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朱光潜:谈冷静

自由谈 | 2016-05-14 03:3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德国哲学家尼采把人类精神分为两种,一是阿波罗的,一是狄俄倪索斯的。这两个名称起源于希腊神话。阿波罗是日神,是光的来源,世间一切事物得着光才显现形相。希腊人想象阿波罗凭临奥林庇斯高峰,雍容肃穆,转运他的弈弈生辉的巨眼,普照世间一切,妍丑悲欢,同供玩赏,风帆自动而此心不为之动,他永远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狄俄倪索斯是酒神,是生命的来源,生命无常幻变,狄俄倪索斯要在生命幻变中忘却生命幻变所生的痛苦,纵饮狂歌,争取刹那间尽量的欢乐,时时随着生命的狂澜流转,如醉如痴,曾不停止一息来返观自然或是玩味事物的形相,他永远是生命剧场中一个热烈的扮演者。尼采以为人类精神原有这两种分别,一静一动,一冷一热,一旁观,一表演。艺术是精神的表现,也有这两种分别,例如图画、雕刻等造形艺术是代表阿波罗精神的,音乐、跳舞等非造形艺术是代表狄俄倪索斯精神的。依尼采看,古代希腊人本最富于狄俄倪索斯精神,体验生命的痛苦最深切,所以内心最悲苦,然而没有走上绝望自杀的路,就好在有阿波罗精神来营救,使他们由表演者的地位跳到旁观者的地位,由热烈而冷静,于是人生一切灾祸罪孽便变成庄严灿烂的意象,产生了希腊人的最高艺术——悲剧。

尼采的这番话乍看来未免离奇,实在含有至理。近代心理学区分性格的话和它暗合的很多,我们在这里不必繁引。尼采专就希腊艺术着眼,以为它的长处在以阿波罗精神化狄俄倪索斯精神。希腊艺术的作风在后来被称为“古典的”,和“浪漫的”相对立。所谓“古典的”作风特点就在冷静、有节制、有含蓄,全体必须和谐完美;所谓“浪漫的”作风特点就在热烈、自由流露、尽量表现、想象丰富、情感深至,而全体形式则偶不免有瑕疵。从此可知古典主义是偏于阿波罗精神的,浪漫主义是偏于狄俄倪索斯精神的。

“古典的”与“浪漫的”原只适用于文艺,后来常有人借用这两个形容词来谈人的性格,说冷静的、纯正的、情理调和的人是“古典的”;热烈的、好奇特的、偏重情感与幻想的人是“浪漫的”。人禀赋不同,生来各有偏向,教育与环境也常容易使人习染于某一方面,但就大体来说,青年人的性格常偏于“浪漫的”,老年人的性格常偏于“古典的”,一个民族也往往如此。这两种性格各有特长,在理论上我们似难作左右袒。不过我们可以说,无论在艺术或在为人方面,“浪漫的”都多少带着些稚气,而“古典的”则是成熟的境界。如果读者容许我说一点个人的经验,我的青年期已过去了,现在快走完中年的阶段,我曾经热烈地爱好过“浪漫的”文艺与性格,现在已开始逐渐发见“古典的”更可爱。我觉得一个人在任何方面想有真正伟大的成就,“古典的”、“阿波罗的”冷静都绝不可少。

要明白冷静,先要明白我们通常所以不能冷静的原因。说浅一点,不能冷静是任情感、逞意气、易受欲望的冲动,处处显得粗心浮气;说深一点,不能冷静是整个性格修养上的欠缺,心境不够冲和豁达,头脑不够清醒,风度不够镇定安详。说到性格修养,困难在调和情与理。人是有生气的动物,不能无情感;人为万物之灵,不能无理智。情热而理冷,所以常相冲突。有一部分宗教家和哲学家见到任情纵欲的危险,主张抑情以存理。这未免是剥丧一部分人类天性,可以使人生了无生气,不能算是健康的人生观。中外大哲人如孔子、柏拉图诸人都主张以理智节制情欲,使情欲得其正而能与理智相调和。不过这不是一件易事。孔子自道经验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才算是情理融和的境界,以孔子那样圣哲,到七十岁才能做到,可见其难能可贵。大抵修养入手的工夫在多读书明理,自己时时检点自己,要使理智常是清醒的,不让情感与欲望恣意孤行,久而久之,自然胸襟澄然,矜平躁释,遇事都能保持冷静的态度。
  
学问是理智的事,所以没有冷静的态度不能做学问。在做学问方面,冷静的态度就是科学的态度。科学(一切求真理的活动都包含在内)的任务在根据事实推求原理,在紊乱中建立秩序,在繁复中寻求条理。要达到这种任务,科学必须尊重所有的事实,无论它是正面的或反面的,不能挟丝毫成见去抹煞事实或是歪曲事实;他根据人力所能发见的事实去推求结论,必须步步虚心谨慎,把所有的可能的解说都加以缜密考虑,仔细权衡得失,然后选定一个比较圆满的解说,留待未来事实的参证。所以科学的态度必须冷静,冷静才能客观、缜密、谨严。尝见学者立说,胸中先有一成见,把反面的事实抹煞,把相反的意见丢开,矜一曲之见为伟大发明,旁人稍加批评,便以怒目相加,横肆诋骂,批评者也以诋骂相报,此来彼去,如泼妇骂街,把原来的论点完全忘去。我们通常说这是动情感,凭意气。一个人愈易动情感,凭意气,在学问上愈难有成就。一个有学问的人必定是“清明在躬,志气如神”,换句话说,必定能冷静。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