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毛主席喜欢共和党

自由谈 | 2016-11-02 18:1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斯诺想看中国的文革
20世纪60年代中期爆发的“文化大革命”,让远在瑞士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著名记者斯诺先生很不理解。1967年7月,斯诺给爱泼斯坦写信说:“从这里所能得到的消息看,中国最近发生的事件是很难加以解释的……人们只能凭着超感官的感觉来进行,而我这种感觉又不太灵敏……”

但当时他的申请遭到了拒绝,而且传来的都是中国某些当权人物对他的猜疑和谣言。他说:“我不想现在利用旧日情谊取得访华的同意……也许我访华可以结识新朋友,并亲眼看到‘文化大革命’的结果。图为电影《霸王别姬》的文革场面


2.斯诺拒绝中国招待
1970年春天,身患多种疾病的斯诺再次住进了医院,做了一次手术。他仍很虚弱。这时电话响了,是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秘书打来的。“斯诺先生,我是中国大使馆的秘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国政府同意你和夫人一起去中国,并愿意承担你和夫人在中国旅行的一切费用。”

但斯诺说“我是一个独立的记者,我真的不需要你们的资助,一方面这样会引起别人的误会,再说,我们能够想办法解决的。”图为曾经的美国记者斯诺在延安采访了毛泽东,从而为中共宣传发表的《西行漫记》。

3.周恩来特批参观针灸
斯诺一家来到阔别已久的大陆,不仅回了延安,而且在林巧稚陪同下,斯诺夫妇参观了两例针刺麻醉手术,并照了相。有些人认为“让外国人看针麻手术是泄密”。

为此,周恩来指出:“斯诺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针麻手术为什么不能让他看?是我把针麻对外公开的首发权送给了他,要他好好为我们宣传。”展品中周恩来出席上海记者招待会的签名照。


4.斯诺会谈纪要全体学习
当时是十月国庆阅兵,斯诺被安排站在城楼上,斯诺忽然觉得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他转过身来,一看是周恩来。周恩来对他说:“来吧,有人要见你们”,终于斯诺一家见到了阔别三十余年的毛泽东。

毛泽东一九七〇年十二月十八日会见美国作家、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的谈话纪要。这个纪要曾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批示:“照发。”一九七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印发了这个谈话纪要,指出:“此件请印发党的基层党支部,口头传达至全体党员,并认真学习,正确领会主席谈话精神。”本篇根据中共中央文件印发。

5.尼克松是毛泽东最好代理人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神态安详。“我说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也行,当作总统来也行。总而言之,都行。他如果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我看我不会和他吵架,批评是要批评他的。我们也要作自我批评,就是讲我们的错误、缺点了,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

“前几天,我见到西哈努克时,他曾对我说:尼克松是毛泽东最好的代理人。他对柬埔寨炸得越凶,他就越使更多的人变成共党人。他是他们最好的弹药运输人。”斯诺说。


6.毛主席不喜欢社民党
“我不喜欢什么社会民主党,什么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有他欺骗的一面。我比较喜欢共和党,欢迎尼克松上台。因为他较少欺骗性,硬的多软的少。”毛泽东说。听到毛泽东说要请尼克松到北京来谈,斯诺发呆了。在麦卡锡主义横行的时期,尼克松是一个反共的急先锋。


我的政策正确,五年之前就决定不出兵,所以尼克松不打中国。我说不是。我们在朝鲜出了一百万兵,名曰志愿军。麦克阿瑟打定主意要轰炸满洲,就是东北,结果杜鲁门就把他撤了。这个麦克阿瑟后头又变成了一个和平主义者,你看怪不怪。所以世界上的人就是这么变来变去的。也有不变的,比如我们两个就不变。图为意气风发参加朝战时的麦克阿瑟。



7.毛主席谈日本
毛泽东说"后头日本人又来了。所以我们说尼克松好就是这个道理。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个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

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时说,“……外蒙古的领土,比你们千岛的面积大得多。我们曾提过把外蒙古归还中国,他们说不可以……有人说,他们还要把中国的新、黑龙江划过去……100多年前,把贝加尔湖以东,包括伯力、海参崴、堪察加半岛都划过去了。我们还没跟他们算这个账。所以你们那个千岛群岛,对我来说,是不成问题的,应当还给你们的。”,赫鲁晓夫听闻此消息,对日本代表团说:中国各个朝代的帝王,是不逊色于俄国沙皇的掠夺者。如果谁把战争强加于我们的话,我们将会全力以赴地与其战斗。



8.毛泽东说秩序
毛主席说,这个现在都没有,没有什么用人名来命名的街道、城市、地方,但是他搞另外一种形式,就是标语、画像、石膏像。就是这几年搞的,红卫兵一闹、一冲,他不搞不行,你不搞啊?说你反毛,anti-Mao! 你们的尼克松总统不是喜欢Law and order(法律和秩序)吗?他是喜欢那个law(法律),是喜欢那个order(秩序)的。我们现在的宪法要有罢工这一条,“四大”的自由之外,还要加上罢工,这样可以整官僚主义,整官僚主义要用这一条。

毛泽东风趣地对斯诺说:“遗憾的是,你代表不了美国,你不是一个垄断资本家。你能够解决台湾问题吗?何必那么僵着?蒋介石还没有死。但是台湾关尼克松什么事?这个问题是杜鲁门和艾奇逊搞成这样的嘛!尼克松是副总统,他那时去过台湾。他说台湾有1000多万人。我说亚洲有十几亿人,非洲有3亿人,都在那里造反。”

9.毛泽东说英语
 斯诺又问毛泽东一个早存在心中的问题“你看中美会不会建交?”毛主席很坦荡说:中美两国总要建交的。中国和美国难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啊?我们又没有占领你们那个Long Islang(编者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中删去该词。)长岛。 毛泽东又说“现在我们的一个政策是不让美国人到中国来,这是不是正确?外交部要研究一下。左、中、右都让来。为什么右派要让来?就是说尼克松,他是代表垄断资本家的。当然要让他来了,因为解决问题,中派、左派是不行的,在现时要跟尼克松解决。”


斯诺又问他,什么时候感觉必须要把刘少奇搞下去。毛泽东说“那就早了。一九六五年一月,那是提出四清的目标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当场刘少奇就反对。在那以前,他出的书《修养》不触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国民党。”

10.美国人没懂得起

毛泽东77岁生日的前一天,《人民日报》头版以“毛泽东主席会见美国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的通栏大标题刊载出10月1日国庆节,毛泽东同斯诺微笑着并肩站立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巨幅新闻照片。

基辛格曾感慨地说:“中国国庆那天,周恩来把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和他的妻子领到天安门城楼上站在毛旁边,而且照了相。周恩来特意精心地安排了版面,以此作为对尼克松表示改善中美关系的首次回应。这是史无前例的,哪一个美国人也没有享受过这么大的荣誉。”“ 不过我们粗心大意的西方人完全不了解其中的真意。”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