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174期:蒋介石禁书的失误

自由谈 | 2015-06-30 21:31:55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抗日同盟军失败后,吉鸿昌逃到北京,避居友人冯欣农家,冯劝吉鸿昌放弃反蒋抗日活动,吉说,“不抗日?还能当亡国奴吗?”冯说:“蒋先生自有办法。”吉说, “他的办法就是不抵抗!就是积极反共,消极抗日!”冯责怪吉鸿昌“你看共产党的书,中了毒。”两个始终话不投机。吉被捕杀害后,冯顿足痛哭。
                      

2、黄炎培说,有一次毛泽东请他去谈话,拿出一首诗特别有兴致地念。黄问,您念的是谁的诗啊?写得这么好。毛说,就是你写的。黄特别高兴,觉得毛捧了他。接着,毛就谈了黄代表民族资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的一个代表人物之类的话,黄在受到夸赞,非常高兴的情形下,就稀里糊涂承认了。随后,马上就有内部讲话或文件,说资产阶级人还在,心不死,黄炎培就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

1937年,黄万里、丁玉隽夫妇与长女黄且圆在四川三台。

3、1953年,黄且圆跟祖父黄炎培上天安门观礼,黄且圆后来说:毛主席来了,高兴地跟我们一大群小孩握手。但刘少奇在毛主席之前上来,我们小孩都跃跃欲试想跟他握手,他根本不理,就从我们面前过去了。我看见林彪独自坐在一个藤椅上,不理人,脸孔煞白,我们没敢前去握手。


4、梁漱溟晚年说:我一生哭过两次,一次在曹州,系由学生不听话所致;另一次是陈铭枢出卖了李济深,使李被蒋介石软禁汤山温泉一段时间,我觉得太不应该,曾大哭一场。


5、叶楚伧问外甥:“你知道我在国民党里做些啥?”外甥说:“不是中央秘书长吗?”叶楚伧说:“不错,那是我的职务,可是我真正做的是国民党的马桶盖。这个差使原来是谭延闿干的,他死后就轮到了我。谭为人圆滑,八面玲珑,我没有他的能耐。现在盖子弥不了缝,臭气外溢了——里头臭得很啊!”


6、

陈士渠在延安

陈士渠说,蒋介石禁了不少马克思主义等革命书籍,他犯了个大错误就是没有禁《水浒传》,因为很多农民根本接触不到马克思主义的书,而且你给他看他也看不懂,而《水浒传》通俗易懂,情节吸引人,个个人物栩栩如生,又特别符合中国贫富差别大、广大农民仇恨为富不仁的国情。我们很多将军、士兵都是看了《水浒传》才想到上山的。


7、

白崇禧

张发奎说,白崇禧有军事天才,足智多谋,但非常阴险,不坦率。徐蚌战场危急时,蒋先生想把桂系部队从武汉地区调到前线增援,虽然武汉没有险情,但华中剿总司令白崇禧拒绝了。既然是奉命调走,一旦武汉因而失守,他是不必负任何责任的。


8、

徐世昌书法

徐世昌下台后,回到天津过诗、书、画陪伴的退隐生活。他博学多才,文章诗词书画皆精,他的诗、书、画不轻易送人,因而流传不多。徐世昌在北京的班大人胡同设立“徐东海编书处”,编《清儒学案》208卷,并创作诗词5000余首,楹联一万余副,多为质量上乘之作。如不从政,徐世昌成为国学大师,或书画名家,也未可知。


9、当有人问晚年冰心的近况时,冰心常说:“我是坐以待毙。”“毙”,也是币,是等上门的稿费。

10、

冯玉祥、张作霖、段祺瑞合影

唐德刚说,冯玉祥倒戈最成功的一次是1924年的北京政变。北京太重要了。玉祥无意中得之,得到了,他又消化不了。只好捧出个老军阀段祺瑞做幌子,可是段祺瑞不愿做冯玉祥的傀儡,冯指挥不了他,而自己又不愿做自己傀儡的喽啰。因而这位“作假作了一辈子”的“倒戈将军”对段执政呈请“辞职”又“辞职”,而段执政对他则“慰留”又“慰留”。二人心知肚明,都在唱戏。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