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为了争女权给宋教仁一耳光

自由谈 | 2017-03-09 12:5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宋教仁被女人扇了耳光
1912年8月25日,国民党好不容易成立组党大会,下午两点,突然一队气势汹汹的娘子军冲入场内,共计有唐群英,王昌国,沈佩贞等十余人,他们冲到会场,唐群英为首,对着宋教仁大吼,“党纲为什么要删除男女平等!?你这么蔑视女界”,唐群英说“你们应代表国民党“向女界道歉,并于政纲中加入男女平权内容”,宋教仁沉默不语,这位性子火辣的湘妹子叹气道,“没想到我们湖南会出来这么没用的朽货!”随即冲过去,把宋教仁的头发抓住,还抓住了他的胡子,左右起手,来回痛快,酣畅淋漓的打宋的耳光。辛亥革命元老林森上前劝架,结果也跟着被挨了一记耳光。全场秩序大乱,最终孙中山到场,这才平息了事态。但当国民党元老张继出来圆场,建议举手表决是否男女平权,男议员竟然无人举手!

第二天,宋教仁言及此事,连说“晦气”,朋友则曰“此后宜大加提防”,因为“妇人打嘴巴,大不利市”;可见当时如何歧视妇女!

2.早就大闹参议院
这不是唐群英第一次为了男女平等而大闹,1912年民国初建,许多为中国妇女权益争取的人,惊异的发现,临时约法文本虽然明确表示人民一律平等,没有种族,阶级,宗教的区别,但却没把性别写进去。这就意味着宪法没有保障妇女的参政权。当年同盟会宣言都声称“男女平权”,如今建立民国,反而后退一大步!唐群英等先后五次向孙中山和临时参议院上书,请求恢复“男女平权”,均未被临时参议院接受。于是1912年3月20日,几位女权主义者冲进参议院会场。当时卫兵拦阻,这些同样为了反满革命而冲锋浴血的女人们大怒,先把卫兵打倒,再砸翻参议院门窗玻璃,翻墙进入会场理论。会场上有男议员发难说:“女子无国家思想,无政治能力,与此政事,会误国机。”

沈佩贞当即反驳说“你们这些议员大人,晚上打麻将,白天开会打瞌睡,发言打官腔,又有什么治国安邦的高见?”双方不仅激烈的争吵,而且还拍桌子打椅子。最终酿成了一场大闹参议院的事故,打碎参议院玻璃窗,踢倒警卫兵,轰动全国!但还是没什么作用,大家都说“连欧美都没有女子参政的先例,还是放一放在说!”鲁迅后来在文章说“辛亥革命后,有名的沈佩贞女士曾一脚踢倒过议院门口的守卫,但我总疑心是他自己摔倒的。”图为1912年北京参议院议员合影


3.国民党不以为然
原本孙中山,黄兴都支持女性参政,所以在1912年1月5日,民国国会还在筹备,林宗素等妇女代表去见孙中山大总统,要求允诺妇女参政。孙中山答应下来,但消息一见报,却引来一片不满非议,老革命章太炎,江苏都督程德全,末代状元张謇竟然表示反对。章太炎的理由是,“一个女人说了几句话要求权力,大总统就竟然答应了,足见法令是不健全的”,又说这些妇女都是无理取闹,“浮议嚣张,一得赞成,愈行恣肆!”孙中山受到众人的批评,当时又在南北和议的关键时刻,不想为妇女问题多起争执,于是孙中山赶紧表态,说那天跟林宗素的会谈都是个人闲谈,意思是不作数。孙中山在1912年8月规劝“党纲删去男女平权之条,乃多数男人之公意,非少数可能挽回。”并鼓励唐群英办学教育女生,先提高民国女人的智识。

图为民国时北京贝满女中,女同学接受教育时的场景。


4.不承认袁世凯
这些为了争取妇女权益的女人们,干脆一不作二不休,正式成立“女子参政同盟会”,唐群英起草政纲,并亲自设计会员徽章。等到北京政府成立,女权活动家们又上北京向参议院上书。但北方大老爷们更加不把女权当回事,参议院讨论的国会选举法一早就把妇女排除在外。妇女界的上书连讨论的资格都没有。妇女界人士愤愤不平,他们说“民军(指革命军)时代,女人当秘密侦探,女人组织炸弹队,牺牲财产,种种危险,与男子同样功劳。为何等到革命成功,竟弃女子于不顾!”沈佩贞和唐群英发下狠话,“如果袁世凯不承认妇女参政,那妇女亦不承认袁世凯为大总统!”这样的狠话激怒了袁世凯,袁再政务倥偬,解散了国民党,也同样不忘解散女子参政同盟会,悬赏一万元通缉唐群英。唐群英只能逃回家乡继续办女子学校。唐群英被称为“女界黄兴”,死后名字入列族谱。



5.铁血女子暗杀团
宋教仁虽然没有来得及保障中国妇女的社会权益,但当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被刺杀,时人都认为是袁世凯派赵秉钧指使的刺客,民国侠女傅文幼扬言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傅文幼等人成立“女子铁血暗杀团”,放出风声,说要北上刺杀袁世凯和赵秉钧。虽然傅文幼只是一介弱女子,在北京天津人生地不熟,袁世凯却被她吓坏了,赶紧颁布通缉令。

广东北伐军女子炸弹敢死队队长宋铭黄,她和广东同盟会分会会长、暗杀团团长高剑父(番禺人士、岭南画派的创始人,早年加入同盟会)当年一起研习炸弹制造,并共同参加了黄花岗起义。1913年,敢死队解散,宋、高结为夫妇。图为陈璧君,汪精卫等革命党


