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蒋梦麟帮蔡元培按印子

自由谈 | 2017-04-20 17:0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7.1.我不是按印子的
五四运动后,蔡元培受到北京政府的压力,被迫离校。前来代理校长的蒋梦麟谦虚地说:“我只是蔡先生派来代捺印子的,一切请各位主持。”他这么一说,反对者也不便于再指责什么了。他尽力挽救被捕的学生,也主持北大的校务。有一次傅斯年对胡适说:“论办事能力,你不如我,论学问,我不如你,我是你的一条狗;蒋梦麟学问不如蔡孑民先生,但办事能力比蔡先生高明,蒋先生是蔡先生的一条狗。”:“功狗”,语出汉高祖刘邦,当时刘邦行功封赏,以萧何为功劳第一,手下不服,对他的这些开国武将说了一段颇有见地的话,他说:“猎狗只有追擒野兽的功能,而猎人却能指挥猎狗。你们只不过是擒杀野兽有功的猎狗(功狗),只有萧何才称得上是猎人(功人)。”

2.没人倒梅
梅贻琦从1931年起担任清华大学校长,在他任校长之前,清华师生赶校长、赶教授是家常便饭,校长在任时间都不长。有人问梅贻琦有何秘诀,梅说:“大家倒这个,倒那个,就没有人愿意倒梅(霉)!”梅贻琦曾说:“一个学校,有先生上课,学生听课,这是主要的。为了上课听课,就必须有些教具以及桌椅之类。因此也需要有人管这些方面的事。一个学校的校长就是管这些事的人。”他不仅说大学非大楼之谓,而且把校长降到了管桌子教具之类的

3.蒋梦麟做事凭三子
联大成立之初,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对北大校长蒋梦麟说:“我的表你带着。”这是天津俗语“你做我代表”的意思。蒋梦麟对梅贻琦校长说:“联大校务还请月涵先生多负责。”因为蒋梦麟在北大管理校务,就颇得人心,他平生做事全凭“三子”:以孔子做人,以老子处事,以鬼子(洋鬼子,指科学务实精神)办事。理学院的丁文江、李四光、曾昭抡;文学院的周作人、汤用彤、徐志摩;法学院的刘志扬、赵乃抟等教育界名流都齐聚麾下。

4.华盛顿是什么东西
年少时鲁迅从南京矿路学堂毕业,又到东洋留学,与陈寅恪和陈寅恪的哥哥陈衡恪同船出洋。因为带领这些官费留学生去日本的,是陈寅恪大舅陆师学堂总办俞明震。鲁迅对俞明震印象不坏,在《朝花夕拾·琐记》中对他有这样一段描述:“但第二年的总办是一个新党,他坐在马车上的时候大抵看着《时务报》,考汉文也自己出题目,和教员出的很不同。有一次是‘华盛顿论’,汉文教员反而惴惴地来问我们道:‘华盛顿是什么东西呀?’”

5.陈寅恪的语言天赋并不高
陈寅恪在语言上的天赋据有人考证认为并不高。根据蒋天枢的《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记载,陈衡恪之子、植物学家陈封怀曾提及其叔父在1913年尚不会说上海话;然而陈寅恪曾于1905年到1909年间在上海复旦公学读书,如果真是语言天才,怎么可能在一个地方呆了四年还不会说当地方言呢?

6.徐复观被骂
抗战时,还在当国民党少将的徐复观第一次去北碚见熊十力。徐复观向熊十力请教该读点什么书,熊十力向他推荐了王夫之的《读通鉴论》。徐复观说这本书早已读过了。熊十力面露不悦之色,说你并没有读懂,应该再读。第二次见熊十力,徐复观就提出了对王夫之的一些批评,结果熊十力大骂,“你这个东西,怎么会读得进书!任何书的内容,都是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先看出他的好的地方,却专门去挑坏的。读书是要先看出他的好处,再批评他的坏处,这才像吃东西一样,经过消化而摄取了营养。譬如《读通鉴论》,某一段该是多么有意义,又如某一段理解是如何深刻,你记得吗?你懂得吗?你这样读书,真太没有出息!”


7.要超过陈寅恪
1958年,郭沫若給北大历史系写信,鼓励师生们说“正如我们今天在钢铁生产等方面,在十五年内要赶超英国。在史学研究方面,在不太长的时期,起码在资料上也要超过陈寅恪。这话当着陈寅恪的面我也能说的。”但1961年,郭沫若先后两次至中山大学陈寅恪寓所内恭敬拜访陈寅恪。两此拜会,郭沫若日记均有记载。第一次为 1961年3月13日,日记载云:“同(冯)乃超去看陈寅恪,他生于庚寅,我生于壬辰,我笑说今日相见是龙虎斗。”

8.蒋梦麟面对日阀
1935年以后,日阀在华北扩张声势越加明显,连校园也不放过,他们指责蒋梦麟煽动学生反日,要求宋哲元严加惩罚并强逼其离开北平。宋哲元将此信息告知蒋梦麟,蒋却我自巍然,继续留北平主持北大校务。当蒋梦麟再次站出来痛斥宋哲元“华北自治”说法。日阀忍不住了,直接将蒋梦麟传召至司令部,问他“你是日本的朋友吗?”蒋梦麟顶回去“这话不一定对。我是日本人民的朋友,但是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敌人,正像我是中国军国主义的敌人一样。”罗家伦评价说:“蒋梦麟先生是郭子仪第二,大有单骑回纥的精神。”

9.
北大的邓广铭教授在八十年代很得意地说,清华大学教授陈寅恪先生看到他的《〈辛稼轩年谱〉和〈稼轩词疏证〉总辨正》后,要从城外的清华园跑到城里来“亲造其门”,拜访拜访他。寅恪先生称赞年轻的邓恭三道:“其用力之勤,持论之慎,并世治宋史者,未能或之先也。……神思之缜密,志愿之果毅,逾越等伦。他日新宋学之建立,先生当为最有功之一人,可以无疑也。”邓先生说陈寅恪先生一生给别人做的序不多。人在谈论寅恪先生对中国历史的总体看法时,时常引用一句话,就是“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以说明他对于宋朝历史地位评价之高。此话即出自给邓恭三所写的序中。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