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341期:胡宗南是不是地下党?

自由谈 | 2016-03-07 00:5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救国乃青年责任!
1924年3月,胡宗南通过上海分考场初试后,抵达广州参加黄埔军校复试。因身材较矮,初试被拒,但胡宗南不服气,在考场厉声质问“凭什么不让我参加国民革命?革命是青年的义务,救国是青年的责任,国家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再不发动青年,还有希望吗?”,他的质问,竟然引起了廖仲恺的注意,最终胡宗南得以破格录取。


2.带着棺材打仗!
1944年,洛阳失陷,胡宗南来到潼关,召集部队训话,慷慨陈词之余,甚至抬出一具棺木。胡宗南对着部下,军长,师长们对天发誓,他这样说“如果这次不能打败日寇,这便是我胡某人的棺材!”这是那时候敢死队的杨廷华老先生回忆的。最后战士们奋起杀敌,终于击退日寇。

胡宗南同样重视军纪,他派人在墙上刷标语“第一师为解放西北民众痛苦而来!”“第一师不拉夫!不征粮,不派饷!现钱买卖,公平交易!”他严令官兵不得擅自闯入民房,没有安顿驻地则露营在外。另外派军队打扫街道,修整道路桥梁,为老百姓做水利工程,栽种树木等惠民实事,还帮助人民开展治疗疫病等痛苦。


3.熊向晖请求原谅!
熊向晖在过世以前,曾经向胡宗南的儿子传话,强调自己是先在清华时加入地下党,所以不得不遵行他们的意思做事。熊向晖说“我对你父亲终身感念,请你们务必原谅我!”熊向晖早在这之前,就向胡宗南妻子写信,强调他没有做过对不起胡宗南的事情。

1949年11月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设宴,向“起义”的张治中介绍熊向晖,并且郑重强调熊向晖不是从国民党军队“起义”,而是归队。张治中震惊不已。

4.要比共产/党还革命!
胡宗南责成熊向晖起草“施政纲领”时“要比共产‘党还革命”,以“彻底实行三民主义”为主旨,要点包括“实行政治民主,穷人当家作主”;“豁免田赋三年,实行耕者有其田”;“普及教育,村办小学,乡办中学,县办大学”;“不吃民粮、不住民房、不拉民夫、不征民车”,以及“拥护国民党”和“拥护蒋主席”等等。

胡宗南在进攻延安的时候,要求部下准备了一台可以随时收听延安广播的收音机,并带上了《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和《精忠说岳传》等长篇小说。——胡宗南说,仗打起来,就是军长师长旅长们的事了,他只需要等着看捷报。图为赫赫有名的胡宗南“天下第一军”。

5.红色间谍作用有多大!
 但胡宗南的25万大军,进攻延安只得到了一座空城,最终与毛泽东擦肩而过。胡宗南占领延安不过两个月,中共就打了三场大胜仗,新华社向全国广播,宣布毛泽东依然留在陕北。1947年2月28日,蒋介石在南京主持攻打延安的军事会议,会后,蒋单独召见胡宗南,蒋说“以后有什么意见,可以和刘次长商量。”当时军队国家化,统一由国防部下指令,而担任国防部参谋次长的刘斐,谁都没料到他是地下党。刘斐在1930年入党,加入白崇禧的部队。于是刘安祺将军后来生气地说“国军简直是跟着刘斐和郭汝瑰的魔棒走!”

不过郭汝瑰曾将《国军整编情况》、《国军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和《1948年12月江防计划及国军京沪地区江防防备图》等9份绝密文件交给地下党,但据说因为国民党特务追踪,而这9份文件并未传递给中共。而杜聿明一直对郭汝瑰“这个小鬼”心存疑虑,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一直防范郭。而多年以后,据说杜聿明在临终前,还逼问前来探病的郭汝瑰,“你到底是不是地下党!”


6.入川救蒋先生
1949年5月胡宗南到汉中,一出西安,他即力主部队应该进军四川,稳定政局。无奈当时的代总统李宗仁坚决不允,足足耽误了大半年时光。而当年11月蒋介石自台湾飞重庆指挥,要胡宗南下四川。胡宗南说“现在为时已晚,大部队入川,无异等着被共军瓮中捉鳖!”那时候蒋不断从重庆打长途电话到汉中,要胡接电话。胡宗南一反常态,不接电话,最后连打三次电话,胡宗南被迫接了,俞济时告诉他说“总裁有令,要你马上带部队下四川!”

胡宗南主持陕甘川绥靖公署议事,他在会议上告诉属下,“如果把大部队带进四川,会被共军歼而灭之。日后,会说是我胡某人丢掉大陆的”
但参谋长罗列起立,直言”我们不下去也不行,如果我们不入川,蒋先生势必成共军俘虏,你胡某人责任更大!“胡宗南流着眼泪开始部署入川!

7.名不虚传第一军
当时刘伯承率领二野,林彪率领四野从武汉直逼广州,再攻四川,彭德怀的一野,从陕西,甘肃一路追来。而胡宗南却要面对四川乱局,刘文辉,邓锡侯的部队摇摇欲坠,将要”起义“,而黄埔系部队宋希濂,罗广文部纷纷溃败。此种情势下,胡宗南所部边走边打,竟然还打了几个胜仗,俘虏了几百人,共军众口相传”怪不得这是第一军”。

8.但大势已去,1949年12月9日,蒋介石离开重庆,胡宗南赶赴西昌安定局面,胡仅仅调第一军第一营,即解决了刘文辉的一个师。而胡宗南部在西昌最终扩充一万多人,当时西南冬季湿冷,胡宗南部毫无军火弹药供给,成都之战,牺牲6位师长,从军长到兵团司令不是负伤就是被俘,属下团营连长阵亡无数,换来国府撤退台湾,为蒋介石做好断后。

9.李代桃僵
而胡宗南部队最终在西昌受到共军围剿。当时从台湾派来飞机要接胡宗南等将领走,仍然是这个参谋长罗列,诤言”现在喊出口号活捉胡宗南,你被活捉了,对党国有什么好处。谁还能号召失散的部队“。罗列要李代桃僵,作伪装成刘邦的纪信,代替胡宗南指挥部队。罗列督促胡等人上飞机,留下坐镇指挥。当时罗列在乱军之中受伤昏迷,为彝族援救隐匿。台湾亦以为罗列战死,将其入祭忠烈祠。不过罗列终于死里逃生,得到当地人民帮助,辗转逃亡香港,来到台湾。胡宗南闻之大喜,犹如戏文小说一般,火速为罗列办好入境证明,后来又在1959年向蒋介石推荐罗列出任陆军总司令。


10.相隔大陈岛
当初来到台湾,一度传言要胡宗南出任参谋总长,但胡宗南愿意申请到大陈岛去,亲自指挥大陈海上游击队。他对人说:“身为党国将领,一切听从安排,哪有讨价还价的道理。”这话传到蒋介石耳里,蒋介石称赞说:“寿山还是当年的寿山。”而到了1960年,蒋经国来找胡宗南,要他去做参军长,却被拒绝了。胡宗南只说”请你跟‘总统’说,我已经有心脏病,不能再做了“,隔了两年,胡宗南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溘然长逝。

朝鲜战争结束后,解放军腾出手,对舟山海域附近的一江山岛坚决发动作战,不久解放军以优势兵力攻占了一江山岛,而“国军”赖以一江山岛为屏障的大陈岛不保,最终国民党被迫自大陈岛撤退,在美军“第七舰队”协助下,18000多名大陈岛居民遂随国民党军队撤到台湾,同胞从此咫尺天涯。

本文部分素材来自凤凰周刊作品集《机密档》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