6.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民国初年的女人为什么这样理直气壮要求“女权”,原来他们也是革命党中的一员。当初清末到日本留学蔚然成风,于是也有不少家境优渥的女性飘洋过海,秋瑾和唐群英,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原本就是好友,秋瑾的丈夫是曾国藩的表侄,唐群英是湘军提督的女儿,丈夫也是曾国藩的堂弟。这两位名门闺秀,却互相邀约到日本读书。这些女学生新女性,原来是想读完书回国当老师,却卷入了留学生如火如荼的革命风暴。秋瑾就是革命党的激进派,清政府勾结日本,要求取缔搞革命的留学生,陈天华愤然投海自尽,在东京追悼会上,秋瑾动员留日学生回国,以表示抗议。鲁迅,许寿裳一时犹豫,秋瑾愤然拔出说“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秋瑾就是这样称为鉴湖女侠。

1980年女画家王公懿的木刻《秋瑾》组画之一,名为《热血》,震撼了全国文艺界。王公懿去采访秋瑾的远房亲戚秋高。“他说被执刑的前一天晚上,她知道第二天将被砍头,哭了很久,想到她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轩亭口行刑前,她请求刽子手让她穿着上衣,因为被砍头的人是要裸露上体的,她是个女人。被砍下的头放在一个铜盆里,她头发很多,铜盆被装得满满的。”


7.革命可以提早五年
秋瑾在国内已经读到了陈天华的《警世钟》,《猛回头》,说陈天华是自己“启蒙开智”人。秋瑾的心胸越发起伏不定,她说“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于是秋瑾穿上男人的服装,决意终身不再穿清国女服。于此同时,她在女杰吴芝瑛家中结识了日本女子服部繁子,从而引发了去日本留学的志向。秋瑾到了日本,说要"学习救国家、救同胞尤其是两亿女同胞的本领"!秋瑾实践了这个诺言,1904年她在日本创办了《白话报》,以“鉴湖女侠秋瑾”为名,宣传反清革命,提倡男女平权。1907年又在上海创办《中国女报》,呼吁女权,社会上有文化的妇女争相传阅,没文化的妇女也设法请别人念给她们听。大家热烈地讨论着报上的文章,展开辩论。

但《中国女报》只出到第三期,秋瑾就因为徐锡麟谋刺恩铭事发,而被连累被捕。别人要秋瑾逃亡,她却不肯“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如满奴能将我绑赴断头台,革命至少可以提早5年。”终于在浙江绍兴轩亭口引颈就义。

8.逛戏园子,教训男人
清末民国初年,中国女性的地位,如同其他国家女性一样低微。女人不能进戏园子,那里被视为男性的专属地区,秋瑾不仅穿男装,自己还驾着西式马车闯入北京的戏园子,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这震惊了整个北京,彻底开了先河。秋瑾跟欧洲后来如波伏娃等女权主义者没有什么不同。她性格正义直爽,有一次在上海张园喝茶,秋瑾见一名留学生带着一个雏妓,无比轻狂放浪,她忍无可忍,立刻上前用日语骂了他一顿,留学生灰溜溜地走了。朋友静观这一幕,笑说秋瑾横加干预是“真杀风景”。秋瑾则地回答道:“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1926年,鲁迅所写的《范爱农》一文中,又提到秋瑾:“不久,秋瑾姑娘在绍兴被杀的消息也传来了,徐锡麟是被挖了心,给恩铭的亲兵炒食净尽,人心很愤怒。鲁迅写了不少文章来追忆秋瑾,包括名篇小说《药》,在他晚年的时候,在《病后杂谈》还提到,“轩亭口离绍兴中学并不远,就是秋瑾小姐就义之处,他们常走,然而忘却了。”,批评了人们对于奴役、屠戮的健忘。


9.秋瑾墓葬何处
秋瑾就义于绍兴轩亭口后骸骨没有人敢收敛,闺中好友吴芝英,徐自华不顾安危,出面收了她的骸骨,把她葬在了西湖。1908年8月还给她的墓修了个墓亭。但是时隔不久,清国御史常徽来到杭州,在西冷桥畔居然看到了“匪首”秋瑾的墓碑,这还了得。于是他回京就给清廷上书,“秋瑾正法后,乃有吴芝瑛、徐自华为之收葬,几与岳武穆、于忠肃并峙。"这位忠心耿耿的大臣不仅要求铲平秋瑾墓碑,还要查办给秋瑾修墓的女杰吴芝英,徐自华等人。消息传出,本来江浙老百姓就痛恨满清王朝,同情不幸屈死的秋瑾烈士,这下民间舆论哗然,说清国政府实在不近人情,据说群情激愤,不亚于当初杀害秋瑾时。最终张之洞出面致书浙江巡抚增韫,教其10个字:“墓可平,碑可铲,人不必拿。”增韫息事宁人,暗示秋瑾家属出面把秋瑾的坟迁走,迁到绍兴不够,还要远远迁到秋瑾夫家所在的湖南。直到民国成立,1912年10月,秋瑾棺木才又重新安葬在西湖,孙中山为她亲写祭文,“江户矢丹忱,感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到了1913年六月初六,秋瑾就义六年之时,终于落成秋瑾墓园,浙江都督朱瑞为她题词“鉴湖女侠之墓”,冯玉祥为她题句,“丹心永结平权果,碧血长开革命花”。

不过到了1965年,有位大人物特别喜欢来往西湖,曾说“如果说湖南、北京是我的第一、第二故乡的话,那么杭州便是我的第三个家了。”有一次他开玩笑说“不愿意和死人为伍”,于是浙江省委心领神会,一口气把孤山、西泠桥一带与辛亥革命相关的坟墓30个,碑、亭、石像、牌坊13个,包括秋瑾墓也在劫难逃,最后还是周总理出面,下令停止拆除墓园这一愚蠢的行为。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