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清华校长罗家伦

自由谈 | 2017-04-18 16:2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蒋梦麟和汽油有仇
五四运动一起,北京政府提出解散北京大学、撤免蔡元培校长一职的动议。与此同时,为了保全刚有起色的北大,为了不让无辜学生受难,蔡元培决定离职出走,留下一纸写有“我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各方又挽留蔡元培,蔡元培把自己的学生蒋梦麟推荐去当北大的代理校长,蒋梦麟着实忙得不亦乐乎,在写给友人张东荪的信中,不无感慨“我廿一日到北京以来,吃了不少的苦,好像一个人投在蛛网里面,动一动就有蛛子从那屋角里跳出来咬你。唉!若无破釜沉舟的决心,早被吓退了。蒋梦麟给胡适写信说“我现在买了一辆汽车,天天在街上跑,真是和gasoline(汽油)有仇。”

2.蒋梦麟的教训
三十年代初,李石曾、张乃燕(国民党元老张静江之侄)为代表的留法派,以蔡元培、蒋梦麟为代表的欧美派,以丁惟汾、经亨颐为代表的留日派,以及未出国门的本土派。有一次中山大学的学生闹了学潮,蒋梦麟就将情况报告给了蒋介石,却引起教育部长张乃燕的不满,指出他小事办大。结果蒋梦麟被迫辞去中山大学校长之职,教育部委派朱家骅继任。蒋梦麟辞职前夜,国民党元老吴稚晖突然来访,就中央大学易长之事痛斥蒋梦麟办事不力。临走前,吴稚晖指着蒋梦麟厉声而言:“你真是无大臣之风!”等到蒋梦麟再度回到北大的时候,刘半农曾赠给他图章一方,文曰:“无大臣之风。”蒋梦麟只是想把学校的事情办好,却没有社会潜规则经验,不幸卷入了中国特有的派系之风。蒋梦麟说“武力革命难,政治革命更难,思想革命尤难,这是我所受的教训。

3.不要和蟋蟀一样拼命
傅斯年在台大时,罗家伦经常去看他,每次看老朋友都是一身疲惫地忙着干不完的活,就劝老朋友不要那么卖命。罗家伦反对他的坏脾气,便用傅斯年自己过去的话讽刺刺激他说:“不要和蟋蟀一样,被人一引就鼓起翅膀,摆出一副搏斗的架势,小心遭人反攻。”傅斯年晚年左眼血管破裂,读书写作都受到很大限制,他就捂住左眼写字。在读书写字已非常吃力之下,他不得不与秘书那廉君合作。由他来口述成句,那廉君记下话语大意。

4.六个帝国主义走狗把持清华
北伐之后,奉系被南方国民革命军赶跑,南京政府开始接掌北京。当时清华被称“国耻学校”,被认为接受的是“不荣誉的钱”,谁来出任清华校长成了一个课题。南京政府的战地委员会委员罗家伦是“五四”闯将,蔡元培的学生,同学们期望他彻底改革清华。当时,学生们认为有六个“帝国主义的走狗”把持清华,正酝酿驱逐。郭廷以与学生带头人磋商,坚持留下了梅贻琦。当时因为清华有美国基金钱,还存在美国所以外交部,CC系都想抢清华这个肥缺,最终外交部部长王正廷宣布罗家伦为“清华大学校长”,而非“国立清华大学校长”。王正廷的理由是,“恐怕美国朋友不高兴”。罗家伦对此严正驳斥,罗家伦最终争回这笔赔款,成立清华基金。他很重视实验,并开始招收女生,淘汰次级教授。建立了一座地板是玻璃做成的大图书馆。

5.中央大学的“哭墙”
在抗战时,日军对中央大学的轰炸尤其猛烈,当时任校长罗家伦办公室的瓦墙都没了,在夏天烈阳下,他照常和同仁在只有一面墙壁的房子里办公,仿佛犹太民族的“哭墙”一般。罗家伦曾撰写《炸弹下长大的中央大学》一文激励学校师生:“我们抗战,是武力对武力,教育对教育,大学对大学;中央大学所对着的,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

6.蒋梦麟的无为而治
抗战爆发,北大清华以及南开共同组建西南联大,当时三校合并,人事异常复杂。蒋梦麟为防别人认为他借机为北大谋私,宣称说“我不管就是管了”,让校务交给清华校长梅贻琦管理,但其他人不理解。北大的教师们意气消沉,只看到蒋梦麟不管事,与沈尹默讨论书法。中文系教授罗常培指出:“北大简直没办法发展,不单比不上清华,连浙大、武大都抵不住。”数学系教授许宝禄无奈地叹道:“过去五六年太黑了,个把好人侧身其中,连轮廓都看不见。”傅斯年更是直言不讳地说:“我们这些年与清华合作,清华得到安定,我们得到鄙视,……大家心中的心理是‘北大没有希望’。

7.蒋梦麟探视陈独秀
抗战前,陈独秀被宣布开除出中共,1932年又遭同党告密,国民政府的法院又判陈独秀坐牢,蒋梦麟和傅斯年等昔年北大同学都曾去探监,据说也对他有所接济。留存陈先生的七封信函,多半有关托代借书,有些信纸上还留有“江苏第一监狱”的印戳。陈先生写赠蒋梦麟的墨宝,有一条是录杜甫“秋兴八首”之三,最后四句是:“匡衡抗疏功名薄,刘向传经心事违。同学少年多不贱,武陵裘马自轻肥。”

8.胡适反对华北自治
1935年,日阀策动一些亲日派汉奸发动所谓“五省自治运动”,阴谋变华北五省为“第二个东北”。宋哲元、王揖唐等竟然酝酿组织“冀察政务委员会”,在此,宋哲元在北平居仁堂举行谈话会,招待北平各界人士。“低调俱乐部”出名的胡适应邀出席,并在会上高调发言,反对所谓“冀察自治”,胡适说的非常激烈“必定成为历史上孝子慈孙永远不能洗刷的大罪人。在今日形势下,一切委曲求全的计划都是空谈,……诸公岂不知道他们逼迫华北“自治”正是一百分的侵我主权,正是一百分的干涉内政,正是一百分的谋我疆土!此等谬说岂可轻信!”

9.罗家伦从不做人情
清华外文系的吴宓教授,因在“五四”新旧文学之争时,曾攻击过新文学运动,也曾和罗家伦打过笔墨官司。他看到和他有宿怨的罗家伦当了校长,于是托赵元任先生来打听消息。父亲大笑说:“我们当年争的是文言和白话,现在他教的是英国文学,这风马牛不相及。如果他真能教中国古典文学,我也可以请他来教,我绝不是这样褊狭的人。”后来罗家伦反而和吴宓成了好友。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