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黄兴当了女人的助手!

自由谈 | 2017-03-10 17:0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鲁迅回忆秋瑾
鲁迅对人谈过的一段话:“秋瑾姑娘很能干,有话当面说,语气很坚决,不转弯抹角,所以有不少人怕她。她爱唱歌,好合群,性格爽朗,而且善豪饮,讲话精辟,热心公益,所以很多人喜欢和她接近。虽然秋瑾姑娘生的秀气,但人品很高。”鲁迅的名篇小说《药》,主人公夏瑜,其实就是秋瑾,小说中主人公牺牲的地点,古某亭口,秋瑾实际牺牲的地点就是绍兴古轩亭口。小说借用他人之口说“这小东西不要命,不要就是了”,“这小东西也真不成东西!关在牢里,还要劝牢头造反”,“他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


2.李德全口水淹死日本兵

冯玉祥将军的夫人李德全女士在贝满女中任学生会主席,她带领同学排队游行到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在讲坛上慷慨陈词。她说:“别轻看我们中国人!我们四万万人一人一口唾沫,还会把日本兵淹死的!”当时同学们纷纷交上爱国捐,宣誓不买日货。作为贝满女中教师,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出身的李德全,在当时的社会上非常特立独行,冯玉祥的女儿冯理达女士回忆说:“结婚后第二天,我父母亲就双双骑着高头大马,参加部队早操,在官兵中传为佳话。”

冯玉祥和夫人李德全合影。


3.掩埋黄花岗烈士的女人
1911年3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当时横陈尸骨无数,但无人敢收敛这些起来推翻满清的“乱党”,包括亲友们。年仅20岁的邓惠芳却挺身而出,和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出面,委托工人收敛烈士遗骸,在死难者手臂上绑上白布,写了号码,同时发动广州九大善堂申请掩埋烈士,成为一项壮举,九年后,民国初见风范,邓惠芳也当了广州参议员,她仍旧不改自己的勇气与直率,写下《辛亥革命前广东参加革命工作之妇女》一文,追问为什么“精忠爱国、鞠躬尽瘁、尽其一生能力以卫国救群之妇女们工作”,在“国史”、“党史”之中未见记录?难道数十年革命工作中,只有男儿努力就可成功?”责难了那些大男人们。

黄花岗起义,被处决前的烈士遗像,大多数为归国华侨,会党和贩夫走卒,并不是想象中的富家子和读书人。


4.黄兴的妻子

同盟会传奇姐妹徐慕兰,徐宗汉,也是不亚于男子的巾帼英雄。1910年广州起义,妹妹徐宗汉就与陈淑子(胡汉民妻)、李自屏(冯自由妻)、孙眉(孙中山胞兄)等人在香港缝制了100面青天白日旗,并与炸药子弹一齐从水路运往广州。她们将子弹炸药塞在行囊中,旗子藏在被褥里,把一捆捆手榴弹装进一只只马桶,一路上大谈服装、化妆、姨太太争风吃醋,涉险过关。等到1911年辛亥革命,黄花岗血战之后,徐宗汉遇到身负重伤的黄兴,是徐宗汉给他裹伤,送到香港医院,又以妻子的名义在手术单上签字。后来武昌起义爆发,徐宗汉又送黄兴辗转去了上海,去了武昌。黄兴在前线主持大局,徐宗汉就在后方的医院救助伤员,革命成功了,徐宗汉与黄兴也成为了夫妻。

同盟会的传奇巾帼,黄兴的妻子徐宗汉。

5.徐宗汉应该去革命
徐宗汉原本是广州贵妇,前夫去世之后,她只得到南洋槟榔屿投奔姐姐,在那里的中华女子学校任教。不过她竟然很快学会了马来语,姐姐说“小妹,你不愧是语言天才啊!”这时一大波革命者如孙中山,黄兴等人前来南洋宣传和动员华侨革命。徐宗汉不仅参与了同盟会,而且利用自己的语言才能,帮助了孙中山进行翻译,孙中山对徐宗汉说:“你有如此出色的能力,应该满天飞,去筹钱,去革命!”不过黄兴的语言才能可就差多了,胡汉民曾抱怨黄兴湖南话口音重,又不肯耐心学广东话,果然在起义中耽误事情,被密探察觉不是本地人。


二次革命“期间,黄兴在南京主持讨袁,思念之情不减,写信给徐宗汉:“弟(宗汉)在家保育儿辈,我极心感……吾责至大、至危、至暂,汝责至细、至久、至难,然则汝之责任艰巨于吾乎!

