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169期:胡思杜没有不说话的自由

自由谈 | 2015-06-25 20:08:1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余英时《费正清与中国》一文中说:1950年代末,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收发台上有两个文件盒子,凡是由费正清发出去的文件叫做“上谕”;凡是收进来的文件都叫“奏章”。

2、

孙康宜

1979年6月20日,孙康宜由纽约登机,飞往香港,再由香港乘火车抵广州,开始在祖国的寻根之旅。这时孙康宜才知道,早在1950年代自己的爷爷突然失踪:“家人断定,爷爷一定是自杀了,或许投入天津火车站对面的海河里去也说不定。”孙康宜在叔叔面前滔滔不绝地讲起父亲在台湾坐牢10年的经历,叔叔说:“不可能的……这些年来,我几次被批成右派分子,被定为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加上我的名字屡次上了大字报,那都是因为我的台湾关系。”当年逼迫者对他说:他的大哥在台湾政府里当高官,并且“曾为蒋介石开过飞机”。

3、

林文月

在港台,有好几位“林美人”。这一位林美人比较特别,她是台大教授,翻译家,散文家,美食家,是连横的外孙女,连战的表姐,台静农的学生,郭豫伦的妻子。她是林文月。

4、

台静农

台静农重病时,闭着眼睛,紧锁着双眉,道出:“人生……”在枕上无奈地摇头。林文月明白他是想说:“人生实难。”典出于陶潜《自祭文》:“人生实难,死如之何。”台静农一生看来热闹,吃好菜、喝美酒、教学生、交好友、写书法,何其痛快!作为学生的林文月却看出老师内心深处的寂寞,可谓忘年知交。

5、唐德刚向唐翼明回忆第一次回安徽家乡的情形:“他们对我非常客气,说,‘中国只有三个博士,都是我们安徽人。’第一个是胡适博士,第二个是杨振宁博士,第三个,便是在下——唐德刚博士。哈哈!哈哈!”

6、

胡适

王鼎钧在《文学江湖》中说,胡适提倡白话,绝不放弃任何机会,大陆掀起批判胡适运动后,胡适留在大陆的儿子胡思杜站出来“大义灭亲”,外国通讯社发电讯,说胡思杜“没有缄默的自由”,在那种情况下,胡适还有心情告诉记者,应该翻译成“没有不说话的自由”。

7、汪曾祺写道:听黄永玉说,有一次有几个朋友在一家会餐,规定每人备料去表演一个菜。王世襄来了,提了一捆葱。他做了一个菜:闷葱。结果把所有的菜全压下去了。此事不知是否可靠。如不可靠,当由黄永玉负责!

8、

黄永玉

黄永玉说:“很多年前,我跟聂绀弩先生走在街上,我告诉他有个很好的故事。他说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讲。”当代会讲故事的作家越来越少了,黄永玉是个异数。

9、八十岁时,黄永玉写:“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八十脸皮太厚刀枪不入。”九十岁时,黄永玉写:“世界长大了,我他妈也老了。”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