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報第200期:鄒魯《警告蔣介石同志書》

自由谈 | 2015-07-26 23:43:26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1922年,孫中山實行“聯俄容共”政策,鄒魯意存疑慮,乃以古為鑑,列數馬列主義不合中國之理由,稱“蘇聯之法,我國古有行之者”,“蓋商殃治秦,其法甚密,與蘇聯等。以商殃己身聰明,亦不能逃,至歎作法自斃;其重法不重情,於此可見。況秦雖已併吞六國,但一夫揭竿,天下瓦解,不旋踵而亡。較之姬周向禮重情者,東周雖弱,猶賴諸侯尊王,延數百年之祚,究何以得其利,而無其弊乎?”

2、1923年8月,蔣介石任“孫逸仙博士代表團”團長,率隊赴俄,實地考察政治、黨務及軍事等項。前後歷時四月,期間所見所感,使蔣對容共政策轉生疑慮,乃至消極抵制,日後反共,實緣於此,可謂始料未及。


3、

邹鲁
1924年1月,鄒魯任中央執行委員兼青年部部長,負責指導黨務合作,此係國共合作之關鍵環節,亦為矛盾衝突之焦點所在。鄒魯既經具體實踐,逐漸形成分共、反共主張,其後召集主持西山會議,實源於此。


4、1924年3月12日,蔣介石回國後致函廖仲愷,嚴厲指責蘇俄,聲稱“俄黨殊無誠意可言”,“俄黨對中國之惟一方針,乃在造成中國共產黨為其正統,決不信吾黨可與之始終合作,以互策成功者也。”蔣於多年之後猶有憶及:“上午,在寓整理舊稿,見十三年春覆仲愷函,言蘇俄之居心叵測甚詳,閱之自慰。徒以總理既決心聯俄,不能轉移其方針,乃只有赴粵任事,以圖逐漸補救。”



5、蔣介石致廖仲愷函又稱:“至其對中國之政策,在滿、蒙、回、藏諸部,皆為其蘇維埃之一,而對中國本部未始無染指之意”,“彼之所謂國際主義與世界革命者,皆不外凱撒之帝國主義,不過改易名稱,使人迷惑於期間而已。所謂俄與英、法、美、日者,以弟視之,其利於本國而損害他國之心,則五十步與百步之分耳。”


6、假借蘇聯軍事援助及中共黨人協贊,軍事首領蔣介石取得鎮壓商團、兩次東征與平定楊劉“四連勝”,於“聯俄容共”政策受益最大,故與鄒魯立場大相径庭。1925年12月5日,蔣為《黃埔軍校第三期同學錄》作序稱:“吾為三民主義而死,亦即為共產主義而死”,“三民主義之成功,與共產主義之發展,實相為用而不相悖也”。12月11日,蔣宴請俄方顧問,仍復高呼“中俄同志團結萬歲”口號。


7、1925年11月23日,時孫中山停柩西山碧雲寺,鄒魯以中央三常委之一身份召開國民黨一屆四中全會,中央執行委員葉楚傖、居正、沈定一、邵元沖、石瑛、鄒魯、林森、覃振、石青陽,候補中央執行委員茅祖權、傅汝霖,中央監察委員張繼、謝持共13人出席,林森、鄒魯分別擔任會議主席。會議通過《取消共產黨員的國民黨黨籍宣言》、《開除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共產黨人李大釗等通電》、《取消政治委員案》、《取消共產(黨)派在本黨黨籍案》、《顧問鮑羅廷解雇案》等決議,分別開除共產黨人譚平山、李大釗、毛澤東等中央執行委員與候補中央執行委員職務,並取消黨籍。鄒魯提醒大家:若不及早實行清黨,恐怕“再過一年,青天白日之旗,必化為紅色矣!”史稱“西山會議”。

8、1925年12月25日,西山會議派發表《告海外同志書》,指責蘇俄顧問鮑羅廷籠絡汪精衛把持黨務,“凡一切黨務政治上重要機關,無不為共產派分子所攫奪”,惟獨黨軍例外,此誠多虧“蔣介石同志及各級官長皆為三民主義信徒,不為所動”云云。

9

西山会议现场
西山會議諸人“薄汪厚蔣”策略,意在期待蔣介石自覺反共,1926年,鄒魯在《警告蔣介石同志書》中解釋:“去歲第四次全體會議,及本年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對於同志仍未有責言者,非于同志有所私原,意或為人牽制,不能如志以行,或共產黨覆黨之謀,同志未嘗深悉。”意在離間汪、蔣關係,分化左派陣營,可謂用心良苦。

10、1925年12月25日,蔣介石觀望一月之後,發表《忠告海內外各黨部同志書》,公開批評西山會議派:“國民革命未完成之前,不應懼怕何種主義之蠶食,即使此種蠶食現象已有發生,即如你西山會議宣佈,應開除四名共產黨籍中央執行委員,而全部委員共二十四名,共產黨籍委員僅占六分之一”,便“惴惴焉惟被共產主義蠶食”,“非自暴自棄而不自振作者,決不作此奇想”,復稱:“人患不自強自立,惟國與黨亦然。本党同志能自振奮”,則“決無被他種主義蠶食之危險”,“若不自強自立,且不自悔,即嚴拒一切主義於千里之外,亦終於自行崩潰,魚爛而亡耳。”

11、《忠告海內外各黨部同志書》中,蔣介石嚴厲駁斥西山會議派對汪精衛所作攻擊,曰:關於汪精衛同志,上海《民國日報》加之罪者凡三,“蓋無一而非任意捏造。”《民國日報》稱,共產黨加入本黨,意在消滅本黨。蔣斥道:“此乃誣衊。共產黨為國民革命來加入本黨,果如所言,豈非自殺!”歎息道:“嗚呼,赤化也,共產也,俄人掌握政權也,帝國主義與軍閥之所以誣陷我者,今豈將一一出於同志之口耶?”

12、關於西山會議,當時輿論公認鄒魯為策劃及主持之人,如譚平山在1926年1月國民黨“二大”《黨務總報告》所稱:“西山會議主動是鄒魯”,“林森素來老實,或係一時感情衝動,與鄒魯究竟不同”,“至戴季陶之言論行動,非有意破壞本黨及國民政府。不過,他此次實受人利用”。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