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杨振宁得奖,美国人吃帽子

自由谈 | 2017-02-27 23:2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杨振宁得诺奖,美国人吃帽子
杨振宁对当初怎么得诺贝尔奖,犹如昨天一般。他说,在五十年前,宇称守恒这个结论,“似乎是不容质疑的先验”,这是物理学两大支柱牛顿方程和麦克斯韦方程决定的,“宇称会不会不守恒?当时的年轻人不敢提出这样的问题。因为宇称守恒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论文的预印本发出去后,大家都不相信。”杨振宁说,在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中,1945年得奖人泡利看到预印本以后表示“我不相信上帝是个弱的左撇子”,并准备投入很多赌注。1965年的得奖人费曼提出了50对1的赔率。1951年得奖人布洛赫则说,如果真的宇称不守恒,他会把自己的帽子吃掉。

1957年十月,杨振宁李政道领取诺贝尔奖


2.吴健雄应该得奖
1957年初,“吴健雄实验的结果旋即传遍整个物理学界,盛况空前”。当时有人记录:最大的演讲厅里挤满了人,很多人几乎爬到吊灯上面去。获知结果后,泡利说:幸亏当时没有人跟我打赌,否则我要破产。费曼则真的开出了一张50美元的支票。但1957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名单里,没有吴健雄。当时有一个流行的说法,如果是1958年评奖,也许吴健雄就能被评上。到了1980年,诺贝尔奖再度奖励了一项有关宇称不守恒的工作,“因为吴健雄是在这方面第一个工作,自然的事情是把她包括在里头,可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但杨振宁说,诺贝尔奖委员会有个规矩,50年过后可以去查看当时怎么回事。也就是说,2016年,再过两个礼拜,研究科学史的人就可以去查为什么当时没有向吴健雄颁奖。

吴健雄夫妇八十年代与杨振宁,丁肇中等人访问大陆,与邓小平会晤的场景。

3.许倬云说杨振宁
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谈到杨振宁,在70年代访问中国大陆,说“你理解杨庆堃、杨振宁(爱国)的感觉吗?我常常跟英时说:比我们早十年的人,替我们扛下了许多过去的艰困,替我们打了天地。早我们十岁的有几个做成教授?学历史的都不教历史,学历史教中文。杨庆堃先生那么能干的教授,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说:‘我们欢迎你来,你一定以哥伦比亚为荣。’杨庆堃不干了,他说:‘我要哥伦比亚大学以我为荣!’他在岭南大学时已经是系主任了,有美国正经八百的学位。这些使他们受到刺激,跟自己说:‘我们黄人受欺负,必须自己国家强起来,我们才不受欺负。’”,许又说“杨振宁年纪很小就离开了故乡,于是眷念故国作为他的依靠。可他是非常善良的人。他回中国来了,知道被欺骗。起先不知道,后来知道了。”

中国台湾历史学界的耆宿许倬云,有“台湾改革开放的幕后推手”之称。


4.清华学生谈杨振宁
清华大学一位物理系学生撰文写道:“杨振宁是有贡献的,在清华物理基地科学班的教学模式,清华IAS的简历,以及凝聚态和冷原子领域方面,我国的物理学研究的积累很大程度上和杨老有关系。更何况杨振宁与历史学家何炳棣,数学家陈省身在美国积极参与保卫钓鱼岛的活动,70年代,杨振宁更是亲自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讲述钓鱼岛是中国的事实,他还多次在美国发表“保钓”演讲,对当时台湾留美的学生影响巨大。

