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82期:走霉运的马励武

自由谈 | 2015-02-26 23:23: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1、
莱芜战役是扭转国共华东战场局势举足轻重的一战,也是解放济南乃至淮海战役的前奏。国共双方对之皆十分重视,世人对之更是议论纷纷。当时李仙洲、王耀武一直互相埋怨。李仙洲抱怨王耀武遥控过多,时而令其进,时而令其退。王耀武则归罪李仙洲的有失果断,晚撤了一天,延误了战机。他二人均成为俘虏后,在北京再次相见时,还是耿耿于怀,争论不休。

莱芜战役油画


2、
王耀武与李仙洲既是山东老乡,又是第二绥靖区的正副司令官。但李出身黄埔一期,王出自黄埔三期,李仙洲资历深却在王耀武手下当副手,心里老不自在,经常自嘲为“高级传令兵”。莱芜战役后,王耀武对李仙洲的指挥大加抨击,说:五万多人,不知不觉在三天就被消灭光了。老子就是放五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呀!

李仙洲


3、
1975年国家最后宽释所有在押国民党战犯时,周恩来特意让李仙洲去前门饭店去劝说思想顽固的黄维。并说:“韩练成也住在前门饭店,你们可以见面谈谈莱芜失散的往事,对你也是有帮助的。”李仙洲住在前门饭店的房间正与已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的韩练成的房间对门。 
    
韩练成主动到李的住室,一进门就向李仙洲作了一个大揖说:“大哥,我对不起你啊!尤其听到你在吐丝口负伤的消息时,内心十分不安。”李却说:“话不该这么说.我应该谢谢你,若非你,我不是死于疆场,便是跑去台湾,怎还能得与老师周总理相见?”

韩练成


4、
当了俘虏的王耀武,随后被送至华东野战军司令部,转往益都参加解放军官训练团学习。王耀武曾在多个场合说过,如果济南战役时解放军也做他的工作,他定会像吴化文一样投诚。他写信给吴化文:“君为座上宾,弟为阶下囚,你当初起义时应当对我说一下,咱们一起起义不好吗?”对此,吴化文却不以为然,说:“他是老蒋的嫡系,他愿死而后已,我却犯不着那样!当初我如果劝他和我一块起义,他不杀了我才怪呢!”

王耀武


5、
1947年1月初,国军整编第26师和快速纵队被华野包围时,师长马励武正在山东峄县看京剧——《风波亭》。后来马励武被俘后被送往东北,走的是海运。结果船走了一半,碰到了国民党海军。谁知国民党海军只是拿探照灯扫了扫就把这条船给放过去了,气得马励武后来进了功德林还痛骂海军不已。直到有人和他开玩笑:海军不拦截装自己人的船,和陆军指挥官把坦克开到城墙上作战,都是一样严重的错误啊!他才红脸罢休——峄县之战,马师长把坦克开到城墙上,结果下不来了。所以被人耻笑,一点机械化作战的常识都没有。 

鲁南战役油画


6、
国共第二次合作不久,李仙洲碰到了原来的黄埔老师周恩来,见面寒暄几句,周恩来就说:仙洲啊,你的诗写的不错啊!结果就念了一首李中将的作品,把李仙洲吓得不行。周恩来念的这首诗,是李仙洲早年在对红军围剿时所作,完成后都没给别人看,就发了个电报给夫人品评。居然过了很久后从周恩来嘴里念了出来。他能不吓吗?后来,周恩来告诉他,你们的电报有时候保密程度较差,我们可以截获并破译。再说你的诗写得不错,所以多年后我还记得。 

7、
1950年1月,韩练成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主席是彭德怀,副主席习仲勋、张治中。此时此地见到张,韩仍然口称“张老师”,张当着彭、习等人的面说,在何应钦向蒋介石报告:韩已到了解放区时,蒋一把打落了桌上的玻璃杯,指着何等大喊:都是你们逼的!如果不是你们贬他一个中将当旅长,他怎么会走?张还说,他问过周总理:韩是蒋身边的红人,并非常人从表面上看到的杂牌军人,也不是受排挤、没出路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跟了共产党走?周答:这正是信仰的力量。

8、
1965年7月,前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夫妇由海外归来,周总理让人征询韩练成意见,是否愿意来北京看望老长官李宗仁? 韩练成实言相告:无论我当时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莱芜战役我丢了桂系一个主力军,这等行为有失忠信。我的出面只能勾起德邻先生不愉快的回忆,如果不是非我出面不可的话,我想还是不出面的好。周总理深表理解,对传话人说:韩练成心境平和,头脑清醒,很难得。

9、
王耀武在被关押期间,由于解放军对国军被俘的高级将领待遇较为优厚,引起其他国军中下级被俘军官的嫉妒。王耀武因此主动自食其力,降低标准。堂堂中将居然开始卖力地开始洗碗擦筷、抹桌端凳、消毒炊具的活儿,由于其工作认真,还经常得到表扬。他的副司令长官牟中珩中将也自告奋勇,做煤块、烧炉子;潍县守将陈金城给他做帮手。至于厨房里的大师傅,则有两位,一个是胡临聪军长,川人烧川菜;一个是文强中将,湘人烧湘菜。 

10、
淮海战役后,王耀武和文强关在山东解放军官教导团时候。为了庆祝共军解放南京,教导团俱乐部专门出了一期“黑板报”祝贺,文强的贺诗贴了上去,赫然竟是: 痛惜江南飞落英,大江百万渡雄兵,可怜玉石狮儿在,国府门前月不明。
  
当时被俘国军军官看到,无不大惊失色。而王耀武则到了不敢从黑板报前通过的地步,绕着道儿跑来给文强劝说,尽快将“反诗”撕去。文强不愧为中共早期党员,文天祥的直系子孙,毛泽东的表兄弟,他很干脆地拒绝了王耀武的好意。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