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陈独秀血的教训

自由谈 | 2016-10-12 16:1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笔名的来源
陈独秀一生用过的名字,据查考有38个之多。在报刊上曾用“三爱”、“仲甫”、“只眼”、“实庵”、“致中”等。签发中共中央文件,常用“T·S·Chen”。党内同志谈话常称呼为“老先生”、“老头子”,或在党内文件中干脆简称一个“老”字。别人讽刺他,说用独秀的笔名,颇为自大,其实这只是来自于家乡“独秀山“。

在北大他月薪300块大洋。当了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就靠组织上每月三四十元的津贴和出版的《独秀文存》的版费维持生活,有时只有一件汗衫,一天喝两顿稀粥。缺钱的时候,陈独秀经常来到亚东图书馆,但又不好意思主动向人直接要钱。于是汪孟邹“见他坐的时候多了总要问他一句:‘拿一点钱吧?’他点点头,拿了一元、二元,再坐一回,再去了”。

2.胡适羡慕他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替他扛旗的胡适,在陈独秀入狱后,反倒发了一通怪论,“我真羡慕陈仲子,匍匐食残李时,有许多闲暇著述。陈仲子脱离苦厄后,肯定不能安心著作。”

陈独秀创办《新青年》杂志名扬全国。蔡元培因此特聘他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不过陈独秀并不专注在校开课当老师,而是致力投入文科改革。当五四运动兴起时,陈独秀在箭杆胡同9号的寓所成立了新文化运动的指挥部。图为胡适,蔡元培正准备仗义相救 陈独秀

3.在监狱研究
壮年时陈独秀曾大发宏论:“世界文明发源地有二:一是科学研究室,一是监狱。我们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这才是人生最高尚的美的生活。”

曾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的陈独秀重作旧业,写成一部《实庵字说》,成为他的遗世之作《小学识字课本》的底稿。他甚至还托胡适找来《原富》,《经济学与赋税原理》。

4.陈独秀不去延安
1937年,在狱中被关押了五年的陈独秀出狱,毛泽东和张闻天则发布通电,欢迎陈独秀回延安,只提出回党工作的条件:放弃过去的一切主张,并表示对当前中央的拥护。蒋介石亦提出,愿提供10万元给陈独秀,让他组党。但他拒绝了任何一方,1920年代全国最有影响力伟人评选中得票数仅次于孙中山的陈独秀,最后还是成为孤家寡人。

不去延安的下场就是群起声讨,例如王明发言,“我们可以与蒋介石及其属下的反共特务合作,但不能与陈独秀合作……陈即使不是日本间谍,也应该说成是间谍。”

5.陈独秀又是汉奸
陈伯达在《解放》上发了一篇万字长文,批陈“不但是共、产主义事业的背叛者,也是民族的背叛者,而且是中国文化的背叛者”。陈独秀给《新华日报》写信抗议,“汉奸”风波越闹越凶,周恩来出面,力劝陈“不要活动,不要发表文章”。

北大时期开始跟随他的学生张国焘。张国焘拍桌子大骂陈为“投降主义”,“二大”上,张国焘就曾说过,“要像列宁反对普列汉诺夫那样,反对自己的老师”。
张国焘、彭述之等人的记述都曾提及,陈独秀的“谈吐不是学院式的,十分引人入胜,他往往先提出一个假定,然后层出不穷地发问,谈得起劲时,双目炯炯发光,放声大笑"

6.拿陈独秀和谭嗣同相比
毛泽东在北大当图书管理员时,曾遍访各位名师,如胡适,傅斯年等人,他对陈独秀印象更为深刻,他对蔡和森说“前之谭嗣同,今之陈独秀,其人者魄力雄大,诚非今日俗说可比拟”。

毛泽东在接受斯诺的采访,他还说自新文化运动以后,“陈独秀、胡适代替了梁、康,做了我崇拜的人物”。

7.康有为可以骂陈独秀
胡适在1917年刊于《新青年》的《归国杂感》中写道,“二十年前的中国,骂康有为太新,二十年后的中国,骂康有为太旧。如今康有为没有皇帝可保了,很可以做一部《冀教续篇》骂陈独秀了。”

晚年的陈独秀孑然一身,但这倔老头自己还兴致勃勃的写出了:“天才贡献于社会者甚大,而社会每迫害天才。成功愈缓愈少者,天才愈大;此人类进步之所以为蚁行而非龙飞。”

8.血的教训
1919年,陈独秀第二次入狱,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撰文高呼:“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

1937年陈独秀第三次入狱获释,毛泽东接受英国记者贝特兰采访时,话就变了“陈1927年的投降主义,引导了那时的革命归于失败,每个党员都不应该忘记历史上这个血的教训”。

9.演讲陈独秀就不好吃饭
1932年,陈独秀被捕后,激起了各地大学生的关注和争议。当时北大学生们邀请许德衍,施复亮和陶希圣等人演讲陈独秀,陶希圣拒绝参加这类活动,最终施复亮去了,结果反对派和干部派学生轮番嘘场,施复亮讲文学革命,推重陈独秀,干部派学生不满意,反对派学生鼓掌;讲武汉时期的陈独秀,反对派学生又嘘起来,第三段施复亮又赞扬被捕的陈独秀坚强不屈,干部派又嘘声大作,于是施复亮只能落荒而逃,悄悄溜出礼堂。

施复亮气急败坏,急忙坐上人力车逃到陶希圣家里,走进客厅就说“我没有听你的话,我没有听你的话”,陶希圣则微笑的说“吃饭就不必演讲,演讲就不好吃饭。”图为年轻时的陈独秀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