6.黄兴作过我的助手
徐宗汉的好友张竹君,也是民国一代女杰。早在清末,她就在新加坡担任现代医院的助理,1904年,广州霍乱流行,张竹君指出疫情的传播是由患者呕吐秽物污染江河水源而起,因此要求劝止市民饮用污染的河水、井水,并要求清政府从郊区运来干净水供市民饮用,并且实施传染隔离制度,很快广州瘟疫得到控制,张竹君也出了名气。张竹君志向不仅在于救死扶伤,同样也渴望社会权益,她自己就是一名女权主义者,新女性,同时也踊跃参加革命。武昌起义爆发后,黄兴辗转要去武汉,他和徐宗汉扮成护工,混入张竹君组织的中国红十字救护队,张竹君后来常说“黄克强(黄兴)还曾经当过我的助手!”

在武昌起义期间,整整两个月,张竹君率队救疗受伤士兵1300余人,不仅受到国人的敬仰,西方报刊多次报道颂扬。被当时的媒体称为“热心办事,可为中国四万万人模范”,


7.袁世凯的门生
民国政学系著名人物黄郛,蒋介石的义兄,曾经“拼得一身污名,保全一座北平”,1935年出面与日本人谈判签定《塘沽协定》,为此招来国人骂名一片,最终在次年病逝。他的夫人沈亦云原本就是辛亥革命时上海女子敢死队的成员,非常出名“驰赴金陵助战。闻此队女子勇猛异常,一洗柔弱之习。又闻该队以攻取金陵为目的,故又称为荡宁队。”陈其美说,“女子之身,有慷慨兴师之志。军歌齐唱,居然巾帼从戎;敌忾同仇,足使裙钗生色。”,黄郛为之心折,一直猛烈追求,并向沈家求婚,黄写信给沈家说,“后半世学问事业,视长者之一诺。”沈亦云本人是北洋女师出身,正是袁世凯所办新政之一,虽然沈亦云作为革命党一派,并不喜欢袁世凯,但黄郛夫妇北上,作为要员被袁世凯接见,圆滑的袁世凯立即点出沈也算是他的门生。

黄孚死去后,沈亦云定居美国,亦云回忆》的自序中说:“有人以为记着历史是自沉于过去,我不敢。有人以为表彰身后,我亦不尽然。历史并非仅英雄豪杰之事,是成此历史的民族生活记录。亡国不能有历史,草昧难有记录,贡献一点事实,即贡献一点历史;历史的尺度,可能为人道的尺度。”

8.女人出来造反
广东军政府决定组建北伐军支持武汉、南京方面的革命军队,其中有一支女子军队,她们个个戎装披挂,肩上、腰上佩戴着长短枪,身上挂周围的群众誉为“今之木兰从军”。着炸弹,一路上威风凛凛。围观的民众不禁感叹:“女人也出来造反了,世界变了。” 广东都督胡汉民拨了一笔6000元的款项予以资助,解决了经费问题。2月,广东北伐军姚雨平率军在宿州与清军激战,女队员邹醒民一马当先,“始终在第一战线上,猛勇无比,敌败,同大队追至四十余里,皆在前队。”

民国时的女军人


9.春郊试马
辛亥革命爆发后,但很快南北和议造成,就用不着南方军队北伐了,出发时抱着“马革裹尸”的决心,可到了前线发现竟是“春郊试马”的闲适。队员黄扶庸从南京回到广州后,曾在信感叹中“此行北上,一事无成”,许剑魂也称:“自出发以来,到徐州山东交界,便知和议告成,此行竟成虚负。”尤其二次革命爆发,袁世凯宣布国民党非法。军阀龙济光入粤,即对同盟会成员大肆搜捕。所以这些革命党的女子不得不逃亡,黄扶庸和邓慕芬一起逃至香港,感怀身世,彷徨苦闷,黄扶庸曾写信给好友赵连城叹道:“家庭专制,无可革命,只可远离,以避其锋!”

当年的女志士赵连城回忆并赞许她们“不失为在曲折历史道路上摸索前进的一群先驱者”。图为民国时骑自行车的女子,朝气蓬勃。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