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胡适点赞陈独秀

自由谈 | 2016-10-12 09:5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李公朴碰了陈独秀的钉子
陶希圣说,有一天他去看陈独秀,一走进他家大门,就看见李公朴跑出来了。陈独秀笑着说“你知道李公朴为什么跑的那么快,他碰了我的一个钉子”,陈独秀很得意的说“现在苏俄是与纳粹德国冲突,可是有一天,苏俄与德国合作。你们又是最抗日的,那么苏俄与日本妥协,鼓励日本南进,你们最抗日的又如何转弯?”。那时李公朴的脸就红了,说了一句“苏俄与德国合作那是可能的。”,于是李掉头就走,不辞而别。陶希圣说“李公朴的脸会红吗”,两人哈哈大笑。

但陶希圣说,陈独秀去世时,苏德互不侵犯协定与苏日中立协定都没来得及缔结,他没有亲见他远见得到证实的一天!

2.自幼没有父亲
民国十年,陈独秀说他在广东,陈炯明在酒席上一本正经的问他,“外面说你组织什么讨父团?”,陈独秀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儿子有资格组织这样的团体,我连参加的资格也没有,我是一个自幼没有父亲的儿子”。周围的人呵呵大笑,再者迷惑不解。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陈独秀自幼失怙,家里只有寡母长兄。


祖父对他的评价是:要么成龙,一飞冲天;要么成蛇,落草为寇。

3.歪打正着
清末社会上的风气,就是要考上功名,光宗耀祖,才可以做大官买田置地。而陈独秀说“就去考场放个屁,也替祖宗争个气”,而他自幼聪明,不过不太用功,只看昭明文选。他的大哥脾气好,不敢十分逼他。但陈独秀第一次去县考秀才,竟遇上《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这种不通的题目,陈一怒之下,竟拿了昭明文选所有鸟兽草木难字与康熙字典荒谬的古文,凑合做了一篇皇皇大文。结果歪打正着,这篇文章竟然被亲自收卷的考官赏识。过了几日,捷报传来,陈独秀竟然是幼童与县府考试的第一名。

那时陈独秀才十七岁,安徽怀宁全城都在传他的各种传说,什么城外迎江寺宝塔是陈家祖坟的一管笔,令他母亲掉下眼泪。但谁知道这名年轻的秀才,将来变化成为康党,乱党,共党,一生传奇坎坷。并不是像乡亲父老想象的举人,进士,状元郎。

4.总书记失踪了
大约1925年底或1926年初,陈独秀突然不来中央机关看文件了。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地址,没有办法找他。中央秘书处秘书任作民首先恐慌起来,报告了主席团成员张国焘、瞿秋白、彭述之,“他们也恐慌起来”。广东区委书记,陈独秀的儿子陈延年来上海汇报或开会,陈延年这个硬汉子,从来不喊父亲的人,此刻也哭起来。总书记失踪了!可不是一件小事。不过中央交通员到轮船上把陈独秀找了回来,父子又一次在惊喜中相聚。陈向大家解释说:他生了伤寒病,进了医院,做医生的女伴服侍他。

但他的情人是谁,陈独秀守口如瓶,也许就是在这些特立独行的行为,才能体现出陈独秀的性情。

5.陈独秀沉思了六七年的话
胡适发现了陈独秀生命中最后论文和书信,陈独秀说“这是沉思了六七年”的结论,让胡适击节赞赏,陈独秀说“我只注重我独立的思想,不迁就任何人的意见,我代表任何人,我已不棣属于任何党派,不受任何人命令指使。将来谁是朋友,现在完全不知道,我绝对不怕受孤立”。当时人们还把陈独秀看成一个托派,但他已在声明中“不代表任何人,不受任何人命令指使”。

陈独秀在1939年公开表态说“赞助希特勒或反对希特勒,都不能含糊两可”,“现在德俄两国的国社主义,以及苏俄的秘密警察格别乌政治,都是现代的宗教法庭,人类若是胜利了,则必须打倒这个比中世纪宗教法庭还要黑暗的政治”。图为胡适, 陈独秀 和鲁迅——中国现代三大思想巨人。

