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张君劢不让梁启超上课

自由谈 | 2017-04-11 11:2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张君劢不让梁启超上课
医生诊断出梁启超患有心脏病,张君劢闻之大惊,要求其“把演讲著述一概停止”。梁启超自觉“身子甚好”,当晚就去法政学校上课去了。这下可真是急坏了张君劢,梁启超在给儿子梁思成的信中这样描述道:“吾今夕本在法政专门有两点钟之讲演,君劢适自医生处归,闻我已往(彼已屡次反对我太不惜精力,彼言如此必闹到脑充血云云),仓皇跑到该校,硬将我从讲坛上拉下,痛哭流涕,要我停止讲演一星期。且声明非得医生许可后,不准我再讲。梁启超又好气又好笑,神经过敏的张君劢,听了医生的话,天天和我吵闹,说我的生命是四万万人的,不能由我一个人作主,他既已跟着我,他便有代表四万万人监督我的权利和义务。”

胡适曾经对梁启超推崇备至,认为梁启超影响了中国近代大部分青年知识分子,他曾讲:“使无梁氏之笔,虽有百十孙、黄,岂能成功如此之速耶!(指辛亥革命)”

2.吴稚辉不拘小节
吴稚辉有一次在上海茶馆跟人聊天,有人认出他了,神色大惊“你莫非是党国要人吴稚晖?”吴大笑:“无锡老头子,面孔都差不多,你不要看错人!”冯玉祥斥他“变节为一人之老狗”;章太炎说他是“康有为门下之小吏,盛宣怀校内之洋奴”,蒋梦麟说他是中国学术界一颗光芒四射的慧星;胡适称其为中国近三百年来四大反理学思想家之一。他的无政府主义者同志称他是“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吴稚辉虽然以清党出名,力主杀害陈独秀的儿子陈延年。但仍旧关心教育,他说在中国“真正能注重科学工程的学校,寥寥可数”,而其中就有北洋(今天津大学),南洋和唐山,尤其是后者,“才可算得纯粹的一个科化的工校。


3.毛主席很高兴
1958年,毛主席的英文秘书林克饱受冲击,毛把林克找来询问情况,林克嚎啕大哭,把中南海发生的事情说了。因为正好是八个科级干部受冲击的事情,包括田家英,彭达章等人,毛泽东就联想到唐朝的“二王八司马事件”,还说:“现在我们这个中南海又出现了新的‘二王八司马事件’。毛亲自问其中一个所谓小集团成员李公绰是哪里来的?什么学校毕业?李公绰说他是东北大学毕业的。然后就问戚本禹戚本禹回答说:“我没上过大学,是个中学生”。不料,主席竟高兴地说:“我和你一样,也是中学生。师范毕业,还当过小学教员呢!”


4.徐志摩抱怨罗隆基
罗隆基回国以后,在光华大学和中国公学担任政治学教授,业余在《新月》杂志上大骂国民党,结果上海吴淞公安局请他过去坐了六个小时,罗隆基出来以后,立刻把他这六个小时的经历公布于众,从此更加反蒋了,最终在1930年被当局以“言论反动,侮辱总理”的罪名逮捕,好不容易被营救出来。1931年又在《益世报》上又开始抨击蒋和国民政府。徐志摩则为了《新月》的经营,主张今后“不谈政治”,而罗在给胡适的信中说:“新月的立场,在争言论思想的自由,为营业而取消立场,实不应该。”徐志摩也不示弱,在1931年9月9日给胡适打了一个小报告:“新月几乎又出乱子,隆基在本期‘什么是政治’上又犯了忌讳,昨付寄的400本《新月》当时被扣。”

五大右派之一的罗隆基,1921年赴美留学,先后入威斯康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政治学,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是著名的政治学家。

5.平反委员会
1957年,在鸣放会上,罗隆基的意见被概括为“平反委员会”,和父亲的“政治设计院”、储安平的“党天下”并称为中国右派的三大“反动”理论。当时六月份,罗隆基还出国访问,在锡兰给干女儿买香水丝巾。等他回国,看见秘书赵文璧的确担心,且提醒罗隆基:“你的群众关系太坏,部内、部外都坏。”还特别点明:“你在生活作风方面,也太不注意了。”

五十年代反右情景。


6.蔡元培没有鼓励学生罢课
二十世纪民国初年,北洋军阀统治下,政治昏暗,社会一片死气沉沉。军阀不仅严厉统治,而且还试图推行儒教治国,将儒家学问作为国教推行,倡言旧学,不顾中国寻求现代化的渴求。当时学生为求反抗军阀,谋求科学文明呼声此起彼伏。接着五四爱国运动爆发,主张德先生,赛先生的新文化运动兴起,北京诸多高校学生热衷上街,制造学生运动蔚为一时,但这样一来学生读书的效果就打了大折扣。针对这样的情况,蔡元培委婉的说:“‘五四’而后,大家很热心群众运动,示威运动。那一次大运动,大家虽承认他的效果,但这种骤用兴奋剂的时代已过去了。大家应当做脚踏实地的工夫。”蒋梦麟日后在谈及蔡元培对学生运动的态度,否认蔡校长“随时准备鼓励学生闹风潮”的流言。

7.罗家伦为五四运动出头
五四运动爆发后,北京各校学生群情激愤,据回忆,当时罗家伦从外面赶回北大时,一位同学说:“今天的运动,不可没有宣言。”北京八校公推北大起草,北大同学又推举父亲来写。罗家伦站在桌前略一沉思,写下了一篇短文,却令他十分满意,“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国亡了,同胞起来呀!”1919年5月26日,罗家伦写下题为《五四运动的精神》,第一次提出了“五四运动”这一概念。从此,“五四事件”被定格为“五四运动”。

8.梅贻琦能背任何古文
梅贻琦从小受到严格教育,熟悉诸子经典,有一次梅贻琦表示,"假如我们之中有谁背诵任何中国古经传有错漏,我可以接背任何章节。"梅贻琦后来进入南开,成为张伯苓的得意门生,并考取留美官费学生。同学徐君陶回忆说,他在放榜时见到一个不慌不忙,不喜不忧的学生,后来在一同留学的轮船上再次见到,他才知道那是梅贻琦。当时中国学生一般都选中国人知道有名的大学,比如徐君陶选麻省理工,梅贻琦却单独去到了东部的伍斯特理工学院。徐君陶后来才听说那是一个有名的工业大学。可见梅贻琦眼光从来独具一格。

9.清华缘何崛起
陈岱孙回忆说到清华教书时,清华已经有两年大学班了。1929年的清华,报名人并不太多,例如录取150名学生,报名不过400人左右。而梅贻琦任校长,不到10年时间,清华便声名鹊起。梅贻琦还用美国大学传统用在清华办学。例如罗家伦在清华当校长,并不重视体育,把体育课的学时和任课教师砍去一半,把享有声誉的马约翰教授降格为"主任训练员"。梅贻琦到校任职以后,不仅恢复了马约翰的级别,而且还鼓励体育锻炼,最终将清华建立成为“体育大校”。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