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钱钟书与胡乔木的交情

自由谈 | 2016-05-29 21:38:04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胡乔木


钱锺书先生不仅是学者,也是诗人,同是诗人的胡乔木非常尊重他,发表诗词之前请钱老斟酌修改。钱老改完,曾复函云:“尊诗情挚意深,且有警句;惟意有未达,字有未稳。君于修词最讲究,故即(以)君之道律君之作。原则是:尽可能遵守而利用旧诗格律;求能达尊意而仍涵蕴,用比兴,不浅露,不乖‘风人’之旨;无闲字闲句(此点原作已做到,现只加以推敲)。”


胡乔木与钱钟书的交往还颇有渊源。从远处说,两人谊属同学。进大学时,钱钟书高胡乔木一级。后来胡乔木曾对人说,在清华读书时,对老师辈最景仰陈寅恪,同学少年则最佩服钱钟书。但他们当时并没有什么接触,用杨绛的话说:“他(按:胡乔木)……和钟书虽是清华同学,同学没多久,也不相识,胡也许只听到钱钟书狂傲之名。”


1949年后,钱钟书被吸纳进《毛泽东选集》英译班子,胡乔木此时已是该翻译委员会的上层领导,虽没有直接接触,可相关消息却知道得更多。据杨绛回忆,在此期间,胡乔木曾有一次不点名地批评钱钟书“服装守旧”——当时社会男女流行列宁装,男的多穿“中山制服”,可钱钟书仍一袭长袍。


翻译《毛选》时,钱钟书指出了一处原文的错误。原文大意为“孙悟空钻进了‘庞然大物’牛魔王的肚子里去了”。钱钟书的闲杂书籍读得多,记忆力又好,一眼看出了其中有误:孙猴儿从未钻进牛魔王的肚子里去。意见提出,委员会主任徐永煐也不能定夺,只能请示上级领导胡乔木。为弄清这个问题,胡从全国调来多个版本的《西游记》查看。果然,孙悟空是变成小虫子被铁扇公主吞进了肚子里,铁扇公主也不能说是“庞然大物”。这样一来,毛泽东就得修改原文了。(后来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中这段文字改为:“若说:何以对付敌人的庞大机构呢?那就有孙行者对付铁扇公主为例。铁扇公主虽然是一个厉害的妖精,孙行者却化为一个小虫钻进铁扇公主的心脏里去把她战败了。”)

钱钟书



1974年5月至1977年2月间,钱钟书夫妇因与强邻难处,被迫搬进科学院学部的一间办公室生活。此间,钱钟书曾因哮喘发作进医院抢救,胡乔木获悉后,两次寄来治哮喘的药方。到了粉碎“四人帮”后的1977年元月,钱、杨夫妇忽然被叫去看房子,紧接着就搬进北京三里河南沙沟一套四间的寓所。谁分配的房子,当时并不知道。夫妇俩先以为是自己的工作部门“文学研究所”,后来该所所长何其芳到他们家参观,却表示十分羡慕,希望也能有这样一套房,才知道与文学研究所没有关系。过了好些时候才知道是胡乔木的安排。

1977年10月,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的胡乔木来钱家,向钱钟书请教一个问题:马克思曾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他究竟是怎么说的?钱钟书立即搬出他刚修订完的《管锥编》手稿,翻到某册某页,指出答案。胡乔木见到这部手稿,大感兴趣,翻阅了一下后,见其中运用了多种外文,便说:这么多外文,不及早出版,将来谁能校对呀!钱钟书说:还没有誊清呢。胡乔木身居上层,知道新的科技手法,说可用“xerox”(影印)。这“xerox”为何意?钱钟书夫妇当时“闻所未闻”。不久,《管锥编》全部手稿在胡乔木指示下,交由中华书局用繁体排版。

1978年,钱钟书与许涤新、夏鼐、丁伟志组成中国社会科学院代表团赴意大利,参加欧洲研究中国协会第26次会议。这是十年浩劫后,中国学者在欧洲论坛首次亮相。人员的组成,当然由时任院长的胡乔木“拍板”。大会上,钱钟书以流利的英语回顾了中国、意大利文化交流的历史,展望中国和欧洲文化交流的前景。发言中,钱钟书呼吁“China no longer keeps aloof from Europe”(大意为:中国从此不再远离欧洲),打动了各国学者。


据一位曾与胡乔木一起写作文件的学者回忆:1982年5月的一天晚上,他(胡乔木)忽然告诉我“明天要去找钱钟书”,“我要请他看在我的面子上,给社科院撑撑场面,给社科院当个副院长”。这位学者后来写文章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当时笑眯眯的表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3年了,我从来只知道‘官能荣人’,现在才第一次看到了原来‘人也能荣官’。”

《听杨绛谈往事》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文革前,胡乔木对钱钟书比较冷漠,而文革后却十分亲厚,关心照顾,先后判若两人。钱钟书也不明白什么缘故。他猜想,一个人经过文化大革命,受了委屈,吃了苦头,会心胸宽厚。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