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陈公博临刑

自由谈 | 2016-04-30 01:18:41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朱德的母亲生下他时,给他取的乳名叫“狗儿”。朱德小时候,朱家有时也按川北习俗,称呼他为“狗娃子”。朱德4岁时,父亲按照朱家的祖传字辈,给他取名“朱代珍”。1895年,他的私塾先生又给他改名为“朱玉阶”,希望他往后用功读书,要像玉石那样洁白做人,立志沿着玉石砌成的阶梯,步步登高。

 

罗荣桓的父亲罗国理按照族谱的行辈,给他取名慎镇,字雅怀,号宗人,大家都称他“罗宗人”。1914年,罗荣桓家斜对面的一个祠堂里,办了一所小学,叫罗氏岳英小学。学校一开学,罗国理便把罗宗人从私塾转学入高小一年级读书。岳英小学第一任校长罗炳文,嫌罗宗人的名字不好听,罗国理便请这位兼教国文的校长另给他起个名字。罗炳文略作沉吟,顺手取一张纸,写了“荣桓”二字,并解释说:“《诗》云:‘桓桓于征’。‘桓桓’者,威武也;‘征’者,征伐也。我看令郎年纪虽小,但长得十分魁梧,现在国家正是多事之秋。令郎将来讲习武事,建功军旅也未可知。”罗宗人此后就改名为罗荣桓。

 

1945年,左舜生、傅斯年等六参政员访问延安时,他们主动要求见一见王明。左舜生以一个“局外人”的视角,观察到王明一家的屋中“除了一床一桌和几张板凳以外,别无长物。看他的太太和小孩的样子,似乎是营养不良,保健饭未必于他们有份,甚至有人揣测他们是从另一地方被搬来给我们看的……在参政会颇能表现一种斗争精神,领袖欲似乎很强……我们这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他已经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什么英雄气概已没有了。”左舜生想不到的是,他印象中这位有“斗争精神”的老朋友,当时固然是只“斗败的公鸡”,被迫对自己的“错误”做了检讨,但其实一直心有不甘。1949年后,王明为了抗拒进一步的自我批评,1950年以治病为名去了苏联。1953年回国后仅仅两年,他就又一次前往苏联,直至1974年去世。在这几乎二十年的时间里,王明没有一天不在“斗争”,即使弥留之际,还在准备将那本著名的《中共五十年》付梓刊行。

 

1927年12月1日,一场辉煌盛大的婚礼在上海大华饭店里举行,新郎蒋介石实岁40,新娘宋美龄实岁30。大华饭店里嘉宾满堂,主婚人是北京大学前校长、国民政府教育部长蔡元培,前来参加婚礼的国民党政要有:汪精卫、吴稚晖、褚民谊、戴季陶、叶楚伧、邵力子等。英美日法及其他一些国家的领事、记者等也出席了婚礼。当时上海新闻报道称,“这次婚姻使得南京军队过去最强有力的领导人和新娘的哥哥宋子文博士的家庭以及国民党创始人,已故孙中山博士的家庭联结成一体。”

 

在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之前,宋氏家族就已经因为宋庆龄与孙中山的婚姻,进入了中国政治的权力核心。宋氏姐妹的父亲宋耀如是孙中山先生早年革命事业的支持者,宋家则为上海地区首屈一指的买办家族。有一种说法认为,如果没有孙宋联姻,宋家成员不可能步上政治坦途,蒋介石也许不会强烈追求宋美龄,中国近、现代史或将改写。

 

在西安事变中,苏联对中共的影响是最富戏剧性的。张学良捉蒋后,中共上下(除周恩来之外)都是一片喊杀之声,下面是张国焘回忆中的有关记载:平素持论温和又不多发议论的朱德竟抢先表示:“现在还有甚么别的话好说,先将那些家伙杀了再说。”(回忆录第三册330页)一直在那里狂笑的毛泽东也接着表示:“这件事我们应该站在后面,让张杨去打头阵。”(同上)


抗战胜利后,陈公博作为汪伪政权的第二号巨头,被判处死刑。他死前的绝笔,是应典狱长之请所写的一副对联:“大海有真能容之量,明月以不常满为心。”据金雄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记:“当他这副对联写得只留最后三个字时,他发现身后有几个法警立在那里,这情形是不寻常的,因为狱室中平时绝没有法警会进入。陈公博是够机警的,他已明白这是什么一回事了。他回头笑笑问法警:‘是不是来提我执行了?’法警们竟然不好意思直认,还是呆呆地立在那里。不回答就是证实,于是公博又说:‘那么请劳驾再等几分钟,让我先把这对联写完了吧。’他又继续写了‘满为心’三个字,又加写了上下款。 ”

 

王元化八十年代在致黎澍、李锐函中也曾提到陈公博临终这副对联:“我生性愚直,言既出口,义无反悔。陈公博于临刑前(应苏州典狱长之请)书一联尚称:‘大海有真能容之量,明月以常不满为心。’我们难道还不如他(哪怕只是意愿),虚怀若谷,有容人容物之量么?” 这一联语,辞工意远,并非陈公博所为。林则徐留有楹联手迹:“大海有实能容之度,明月以常不满为心。”署“竢邨退叟林则徐”,与陈公博所写的版本又有小异。往后,郭沫若于1963年曾有写给秦皇岛海员俱乐部一联:“大海有真能容之量,明月以不常满为怀。”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