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罗隆基上了大英百科全书

自由谈 | 2017-03-27 17:3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罗隆基有政治心
浦薛凤回忆,在清华读书时,罗隆基“读"子"书(此指所谓诸子百家)多于"经"书”,“喜欢"法家"甚于"儒家"”。当时,罗隆基也曾评价浦薛凤“是一个书生,不够现实”,罗隆基是热衷官场、更青睐于“政治实行家”的。抗战爆发后,,北平市长秦德纯邀请教授们座谈,罗隆基发言,“国民党既不能不退出河北,何妨让各党各派来干一下。”适之先生严厉指责罗隆基。他说:“国民党抗日,被迫撤退。各党各派如果抗日,也不能不撤退。若是不抗日的党派,在河北干什么?那不是卖国吗?”

2.
张群为了不让罗隆基反对蒋介石,曾经提议让罗隆基去到国外当大使,罗隆基都心动了。国民党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罗隆基与国民党势不两立雷夫人宋英回忆,上海警备司令陈大庆主张将滞留上海的自由派人士罗隆基等人抓起来,套入麻袋,扔进黄浦江中去。此事遭到雷震的坚决反对,“才保住罗隆基等几个人的性命”。1944年,周恩来已经动员罗隆基,说:“我留法,你留美,大家都想以知识救国。可是蒋介石独裁,已经把中国搞到国破人亡的地步,对他抱有幻想的人都很危险。青年党投靠蒋介石,没有什么好下场。”两相对比,罗隆基只能留在大陆,


3.吉安三只虎
李大钊同志的《庶民的胜利》、《布尔塞维主义胜利》两篇文章,罗隆基在张国焘那里得到这份杂志后,单枪匹马用墨笔抄写出来,贴在校内。同学们都认为他疯了。所谓“罗疯子”这名便由此而来。李大钊高度赞扬罗隆基:“一个江西粗布土衣的学生,把清华园掀开了。”段祺瑞对安福会馆馆长刘希陶说:“北京学生中的‘吉安三只虎’(即指北大的段锡朋——永新人,张国焘——吉水人,清华的罗隆基——安福人)不打要翻天。”

4.
王造时获得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政治系博士,又去英国政治经济学院,向著名的费边社学者,后来的工党主席拉斯基学习。王取道西伯利亚回到中国。当时家乡父老如同欢迎“状元及第”那样欢迎他。王造时却千方百计做工作,劝老乡们不要吹吹打打,不要燃放爆竹,但是劝说无效,老乡们仍是放了一阵鞭爆。对此,王造时深有感触地说:“中国人民受封建主义的影响太深,要改变确非容易啊!”后来王作为著名的七君子被告案上庭,问道:“被告王造时,你为什么鼓动上海日本纱厂工潮?”王造时针锋相对地答道:“审判长先生,日本纱厂的工人,也是我们的同胞。同胞无饭吃,无衣穿,我们怎么不应该援助他们呢?他们也是审判长先生的同胞。审判长先生为什么对自己的同胞毫无同情之心,一味替日本资本家说话呢?”

5.
。 父亲说:“统战部对我们有什么新的处理?” 他摇摇头,说:“比这个重要。” “是不是周恩来找你谈话?要你做些事。” 他又摇头,说:“比这个重要。” 父亲不猜了,带着一种讥讽口气,说:“当今的民主党派,再没有比中共的召见更重要的事了。”
罗隆基说:“伯钧,我俩上了大英百科全书啦!”,昨天努生讲,最新的大英百科全书已经上了中国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的条目。他们的基本解释为:章伯钧,罗隆基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下,要求实行民主政治。

6.
胡适曾经在《每周评论》上兴高采烈地介绍说:“现在新出版的周报和小日报数目很不少了,北自北京,南至广州,东从上海苏州,西至四川,几乎没有一个城市没有这类新派的报纸。……现在我们特别介绍我们新添的两个小兄弟,一个是长沙的《湘江评论》,一个是成都的《星期日》。”胡适称它们是《每周评论》的“小兄弟”。《湘江评论》虽然只出了五期就被湖南军阀张敬尧查封没收了,但影响所及,成了五四时期全国著名的周刊之一。
"我非常钦佩胡适和陈独秀的文章。他们代替了已经被我抛弃的梁启超和康有为,一时成了我的楷模。”

7.
他曾经嘲笑那些国粹党其实并不懂得什么是“国粹”,说:“现在有许多人自己不懂得国粹是什么东西,却偏要高谈‘保存国粹’。林琴南先生做文章论古文之不当废,他说‘吾知其理而不能言其所以然’!现在许多国粹党,有几个不是这样糊涂懵懂的?这种人如何配谈国粹?若要知道什么是国粹,什么是国渣,先须用评判的态度,科学的精神,去做一番整理国故的工夫。”胡适在这时候竟说什么“发明一个字的古义,与发现一颗恒星,都是一大功绩”,未免过甚其词,蛊惑人心;他又给青年人大开“国学书目”,演说《中学国文的教授》,要求青年学生读大量的古文,写作文言文。

8.
毛子水经北大历史系考选后,与姚从吾等人同赴德国入柏林大学专治科学史,赴德国留学,当他抵达柏林时,傅斯年亦从英国伦敦来到柏林。傅说:陈寅恪、俞大维也在此间,他俩是中国留学生中成绩最优秀的人,毛即与之交往。毛子水也是胡适的学生,胡适在美国立下“遗嘱”,指定他与哈佛大学教授杨联升为“遗嘱”执行人;1962年胡适在台湾去世后,他又为胡适写了感人至深的墓志铭。墓志铭这么写的“ 这个为学术和文化的进步,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为民族的尊荣,为人类的幸福而苦心焦虑、敝精劳神以致身死的人,现在在这里安息了!”

9
毛子水为护送北大图书馆的珍善本免受损失,亲自由长沙往桂林、经虎门、过香港、经安南(今越南)海防、再由滇越路抵昆明,平安到达西南联大。
针对猖獗一时的台独言论,毛子水在60年代初就奋笔疾书严加驳斥:“稍能思想的人,都知道台湾是决没有脱离祖国而独立的理由的。”前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吴大猷教授,称“毛公乃罕有的读书读‘通’了的人,有广博的视野,有深邃而公允的见解”。毛子水多次大声疾呼,青年学生“除了勤求学问以外,须注意培养真正的爱国心”,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我们的优秀青年,多能埋头苦干,修养自己的真才实学”,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