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胡适的博士问题

自由谈 | 2017-03-23 10:2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胡适的博士问题
1919年,胡适的好友朱经农从美国给胡适写信,说:“今有一件无味的事体不得不告诉你。近来一班与足下素不相识的留美学生听了一位与足下‘昔为好友,今为雠仇’的先生的胡说,大有‘一犬吠形,百犬吠声’的神气,说‘老胡冒充博士’,说‘老胡口试没有Pass’,说老胡这样那样。我想‘博士’不‘博士’本没有关系,只是‘冒充’两字决不能承受的。”不过胡适没有听从老友的劝告,把自己的博士论文刊登出来。导致后来几十年存在胡适的博士头衔疑云,唐德刚公然在《七分传统,三分洋货》说“胡适在北大做教授的时候,哥大的注册记录上仍是“博士候选人”,离正式学位尚差一大截。隔了十年才最终取得头衔。”


最终不得不请到已退休的哥大讲座教授富路得先生出来作证,富先生说胡适认为在中国同侪中展露才华远比集中精力去出版他的论文更重要。但他后来将自己学术著作呈送哥大,得到了教务长武德布立奇的同意,胡适在富的见证下,走上讲台,领取文凭、接受加带。


2.胡适算是新兔子
胡适回国以后,北大文理本科还在景山东街一带,著名的沙滩红楼还没修建好,当时员工休息室一人一间。人们就称之为“卯字号”。卯字号里聚集着陆续进入文科的许多名人,其中有两个老兔子和三个小兔子的故事:前者指的是陈独秀和朱希祖,他们二人是己卯年(1879)生的“老兔子”;后者指胡适和刘半农、刘文典三人,是辛卯年(1891)生的“小兔子”。胡适那时才26岁,真是意气风发。

北大传奇的沙滩红楼旧址,"新文化运动"圣地。


3.章乃器靠气功熬过文革
1964年文革来临,章乃器被红卫兵揪到东安市场附近的吉祥戏院,参加“打人集会”,章乃器的儿子回忆说“周围的受难者都咽气了,只有年近七旬的父亲,靠着多年习练气功的功力,在那里硬挺着。”当时有民警跟红卫兵说,此人若是打死,不好向中央交代,这样才把章乃器送到了协和医院。

后来还有大字报揭发:四川省开始抄家时,西南局负责人曾亲自圈定成都市三十余家知名人士的重点抄家名单。本市那么多“黑五类”死在疯狂的暴力下,却没有一位知名人士被当场打死,本身能说明问题。图为鲁迅葬礼上的章乃器,曾为著名的救国七君子之一。

4.蔡元培办教育
蔡元培去担任北大校长时,很多人反对他去,说北大太腐败,进去了,若不能整顿,反于自己的声名有碍。汤尔和等不赞成他去,蔡元培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认为有责任去承担风险。早在维新变法失败后,蔡元培就尝试走出翰林院,在家乡绍兴创办新式学堂,后来领导北大17年的蒋梦麟是他的学生,蒋回忆,“这是我了解科学的开端”。蒋梦麟被科学世界所震撼,知道大地不是平的,知道闪电不是电神镜子的闪光,而是阴电阳电碰撞的结果,下雨不是巨龙在云端吐水。

但保守守旧的徐树兰不满意蔡元培办新学,要求蔡元培在办公室挂清朝皇帝遵守旧礼教的上谕。“蔡元培说我来这里办教育,如果还是你这一套我来干什么,我还待在翰林院好了。”,图为年轻时意气风发的蔡元培

5.蔡元培去北大先鞠躬
蔡元培1917年4月去北大任职,进门,先脱下礼帽,给北大校役们鞠了躬。这一低调谦恭的姿态震撼了北大。但蔡元培原本不仅是翰林,雄心勃勃的新学办学者,更是激进的革命党人,蔡元培兴办爱国学社,还在学校研发革命所需的炸药,参加军国民暗杀团。在苏报案高潮时,还因言论激进被当局通缉。等到1907年,蔡元培才半丐半佣的到德国去游学。辛亥革命发生,到了1912年元月,蔡元培以开国元勋身份出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教育总长。当时据说什么也没有,蔡元培带着手下,在南京满街走,才找到了办公室,这是又一次初创事业的艰辛。

6.蔡元培如何请到陈独秀
北京大学以前叫京师大学堂,在维新变法中成立,最初招收的学生都是京官,学生都被称作老爷,教员和监督被称为中堂大人。到了民国,北京大学还被社会上认为是官僚机构,蔡元培说,“大学学生当以研究学术为天职,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蔡元培则另请贤才,例如三顾茅庐,在前门小旅馆等候《新青年》主编陈独秀,陈不是学者,也没有什么著作,但蔡元培敢为陈独秀编假履历,称他毕业于东京日本大学,曾任芜湖安徽公学教务长、安徽高等学校校长等。这些做法在今天看来匪夷所思,但陈独秀就被他请到北大当文科学长,陈独秀又介绍胡适到北大。于是北大的文科便一改面貌,新风吹来了。

蔡元培“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于是辜鸿铭可以不买胡适的账,黄侃大骂主张新生活运动的钱玄同有辱师门,但蔡元培绝无门户之见。

7.只能服从,不能赞成
章诒和撰文称,当年中央统战部把章伯钧的妻子和女儿找去谈话,说中央给反右定性为“扩大化”,那么就需要保留一些右派。保留右派,需要保留一些头面人物,那么就只能保留章伯钧。到平反的时候,中央统战部对章的家属说,当年给章的划右材料都不确实。说各党派要“轮流坐庄”是张冠李戴,话是程潜说的,却戴在章伯钧头上。难怪当时章伯钧的妻子说:“对此决定,我只能服从,而不能赞成”。

8.老和尚,小和尚
作为著名作家,记者的储安平,在1957年6月大鸣大放时,当众在九三学社的座谈会上说“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意见。我现在想举一个例子,向毛主席和周总理请教。”“以前毛主席说可以建立联合政府,但国务院的副总理有十二位之多,其中没有一个非党人士,是不是非党人士没有一个可以坐此交椅?”他的发言惊世骇俗,有人叫好,更多招来一片气愤的批评。据胡乔木儿子说毛泽东“一连几天没睡好觉”。《光明日报》社长章伯钧阅后钦佩不已,称“储安平是个勇士”。全国反右运动因此爆发。

9.储安平下落不明
储安平一见招来了毛泽东的亲笔社论《这是为什么?》随即向《光明日报》提出辞呈,总编章伯钧问储安平“那么你的负担重不重?”储安平打肿脸充胖子说: “不重。”章伯钧说:“有以下三种情况就困难了: 一、身体不好,二、名利心重,三、生活担子压迫。有这三种情况非出来做事不可。”储安平说:“我没有。”章伯钧又说:“你可以超脱一些。今天能够看到50年以后的事的人,还没有。”

储安平被打成了大右派,在1966年文革中投湖自杀未遂,后来失踪,一直杳无音信。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