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231期:如果罗荣桓在世

自由谈 | 2015-08-27 20:3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国史大纲》出版后,张其昀问傅斯年对此书的意见,傅答:“向不读钱某书文一字。”傅指出钱穆屡言及西方欧美,“其知识尽从读《东方杂志》得来”。张又问:“君既不读彼书文一字,又从何知此之详?”傅斯年无语。


2、

费孝通

费孝曾问杨绛:“我们做个朋友可以吗?”杨绛说:“朋友,可以。但朋友是目的,不是过渡;换句话说,你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不是你的女朋友。”费孝通很失望。1979年,中国社科院代表团访美,钱锺书和费孝通一路同行,钱锺书借《围城》里赵辛楣曾对方鸿渐说的话,跟费孝通开玩笑说:“我们是同情人”。


3、2001年,任仲夷被查出膀胱癌,于光远特去看望。任见到老友,调侃说:“我的膀胱是阿富汗,病灶是本拉登”,“治好了多活几年,治不好也活够了”。他还说,人的一生就是“呱呱地生,快快地长,慢慢地老,悄悄地死”。


4、汪曾祺晚年谈到他当右派的经历和感受,他说:“我当了一回‘右派’,真是三生有幸。要不然我这一生就更加平淡了。”巫宁坤评论说,人到极其无奈时,往往会生出这种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


5、1933年,《国立清华大学年刊》刊登了闻一多给毕业生的赠言,他说:“一个真正的兵,要离开营盘,守壕冲锋,把死人踩在脚下,自己也许也挂了彩,这人才渐渐像一个兵了……一个兵最大的出息,最光明的前途,是败,败得精光。”“朋友们,现在我将送你们这支生力军去应战。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后,再遇你们,要看见你们为着争一个理想而赢来得那遍体的鳞伤。去了!我祝福你们———败!”最后,他总结道:“恭维的话、吉利的话,是臭绅士的虚伪,我们弃,想你们也厌恶。”


6、

启功

七十年代末,拜访启功的人很多,启功自嘲说:“我真成了动物园里供人参观的大熊猫了!”有次他生病,就在门口贴了一张纸,上写:熊猫病了,谢绝参观;如敲门窗,罚款一元。柴剑虹去探望启功病情,启功说:“你没有敲门,所以不必罚款了。”这件事后来黄苗子知道了,写了一篇《保护稀有活人歌》登在人民日报上。


7、1933年,毛泽东对冯雪峰说:“今晚约法三章:一不谈红米南瓜,二不谈地主恶霸,不谈别的,只谈鲁迅好不好?”1971年,毛在同参加武汉地区座谈会人员谈话时说:“我劝同志们看看鲁迅的杂文。鲁迅是中国的第一个圣人。中国第一个圣人不是孔夫子,也不是我,我算贤人,是圣人的学生。”


8、

顾颉刚

顾颉刚当年讲《尚书》时,学生谭其骧提出不同观点。顾不生气也不急争论,让谭把自己的想法详详细细写出来。后谭把自己考证的史料、前人注释一一写出,顾看后亦回了几千字的长信,深入探讨该问题,谭再查资料再写。最后,顾将两人讨论的书信与相关资料印成讲义发给同学,肯定这一问题 “二千年来的学者再也没有像我们这样清楚了”。曾有学生问湖南作家刘诚龙“武大郎开店”的反义词,刘答:顾颉刚开坛。


9、

罗荣桓

吴东峰问李作鹏:“《大决战》中的林彪演的如何?”答:“假林彪。”问:“罗荣桓呢?”答:“假罗荣桓。”问:“刘亚楼呢?”答:“假刘亚楼。”李说:“罗不是那种人,他从来不会抬高自己,贬低林。若罗在世,此片肯定通不过。”李说,写林的书大多数写得不像,只有张正隆的《雪白血红》好一些。


10、溥仪被抓到苏联后,曾组织“皇室马列学习小组”,每天早晨学联共党史,晚上学《真理之声》,他希望加入苏联共产党但被拒绝,他向苏联内务部官员说:“共产党中连一个皇帝都没有吗?真遗憾!让我头一个加入就好了。”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