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主席的英雄情结

自由谈 | 2016-10-27 21:40:13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西安事变发生时,国府下了三道命令:一,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不能行使职权时,由常务委员代行职权;二,行政院长一职由副院长孔祥熙代理;三,特派何应钦担任讨逆总司令。胡适在一次聚会上对陶希圣说:“希圣,你们国民党有读书人,否则无法下这种命令,这是春秋大义。”陶希圣说:“……我推想这件事处理过程中,最具影响力的可能是戴(季陶)先生。”胡适又说:“我不是国民党,我一向反对国民党、批评国民党,但是今天我要加入国民党。”之后胡适虽未加入,但接受了驻美大使的任命。

陶希圣

2、陶希圣早年和汪精卫走得很近,1940年1月21日,高宗武、陶希圣二人在香港《大公报》披露汪日密约《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及附件,此举震惊海内外。陶希圣弟子何兹全当时在重庆问:此话是真是假?陶希圣如实相告:“不是。好比喝毒药。我喝了一口,发现是毒药,死了一半,不喝了。汪发现是毒药,索性喝下去。”何兹全据此认为:“签定密约或揭露密约,这是投敌与主和的分界线。陶先生这话,是自慰也是实情。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这和走下去是不同的两种境地:一是投敌,一是主和。陶先生主和,未投敌。这是大节。严重错误,未失大节。”


3、王闿运满意于夏寿田孺子可教,当夏寿田在无奈中感叹“平生不解,江南才子,家亡国破,都成诗料”时,王闿运立马安慰夏寿田,回填了《采桑子》:
小姑吟罢英雄老,再起南征,却恨馀生。凄断琴声杂鼓声。 微之也悔从前误,误了莺莺,莫误卿卿。可惜风流顾曲名。    
书生却有元戎胆,醉罢葡萄,笑对红蕉。茉莉花前宿酒消。 思量冷落暖吴钩剑,重把灯挑,细捻香烧。一卷兵书付小乔。

戚本禹

4、戚本禹说,毛特别喜欢历史上的秋瑾,李清照,花木兰这些人。特别是秋瑾,毛对她的评价很高,他很喜欢看秋瑾在日本拍的那张拿着刀剑的照片,说这张照片透出了鉴湖女侠威风凛凛的气概。李清照写的抗金诗篇: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毛亲自抄过好几遍,还有个写韩世宗的夫人梁红玉击鼓抗金的戏,毛也经常看。因此戚本禹说,毛也有英雄情结。


5、回国后的翁文灏并未收到重视。1954年初,北京选人民代表,翁文灏被取消了资格,收回了他的选民证。当时北京选举委员会的主任刘仁给他说:“翁文灏1948年曾被列为战犯之一,后来从欧洲回国,与傅作义、程潜等人起义有所不同,但该会在目前情况下,不能给予翁文灏选举权。”此事总理知道以后,让人转话给翁:取消翁的选举资格,不是中央的意思;人民的行动,不好直接打击,将来有机会时给一名义,就可以改变人民的看法。

翁文灏

6、翁文灏和胡适好友。1932年,胡适给《东方杂志》写他的新年梦想时,其中的一个梦想就是:“话说中华民国五十七年(1968年)的双十节,是这位八十岁大总统翁文灏先生就职二十年的纪念大典,老夫那天以老朋友的资格参预那盛大的祝典,听翁大总统的演说,题目是《二十年的回顾》。他老人家指出中华民国的改造史,可分为两个时期:第一时期是‘统一时期’,其中最大的事件是:(一)全国军人联合通电奉还政权(三十七年)(二)元老院的成立”。


7、陈伯达晚年对儿子陈晓农说:“陈独秀被审判时,他早年留日时的同学章士钊出庭为他辩护……敢于为国民党的敌人陈独秀辩护,是很不容易的。后来陈独秀坐牢,胡适等还到狱中看他。现在革命胜利了,一个人一旦有事,大家就都六亲不认,这个风气实在不好。”后来周扬来看他,他因此对周心存感激。


8、在西南联大求学时,杨振宁和黄昆有一次在茶馆里高谈阔论。黄昆问:“爱因斯坦最近又发表了一篇文章,你看了没有?”杨振宁说看了,黄昆又问以为如何,杨振宁把手一摆,一副很不屑地样子,说:“毫无originality(创新),是老糊涂了吧。”当时学者何兆武在场,何说“年纪轻轻怎么能这么狂妄?居然敢骂当代物理学界的大宗师,还骂得个一钱不值?用这么大不敬的语气,也太出格了。”不过后来何说,年轻人大概需要有这种气魄才可能超越前人。

邹承鲁

9、院士邹承鲁是西南联大的学生,对生物化学非常有贡献,上世纪六十年代轰动一时的胰岛素就是他们搞成功的。曾有记者问他:“为什么当时条件非常差,西南联大也不大,却培养出了那么多的人才?”他的回答非常简单,就是两个字:自由。


10、1951年,杜月笙病重,他叫来大女儿杜美如,从香港汇丰银行拿回一包东西,杜月笙打开,里面全是借条,跟他借的最少的是5000美元,借的最多的是500根金条,叫“大黄鱼”。借款人全是国民党军政要员。杜月笙一张一张地看,一张一张撕掉,女儿非常不解,问为什么?他说:“不愿意你们去要钱,我不想让你们在我死后去打官司。”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