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189期:顾颉刚晚年频梦毛主席

自由谈 | 2015-07-13 14:3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2009年,哲学家周辅成(1911-2009)去世前几个月,与弟子赵越胜通话,谈到:“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大人物只关心自己的小事情,而小人物的大事情却没有人管。大人物的小事情就是升官、出国、捞钱、安置子女。小人物的大事情就是生老病死,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住不起房。大人物要注意了,小人物的大事情办不好,大人物的小事情也会出麻烦。一个社会缺乏公义,必定要出问题,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就是这样走下来的。”

 

法学家龚祥瑞(1911-1996)参加土改,工作组强迫他近距离观看枪杀地主,美其名曰“接受锻炼”。龚记录:“一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对著靶子开枪,一枪就打中了。连发几枪,子弹一颗颗落在阶级敌人的脑门上,一个个倒在血泊中,那个民兵把我攫住去瞧那几具地上的尸首,有的嘴张得老大的,有的小便翘得老高的,民兵一棍子就把它砸了下去。”
 

龚祥瑞临终前将回忆录书稿托付给弟子陈有西,并告知最后的看法:“中国需要一部全新的宪法。现在很多基本问题没有搞清楚。今日中国有政治而没有政治学,有宪法而无宪政;当今社会过于看重权力而轻视权利,过于重视国家而忽略社会。”

龚祥

红军叛将龚楚(1901-1995)晚年写回忆录记录了一个关于毛早年的细节:“毛来十都,见宜章参军的十多个女同志,有的正在田里指导农民分田,有的在团部抄文件,毛非常高兴,一时忘形,笑对我说:你天天和她们在一起,真是艳福不浅!你有特殊的感想和艳遇吗?我回答:这些都是革命同志,每人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对男女间的情爱是不感兴趣的!毛抢着说:你的年纪比我还轻,我见了尚且动心,难道你无动于衷吗?我不相信!”

 
龚楚

1959年,一种奇怪的病在川西坝子流行。作家东夫描述:“患者先是下肢踝肿大,渐次上升到小腿乃至全身,用手指在浮肿的部位轻轻一按,就会出现一个经久不散的圆坑。严重者浑身象一只注了水的尿泡,黄亮透明,然后又像给放了水似的干瘪如柴,如此一胖一瘦,几经反复,人就像敢抽筋断骨般瘫软下来,极度衰竭而亡。”当时,谁都知道这是什么病,但不敢明说。到了大饥荒后期,四川人以特有的幽默发明了一个词用以称呼:“饿痨病”。
 

随同尼克松访会的国务院官员何志立,在二战前夕曾在北京生活,在记忆中,那是个生机勃勃的城市。他对眼前的变化大感震惊:“当我从汽车窗帘的缝隙中窥视北京,感觉它几乎就像是一座鬼城,街上行人稀稀疏疏,他们动作迟缓,表情僵硬,仿佛经历了某种战斗后的疲惫。”
 

尼克松访华,事必躬亲的周总理亲自落实在美国客人房间里放置的点心和水果种类,连马桶的木盖子也要求重漆一过。可惜,因漆太新,让不少美国客人的屁股因此严重皮肤过敏。实在令人尴尬。

 
尼克松访华

抗战胜利第五天,顾颉刚(1893-1980)在日记中写道:“某党跋扈嚣张,存心割据,要日军向彼投降,要自己选出代表参加联合国会议,要美国对政府停止租借法,简直要中国立刻分裂。国民新逢胜利,内战又如箭在弦上,苟非别有心肝之人,无不痛恨此党者,此真有祸中国也。”

 
顾颉刚

顾颉刚之妻张静秋与其兄张雁秋皆与国民党关系密切,当年都曾有意竞选国大。五零年代初,张雁秋被判处劳改十二年。张静秋成惊弓之鸟,便不断促顾颉刚追求进步。顾未能入选科学院学部委员,张静秋大詈之,顾遂在日记中慨叹“生当此世,人人自危”。到了文革后,四子均与其划清界限,其妻甚至出手殴打,顾日记中遂记载“静秋打予五次”。
 

1967年,顾颉刚在日记中记下一笔:“我梦见M主席不止一次,而昨夜之梦特长,M主席来我家,温语良久,同出散步。此固幻想,但足征予参加运动十个月,对M思想已渐渐接受,思想改造已有端倪,弥可喜也!”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