6.预判世界形势
美国当时还没有卷入世界大战,但罗斯福对英法两国援助已很明显。胡适说陈独秀对世界大势判断很明确,毫不迟疑的宣布自己希望世界大战胜利属于英法美。陈独秀说若是德俄战胜了,人类将更加黑暗至少半世纪,若是胜利属于英法美,则首先能保持资产阶级民主,然后才能走向大众民主”。

但陈独秀这种言论,在当时他的阵营里属于大逆不道的荒谬言论。陈独秀甚至在给西流的信中说,“大家醒醒吧,若今后的革命仍旧认为民主已过时,那就只能听凭格别乌蹂躏全人类”。他指出苏俄排斥议会制度,排斥民主,是苏俄堕落的最大原因。电影《建党大业》的陈独秀,但他曾成为"托派",最后连托派都退出了。

6.陈独秀是终身反对派
陈独秀晚年有许言论,让胡适和陶希圣为之欣喜,陈独秀仿佛又回到了五四时代的意气风发,他还是高呼“科学,近代民主制,社会主义,乃人类社会最近三大发明,至可宝贵。这是几千万民众流血斗争了五六百年的成果”。胡适说,从我的死友(陈于1943年早已去世)陈独秀言论,寻找出一些有价值的部分。陈独秀甚至公然提出“弟自来立论,不喜空谈任何主义。圈子即是教派?而正统则等于中国宋儒所谓道统,此等与弟口胃不合,见得孔教道理有不对处,便反对孔教,见第三国际有不对处,便反对他,对第四国际,第五国际,都是如此。”

陈独秀甚至得意洋洋,以‘’终身反对派”自诩,他说”适之说弟是一个终身反对派,事实如此,非故意为之,事实迫我不得不如此!”

7.张之洞害了我们
陈独秀在抗战中,对于社会现状说“我们应尽力反抗帝国主义的危害,但不应拒绝他们的文化,如果拒绝外来文化的保守倾向,使自己民族文化停滞而走向衰落,中国文化有自己的优点,如果渲染过当,就会高高在上,将民生国防的物质文明,排除在文化以外”。陈独秀痛斥说“在抗战,发生万分不该发生的事情,把口里哼哼诗词,手里耍耍笔杆的‘文人’,无端改称为文化人,这和日本称中国为‘文字国’同样是对中国文化之讽刺”。陈独秀说这是继续义和拳抵挡枪炮,还是用标语口号来抵挡飞机大炮坦克。

陈独秀大声疾呼,“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已经害了我们半个世纪,我们不要再高唱本位文化,东方文化来害后人”。陈独秀作为一个清末秀才,康梁乱党,以及中共创始人,此刻又独树一帜开始他新的呼吁了。

8.康生说陈独秀领日本津贴
彭述之的看法与陈独秀的最为接近。托派领导之一彭述之说“只要蒋介石进行抗战一天,我们就支持他一天,暂时不提出‘推翻国民党政府’的口号。而郑超麟则说,抗战是“是日本天皇与得到美帝支持的蒋介石之间的帝国主义战争论”

但根据陈独秀的一贯思想、作风和性格,他是决不会去延安的,所以1938年初康生等便在《解放》周刊等中共刊物上诬称陈独秀是“汉奸”“每月领取三百元津贴的日本侦探”。 彭述之在担任中央宣传部长之外,还自告奋勇地兼管中央妇女委员会的工作。而负责妇委工作的正好是向警予,两人很快坠入情网。

9清国总理衙门
陈独秀对于欧洲战争的形势很明确的说,“现时敌人,不像清国总理衙门可以被外国人的大言壮语可吓到。苏联驻美国大使李维诺夫在纽约的聚餐会,说的很清楚,余信时间之因素,为作战双方均不可恃之战争,但这必须得敌方在该期间内无所事事,方克有济”,陈独秀很感慨的说“必须要对美国人的最后胜利天然必属于我,德意日只有失败,这等轻浮的乐观,加以痛斥”。我们要取得最后胜利,必须戒除轻浮的乐观。

陈独秀说哈利法克斯这种轻浮的乐观是张伯伦内阁的罪人,也不可相信某些人的胡吹,以为俄国在战争中实力已经超越了英美,可以击溃希特勒。哈利法克斯忘记了不能用魔术把美国潜在的力量变成军器!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