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四世同堂》写蒋中正抗战!

自由谈 | 2016-10-26 10:3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老舍也曾抛家弃子
如同郭沫若为了回国抗战,曾经抛家弃子,轰动一时。其实1937年抗战爆发后,在济南的老舍也有这么一段抛家弃子的故事,他有天早上告诉妻子说“我去车站看看有没有火车,如果没有马上就回来”,当时他才自北京匆匆搬迁,全家至济南不过三个月,妻子胡潔青才生了第三个孩子。


但淞沪会战爆发,在山东的日军特务机关,以及日本海军陆战队意图占领,让老舍心神不宁。他说“战事的消息越来越坏,我怕城市会忽然的被敌人包围住,而我作了俘虏。死亡事小,假若我被他们捉去而被逼着作汉奸,怎么办呢。。。。一个读书人最珍贵的东西是他的一点气节。”他给陶亢德写信“我想念我的妻与儿女。我觉得太对不起他们。可是在无可奈何中,我感谢她。这血雨刀山的大时代,夫不属于妻,妻不属于夫,他与她都属于国家。”

2.冯玉祥给老舍写诗!

当年的“大兵诗人”冯玉祥曾异常激动地赋诗一首:老舍先生到武汉,提只提箱赴国难;妻子儿女全不顾,蹈汤赴火为抗战!老舍先生不顾家,提个小箱撵中华;满腔热血有如此,全民团结笔生花!老舍投入到抗战八年的救亡运动里,以笔作武器,他自言“怕见生人,怕办杂事,怕出头露面”的性格,他说:“在我入墓的那一天,我愿有人赠给我一块短碑,刻上:文艺界尽责的小卒,睡在这里。”

老舍说“泰安到徐州,火车时常遭受敌机的轰炸,而我的幼女才不满三个月,大的孩子也不过四岁,实在不便去冒险。我独自逃亡吧,把家属留在济南,于心不忍;全家走吧,既麻烦又危险。这是最凄凉的日子。”

3.周恩来送新华日报
在重庆,老舍成为周恩来的统战对象,他经常叮嘱报童给先生投送《新华日报》时,一定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周恩来曾经这样向众人说道:“文协的事务一定要老舍来主持,别人都不如他合适,由他出面最好!” 老舍曾一度被国民党的要人们抓住了“把柄”,并以此威胁道:“你可要提防被人利用啊!老舍哈哈一笑,“我被谁利用?我只知道老百姓,我只知道抗战!我看你们也应该叫老百姓利用利用了!”

老舍无党无派。但他鲜明地表示, “我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共党,谁真正的抗战,我就跟谁走,我就是一个抗战派!”

4.蒋中正仍是领袖
《四世同堂》中,老舍采用编年史,逐一描绘抗战八年的巍峨画卷。从“七七”事变、北京沦陷,淞沪会战和撤退,南京陷落,台儿庄大捷,武汉撤退,汪精卫叛国,珍珠港事变和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日本投降等抗战大事件。

老舍的笔下,在他描写的那些老北平人心中,蒋介石是抗战的领袖,重庆是抗战的中心。当瑞全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时,妈妈也兴奋地说,“好!蒋委员长作大元帅吧?”

5.《四世同堂》的南京
在日寇的统治下,瑞宣宁可冒着风险在夜晚走十几里路,去友人家听南京的广播。“南京的声音教他心中温暖,不管消息好坏,只要是中央电台播放的,都使他相信国家不但没有灭亡,而且是没有忘了他这个国民——国家的语声就在他的耳边!”,“南京的声音足以使他兴奋或颓丧,狂笑或落泪。”

当瑞全听到蒋委员长继续抗战的宣言。这宣言,教那最好战的日本人吃了一惊,教汉奸们的心中冷了一冷,也教瑞宣又挺起胸来。”“中央,他想,也必会派人来,抚慰民众和惩戒汉奸!”

6.《四世同堂》的抗战一周年
抗战一周年,瑞宣“他听到委员长的告全国军民的广播。 “他不再感到孤寂;他的心是与四万万同胞在同一律动上跳动着的。”汪精卫叛逆投敌,又使瑞宣发生疑惑。“他想不通一个革命领袖为什么可以摇身一变就变作卖国贼。”

“直到中央下了通缉汪逆的命令,他才吐了一口气。……这道命令教他又看清了黑是黑,白是白;抗战的立在一边,投降的立在另一边。中央政府没有变戏法,中国的抗战绝对不是假的。”

7.协助国军要光复城池
瑞宣以自己的方式关心着、分析着国际和国内形势,欧战的消息、苏德宣言、苏日协定等等。他从敌人报纸上的消息判断“我们在长沙打了打胜仗!”而向往着“什么时候,北平人才能协助着国军,把自己的城池光复了呢?”

老舍在自己的《张自忠》剧本选择了抗战中临沂之战、徐州掩护撤退等事件,集中塑造了以身殉国的国军抗战将领张自忠将军的形象

8.谁先到了重庆
《谁先到了重庆》,主人公吴凤鸣帮助弟弟凤羽逃出北平沦陷区去重庆参加抗战,自己则留在北平刺杀日本军官和汉奸,最后以身殉国。牺牲前说,“还是我先到了重庆”。

老舍在自己撰写的鼓词《二期抗战》,主题就是抗战第二年的形势。如南京撤退、河南战役、山东临沂会战、济宁会战、津浦路战斗这些抗战的大事件,他明确在鼓词中说“上有我们的蒋委员长,忠心义胆发宣言,非把日本打出去,永远没结没有完。”

9.首发扫荡报
《四世同堂》最初是在国民党的《扫荡报》上连载的。因为抗战而殉职的王礼锡先生的夫人陆晶清正担任《扫荡报》文艺副刊的主编,因为老舍这时和共产党人等左派人士也十分接近,陆晶清曾问老舍:《扫荡报》是国民党报纸,你的小说在上面连载会有妨碍吗?老舍回答说:“我是一个抗战派,只要是抗战的,发表在哪儿都一样。” 



10.老舍不敢出文集
1949年以后,老舍不敢出文集,他也觉得自己那本《四世同堂》总有些“政治”问题。人民文学出版社动员他出《老舍全集》,老舍说:我出《全集》为什么?为名?为利?两者都不必要。况且我的那些东西,也不见得通得过。我看《四世同堂》那部书就通不过,里面有蒋介石,有国民党。当时北平国民党在抗战。我没法改。现在又不抗战了,出它干吗?” 《四世同堂》在1949年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未能再版。因为那时再歌颂国民党抗战的内容的作品是不合时宜的。 

人民文学社的赵家璧回忆说“老舍就问到我巴金在沪遭蓬子的宝贝儿子(姚文元)批判的事,我一五一十地讲了。老舍就叹口气说:‘老巴的旧作,还算是革命的,尚且遭到这帮人的批判;我的旧作,例如《猫城记》之类,如果编入文集,我如果编入文集,我还过得了安稳日子吗?’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