70年代的海外留学生保钓运动,杨振宁,何炳棣,数学家陈省身等华人精英曾积极参与。

5.杨振宁问是否可以讲真话?
杨振宁与邓小平会见之前,杨振宁找来“两弹元勋”邓稼先和周光召,问他们在邓小平面前是否可以讲真话,是否可以说”不”?邓、周两人给他的”忠告”是:在邓小平面前可以讲真话,应该讲真话。随后,在谈话中,杨振宁明确提出了反对中国建造高能加速器的意见。1980年周光召在信中谈及了华裔科学家莫伟对海外华人科学家的一些看法:“莫伟找我谈了三次,谈了一些情况和意见,他意思是希望我把这些意见转告国内……他说有些美籍华人随便向中国领导提意见,有些人不了解中国情况,有些人有私心,中国政府不要轻信他们……莫讲据他看只有李和杨没有私心,热情希望把中国事情搞好,但不幸他们意见不一致。

1979年,杨振宁在华盛顿希尔顿酒店参加宴会,欢迎前来访美的 邓小平,邓小平当时还是副总理。



6.李政道向毛泽东建议
1974年,年轻的李政道回到中国并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在会面当中李政道建议毛泽东参考中国体育对运动员从小培养的模式成立大学少年班,对中国的少年天才进行科学培养。这一建议受到了毛泽东的点头同意,不久之后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学少年班。

杨振宁,李政道都先后被毛泽东接见过。


7.李政道待客
2004年诺奖物理学奖获得者弗兰克·维尔切克说,他在1974年普林斯顿做博士期间,有次大家和李政道去餐厅吃饭,那家餐厅菜太好吃了。朋友就
请李先生把吃过的这一桌子菜的餐单用中文写下来,以便下次自己可以直接点菜。李先生就刷刷写了一张。果然有个学者后来再去这家餐厅,直接拿出这张纸给服务生,“照上面的菜点一份。”结果,上来的是一桌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的菜。李先生写了什么呢?原来,他在纸上写的是“他们是我的朋友”。

8.李政道、杨振宁“思维是何等的漂亮
李政道和杨振宁还没有加入美国籍(他们是60年代入籍的),他们的护照还是由当年的中国政府签发的。所以严格来说,“1957年美籍华裔科学家李政道、杨振宁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并不很确切,“美籍华裔科学家”应该改为“旅美中国科学家”。李政道向芝加哥大学报到的时候,按照校方规定,学生至少需要渡过校长指定的几十本西方人文经典著作,据李政道博士回忆,他当时连这些书名和作者几乎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来的西方文化思想的了解了,“我向芝加哥大学招生办公室的负责人解释:我对东方文化的名著,孔子、孟子、老子等的学说尚有些造诣,而这些东方文化名著与Hitchin(哈特金)校长指定的书文化水平相当。他们信了,觉得也有其道理,就让我先进芝大的研究生院试读。C·P·斯诺说李政道、杨振宁“思维是何等的漂亮”就有着某种暗示:西方独自摧毁不了一座自己的神殿。


9.杨李都出自吴大猷门下
杨振宁、李政道先后受教于吴大猷。吴大猷在“古典力学”课程结束时,拟了十几个论文题目给学生,杨振宁选的是“以群论讨论多元子分子的震动”,也意外促成他10多年后拿下诺贝尔奖。杨振宁、李政道。二位得主皆师出台湾前“中央研究院”院长吴大猷之门。杨、李都说过,因为有吴大猷当年在西南联合大学的教导,日后才有机会得奖。吴大猷回忆说“一九四五年的春天,忽然有一个胖胖的,十几岁孩子来找我。拿了一封介绍信。信是一九三一年我初到密其根大学遇见的梁大鹏兄写的。梁不习物理,十几年未通音讯了,不知怎样会想起我来。他介绍来见我的孩子叫李政道。”

晚年吴大猷与杨振宁、李政道合影,1945年军政部部长陈诚和次长俞大维会见了吴大猷,提出准备筹建一原子弹研究机构,请他们提出建议,蒋介石召见吴大猷,称已下令拨出一大礼堂和10万美元,要他们做一颗原子弹。因此作为建议和计划的一部分,吴大猷推荐了两个学生出国留学,其中之一就是还在上大二的李政道。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