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张之洞面试王世杰

自由谈 | 2017-04-06 14:3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张之洞面试王世杰
民国著名外交家,武汉大学首任校长王世杰,清末时投考新式学堂,传说当时主考官认为王世杰年纪太小,才12岁,于是报告了刚好来巡视的湖广总督张之洞,张之洞亲自问王世杰为什么要来考试,“这么小,为什么要来武昌读书?”王世杰响亮地回答说“为人杰,为尧舜。”张之洞一震,准予王世杰考试,王世杰最终以第一名进入小学堂,张之洞还特别批准王世杰家人在校门口摆个花生摊,顺便照顾王世杰生活。王世杰天资聪颖,后来考入北洋大学,辛亥革命爆发,王世杰担任都督黎元洪的秘书,参加了守城战斗。并受都督府委派,圆满完成了“赴湘请师,驰援武昌”的任务。二次革命以后,王世杰考到伦敦经济学院读经济,后来又在巴黎大学读法学博士。


2.李敖说陶希圣很阴险
李敖说陶希圣如此阴险,于是他给文献会的同仁们出了一个主意,那时在台湾的文献会同仁以夏天太热,想呈文陶希圣买电扇,李敖就说你们呈文买电扇,陶老板是不会同意的,你们要高抬价码,呈文买冷气机才成。他舍不得买冷气机,觉得抱歉,就会给你们买电扇代替了。显示了我的“阴险”,可以智胜陶汉奸。

3.得罪李敖犹如得罪犹太人
李敖说他和胡秋原的官司拖了三十多年,胡秋原有一次在法院气锝不称李敖之名,而叫“李匪帮”,李敖当即提出异议。后来才弄清楚,原来他说的是“李诽谤”,可是他的黄陂土话发音成“李匪帮”。官司打到最后,李敖反而告起胡秋原了,胡秋原赔了他三十五万,但李敖嫌不够,坚持把他家贴上封条,至今封条犹在,而他已老得无力出庭了。曾祥铎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李敖“三十年前,胡秋原整殷海光、整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向他说这句话?”王企祥(李远哲的老师)说得有趣:“你不能得罪犹太人,得罪了犹太人一如得罪了李敖,他跟你没完没了。”

4.傅斯年坐滑竿
傅斯年抗战的时候,住在四川李庄,傅斯年身躯较胖,平时上街都要坐滑竿。抬滑竿农民的儿子回忆说,傅校长细心的很,“他对下头人蛮好。到街上,有时区长张官周、镇长杨君惠请吃饭。饭碗摆好,他一坐下来,刚捏起筷子他又刷地站起来,看轿夫桌子上的菜一样不一样。要是不一样,他马上站起来就喊我老者他们走。”对轿夫非常体贴,“从板栗坳到李庄,抬滑竿的稍微歪一下,他马上喊停,下来走。他是怕我老者累倒了。”在路上遇到散兵游勇抢人,傅斯年立刻把他们的连长找出来,连长赶紧敬礼,傅斯年要他把抢人的兵交出来,连长也答应。后来再没有这些事情了。

5.傅斯年说鹿钟麟杀了他们的孩子
1926年著名的三一八学潮惨案发生,蒋梦麟、傅斯年、鲁迅等著名文人都表示了愤慨,十几年以后,傅斯年又见到当年负责弹压学潮的鹿钟麟,傅斯年就说了一句“从前我们是朋友,现在我们是仇敌,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杀害了他们,我还能沉默吗?”傅斯年在台大仅仅当了两年校长,解聘了70多名学力不够的教授,但他体谅这些教授家庭负担较重,就把几位家庭特别困难的教授安置到台大图书馆,还续发了一年聘书。傅先生在台大,“常在中午返家时,偕我到各宿舍探视,并查看学生的伙食”。傅先生每次一进餐厅,“男生必高呼欢迎校长,女生则拥到他身旁”。

傅斯年在逝世前不久还为一名学生想法在香港配眼镜,后来这名才华横溢的学生拿到眼镜,默然长跪在傅斯年墓前。

6.胡适见皇帝
1922年5月17日,17岁的溥仪给胡适挂了个电话,约他进宫去谈谈。胡适在日记里写道,因为宣统要见我,故今天去看他的先生庄士敦(Johnston),问他宫中的情形。他说宣统近来颇能独立,自行其意,不受一班老太婆(按,指皇太后)的牵制。前次他把辫子剪去即是一例。溥仪回忆,宫里的王公大臣们听说皇上私自见了胡适这个“新人物”,便“像炸了油锅似地背地吵闹起来了”。说胡适“请求免拜跪”、“为帝者师”等。胡适不得不写了一篇《宣统与胡适》辩解,说“清宫里这一位17岁的少年,处的境地是很寂寞的,很可怜的。中国人的帝王思想没有除尽,到了新闻记者笔下,又成了一条怪异的新闻。”

7.胡适二进宫
两年以后,冯玉祥发动兵变,解散猪仔国会,又派派鹿钟麟等去清宫,修正清室优待条件,没收清宫,永远废除皇帝尊号,并把溥仪的小朝廷赶出紫禁城。小皇帝在张勋拥戴下复辟了十二天也是事实,但胡适同情被废的小皇帝,便致书民国政府,为溥仪被逐打抱不平,信函说“条约可以修正,可以废止,但堂堂的民国欺人之弱,乘人之丧,以强暴行之,这真是民国史上的一件最不名誉的事。”胡适还特地去看望溥仪,当着溥仪一班人把国民军责备了一通。他关心溥仪的前程,鼓励溥仪出洋留学。胡适这样的新思想新人物,竟为清朝小皇帝辩护,很引起了一阵非议。胡适非常坚持人道主义,认为这些批评都是泼脏水和污蔑,不过到了九一八事变,日阀制造伪满洲国,抬举溥仪为傀儡,胡适才认识到他反对把小皇帝驱赶出宫,最终还是错的,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8.傅斯年至情至性
1927年傅斯年在中山大学当系主任,跟人吵架了,他就找到何思源和罗家伦,要他们帮忙出气,傅斯年还坐在地上大哭大闹。这样至情至性的傅斯年,对待朋友也有自己认真和公道的说法,李大钊就义,报纸上发表消息有谓李在北平“就刑”。傅斯年反驳说,不是“就刑”,是“被害”。1932年,陈独秀被捕,傅斯年为之辩诬,说陈独秀是“中国革命史上光焰万丈的大彗星”。傅斯年在认识丁文江之前,痛恨其政治立场,甚至当着胡适大骂丁文江,说:“我若见了丁文江,一定要杀了他!”不过等到他真见到丁文江,反而被丁文江的才气折服,两人成为要好的朋友。

9.文英雄和武英雄
巴黎的袁昌英女士写信给胡适,信中说:“我近来心目中只有两个英雄(你晓得妇女的心目中总不能不有英雄的),一文,一武。文英雄不待言是胡适,武的也不待言是蒋介石。这两个好汉是维持我们民族运命的栋梁!”胡适收到信以后,特别高兴。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