》。1958年在北京试演一场《牡丹亭》,周恩来亲临观看演出。


8.俞平伯自从1954年挨批以后,络绎不绝的访者,这时都不来了,俞家一下子变得门可罗雀了。出于数十年交情,王伯祥又深知平伯为人,此时常约他赏菊,并到什刹海散步。俞平伯赠两首七绝与王伯祥,”交游零落似晨星,过客残晖又凤城。借得临河楼小坐,悠然尊酒慰平生。门巷萧萧落叶深,跫然客至快披襟。凡情何似愁云暖,珍重寒天日暮心。"俞平伯出版《脂砚斋红楼梦辑评》,送赠王伯祥,竟不敢题词纪念。


9.1954年,俞平伯遭受批判以后,淡了政治心,夫妇俩却越发专注昆曲,他的外孙回忆,老两口常常租了乌篷船,带了笛师,泛舟昆明湖上唱曲子,游客都甚为惊奇。在"牛棚"里,大家都知道他过去喜好唱昆曲,虽不敢让他唱昆曲,就请他为大家首歌,他也就真的唱起了"长江滚滚向东方……"。据蒋和森回忆说:"他那苍老、沙哑的声音回荡全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俞平伯自己似乎也很开心,像个孩子,和大家一起笑。

俞平伯手书昆曲曲谱。而昆曲笛师陈延甫曾来北平,常为俞平伯许宝驯夫妇所设拍期拍曲、掖笛,为俞夫妇习曲《哭宴》、《泼水》、《惊魂》、《冥勘》、《错萝》、《询图》、《草地》、《窥醉》、《思乡》、《北饯》、《功宴》、《谏父》等一百馀折。

10.在息县农村,很多村民都听说过俞先生,有的说:“知道,就是那个写《红楼梦》反毛主席的老家伙。”几个村民拦住俞先生问他说:“《红楼梦》是你写的吗?为什么要写书反对毛主席?”俞先生忙说:“不敢不敢,《红楼梦》不是我写的,我写不出来。”几个村民遂大嚷道:“大家快来,报上都说了就是他写的,他死不承认,什么不敢不敢,我看你狗胆包天,有什么不敢的!”

Tab标签: 反右 众生相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