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傅斯年之子不是嬉皮士

自由谈 | 2017-03-31 12:03: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
受章太炎先生“学术万端,不如说经之乐”的影响,想进大学的经学门,而北大本科没有经学门。因当时规定预科入学时必须填报将来进大学本科的科别,毛子水只好填写了“天算科”,后来进入数学系,但他仍旧关注国学,。茅盾在《北京大学预科第一类的三年》中写道:“当时北大预科第一类新生约二百多人,分四个课堂上课。至于宿舍(译学馆),楼上楼下各两大间,每间约有床位十来个……现在记得,一个是毛子水,浙江江山人……我回到宿舍,却见毛子水不曾走,照常读《段注许氏说文解字》。”

2.
毛子水先后在《新潮》一卷5号、二卷1号发表了《国故和科学的精神》、《驳新潮〈国故和科学的精神〉篇订误》,率先提出了“整理国故”口号。之后,胡适在《新青年》第七卷第1号发表了《新思潮的意义》,正式打出“整理国故”的旗帜,掀起了轰动一时的整理国故运动。
3.
主张中学古文教学的时间为国语文的三倍,要求中学生“人人能作文法通顺的古文”、“人人能看平易的古文书籍”,选读《老子》、《论语》到桐城派古文二三百篇,还必须“自修”读完史书、子书及文学专集等15种,约计1050卷。胡适自己也承认古文功课“竟比从前增多了十倍”!1923年初,胡适又给青年学生开一个“国学书目”,多达158种,仅其中“文学史之部”所列78种书,估计总数在一千册以上,胡适还说是“最低限度的”。连梁启超也说“叫人从何读起?”(

4.

毛子水曾说:“寅格、元任、大维、孟真都是我生平在学问上最心服的朋友,在国外能晤言一室,自是至乐”;“许多关于西方语言的见解,则有从寅恪得来的”。维也纳的出版书店购买Blume所选注的歌德诗篇,到米兰购买Peano著的算术游戏书籍。
  在柏林大学时,爱因斯坦正在柏林大学讲授“科学原理”。毛子水为一睹科学大师风采,先后三次去旁听爱因斯坦讲课。他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爱因斯坦讲课的确精采极了。尤其难得的是他说话比著书还要浅近,学生都容易接受。是个能言善道,又能舞文弄墨的科学天才。”子水曾说:“我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北大任教授期间,最最痛快的事,就是找古书,买古书,我生平最喜欢北平,原因就在这里。”吴大猷常以毛子水房间墙壁上挂“浮生看物变,乱世想贤才”联,与毛子水开玩笑,说下联应为“乱世想丫头”。


5.
胡适说傅斯年是“人间一个最稀有的天才。他的记忆力最强,理解力也最强。他能做最细密的绣花针工夫,他又有最大胆的大刀阔斧本领。他是最能做学问的学人,同时他又是最能办事、最有组织才干的天生领袖人物。傅斯年为人激烈,在认识丁文江之前,痛恨其政治立场,甚至当着胡适大骂丁文江,说:“我若见了丁文江,一定要杀了他!”后来胡适介绍两人认识,他们却迅速成为莫逆之交。丁文江在长沙病危,正是傅斯年第一个从北京赶去看护

6。
梦麟先生学问不如蔡孑民(蔡元培)先生,办事却比蔡先生高明。他自己的学问比不上胡适之先生,但他办事却比胡先生高明。最后他笑着批评蒋、胡两位先生说:‘这两位先生的办事,真不敢恭维。’他走下讲台以后,我笑着对他说:‘孟真,你这话对极了。所以他们两位是北大的功臣,我们两个人不过是北大的功狗。’刘邦论功行赏,萧何位最高,很多功臣对此非常不满。于是刘邦说:“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此后,有功之臣便被喻为“功狗”。

7。
傅斯年为表达誓将日寇赶出中国的决心,借古时在朝鲜对第一个日本打歼灭战的唐代大将刘仁轨的名字,为爱子取名——傅仁轨。但傅斯年壮年去世,留下孤儿寡母,在中国大陆的人们对傅斯年之后十分感兴趣,想知道他的儿子到底成长为什么样的人,岱峻一篇署名文章。摘录如下:【当年,傅斯年夫妇回国,把13岁的儿子傅仁轨留在美国读中学,托付友人和门生照顾。我曾向人打听傅斯年先生的这一血脉的下落。知情者说,傅仁轨在美国再也没有回来过。与台湾和大陆都没有任何联系。他在美国缺少管教,书也没好好念,学嬉皮士,穷愁潦倒,荒芜一生。他的母亲台湾大学教员俞大綵为此终生后悔。今年8月,我收到一封寄自美国的信,是傅仁轨先生读了我的《发现李庄》后写的。信的全文不足百字:“尊敬的岱峻先生:我幸运地读到了《发现李庄》,这是一本十分有趣的书,它仿佛把我带回了过去的时光。愿好运赐予你。”信是英语写的,只是签名用的中文。“傅仁轨”3个大字,歪歪扭扭,实在不敢恭维。

8.
十三岁即留学美国的傅仁轨经常与父母通信交流,学习十分努力,甚至还把勤工俭学赚来的钱寄回家里,傅仁轨那时虽然年少,却极为懂事孝顺,父亲去世,虽然那时傅家经济贫寒,傅仁轨不能回家奔丧,但给母亲写了一封情深意长的家书,以表致意,孤身海外的傅仁轨将全部精力倾注在学业上,学习成绩突飞猛进。7年之后,1957年,正值中国大陆大搞“反右”运动的时候,年仅22岁的傅仁轨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理科专业,在美国麻萨诸塞州做科学研究编辑、工程师,而且早就在著名的微软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是美国计算机领域的前辈。读书更是傅仁轨的生平最爱。

他阅读大量中英文书籍,关心时事,在网上与作者讨论美国总统政策,这方面很像他的父亲傅斯年。每一年抗战胜利的这一天,傅仁轨总要与朋友一起举杯庆祝,一起纪念这一来之不易的胜利,有时也写一些诸如纪念中国抗战之类的英文文章。

9。
1990年,母亲俞大綵在台湾病世,傅仁轨回台湾为母亲送别,期间,与叔父傅斯岩之子叔伯兄弟傅乐治在一起有过较多的交流,人们看到的是一位正派、仁慈、孝顺、极有教养、儒雅的学者。 2005年,山东聊城傅氏族亲收到了傅仁轨最后一封信:“谢谢对我父亲的关心,今后不要再打扰我了……”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