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348期:张学良自述西安事变动机

自由谈 | 2016-03-20 20:23:27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1960年代,钱穆赴美讲学,蒋梦麟问他:“我已经读你的《国史大纲》到第5遍了,似乎你的书说古代的优点太多,说缺点很少。”钱穆反问:“书中所写的优处,有没有不妥当的地方?”蒋梦麟答:“没有。”钱穆说:“既然没有,那就无妨。如今国人喜欢批评中国旧传统,却绝口不提优点,我的书可以矫正这个偏颇。你觉得如何?”蒋梦麟点头称是。


2、

钱穆《国史大纲》出版后,张其昀在重庆见到傅斯年,问傅对这本书的意见。傅斯年答:“向不读钱某书文一字。”并表示:钱穆屡屡言及西方欧美,但他的这些知识尽从读《东方杂志》得来。张其昀问:“你既然不读钱穆一个字,又如何知道得如此详细?”傅斯年不答。



3、1946年夏,一群中国记者在庐山牯岭小学访问宋美龄,有记者问:宋子文和孔祥熙做了那么大的官,为何还要经商赚钱?宋不高兴地答道:“经商赚钱有什么罪过?你们难道没有看见美国的高官不少人出身于商界?”


4、

日本受降仪式上,有记者请徐永昌对国内的人说几句话。徐说:“今天是要大家反省的一天,假如他的良心告诉他有过错误,他就应该勇敢地承认过错而忏悔。”在举国欢腾之际,这番话有点不合时宜。5年后,徐解释自己为何会这样说:“说到日本侵华,自前清同治末年起,已经七十余年,在这长久的时期中,我们的国家未能做到自固吾圉的必要措施,这是我们应该忏悔的。”


5、1935年冬,阎锡山从南京开会回晋,在一个总理纪念周上,痛哭流涕地大骂公务员不做甚务甚,并说很想关闭城门,把这一城人全烧死。散会后,徐永昌问省政府秘书长王尊光:“总司令今天如此发脾气,是不是嫌我不尽责,要杀我?”王说:“他骂人是常事,今天不知有什么感慨,发了大脾气,何能牵扯到你身上?”徐默然不语。


6、80年代初,傅汉思、张充和邀请沈从文夫妇赴美。行前沈从文自嘲,此来只要如“熊猫”给人看看,便已完成大半任务。但在美国3个半月,沈从文到15所大学做了23场演讲,活动和收获都远超预期。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讲《二十年代的中国新文学》,末尾说:“我今年78岁,依照新规定,文物过80年代即不可运出国外,我也快到禁止出口文物年龄了……所以我在今天和各位专家见见面,真是一生极大愉快事。”


7、有一则轶事颇能体现张作霖的性情。据传,有一次张作霖应邀出席酒会,席间一位日本名流要张题字。张写了一个神威勇猛的“虎”字,赢得满堂喝彩,之后署名“张作霖手黑”。秘书小声提醒:“黑字下面少了个土。”张作霖两眼一瞪,大声骂道:“妈拉巴子,你懂个屁!谁不知道黑字下面加个土念墨?我这是写给日本人的,不能带土,这叫寸土不让!”


8、

张学良晚年自述发动西安事变动机,他对唐德刚说,他的弱点是一辈子没有上司。唐问:老帅不是吗?张答:他是父亲,父亲与上司毕竟不同。唐又问:蒋介石呢?张笑了:所以,他对我发脾气,我就把他抓起来呀。张说,抓蒋前夕,部下于学忠问:“抓容易,可是将来怎么放呢?”张答:“现在不能考虑到那许多,先抓起来再说。”


9、张作霖评价袁世凯时,对其推崇至极,认为只有袁的能力智力,足以统一中国,可惜误于群小,忽起帝制运动,中道而殂。评段祺瑞时,张说:他虽有刚愎之性,但用人不疑,对人诚实,不用权术,故门生故旧人才众多,无一不乐为之用。最可惜的一点是,过于信靠徐树铮。徐的才能胜过杨宇霆,但锋芒太露,反而拖累了段祺瑞。张作霖看不起黎元洪:碌碌庸才,靠了一时运气,做了副总统,还要乱出主意,以至府院不和。曹汝霖感叹说,别看张作霖没什么高深的文化,但识人精准,一针见骨。


10、西安事变后,蒋得到大面积支持,于是组织全面抗战。有人将此事归功于张学良,张在晚年也不无得意地说:“好像灯泡,暂时把它关一下,我给它擦一擦,再把它打开,让它更亮。实际上我这样做,他不是更亮了?”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