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白崇禧聊军事

自由谈 | 2017-07-04 14:33: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顾祝同回忆北伐
1925年参加国民革命军东征军的顾祝同,回忆北伐情形,说当时革命军预先对吴佩孚作战,对孙传芳部下的周荫人部采取防御策略,张作霖则远在黄河以北,对革命军没有重大影响。所以革命军有一句口号“打倒吴佩孚,联络孙传芳,不理张作霖。”到后来湖南省的局势发生变化,唐生智也倒向革命军,企图赶走赵恒惕,却又引起了湖南省的内战,唐生智又向革命军求援。最终革命军预备抢入湖南,作为北伐的基地。

2.军阀反叛靠占卜
顾祝同回忆说,在北伐经由福州启程,当时周荫人部下的李生春也来率部投诚,但这位军阀只是因为当时势穷力蹙,并非真心诚服革命党。李生春又有特殊的迷信思想,私底下反复占卜,据说连卜三卦,都说革命军无法成功。所以李生春又老想着叛乱。为此何应钦不得不布置任务,命令顾祝同由延平赶去,对军队执行缴械,李生春本人则在古田被俘。

3.我师之铁蛋,必将粉碎敌人之鸡蛋
蒋介石,冯玉祥等人率领的北伐军打到山东,当时直鲁联军张宗昌所部连战连败。这时张宗昌部下的一个旅长刘珍年,忽然认为此刻是他的好机会。其他人向刘进言:“张(宗昌)、褚(玉璞)覆灭在即,咱们何苦接这个烂摊子?”刘珍年不以为然,回答说:“前汉亡去有后汉,他们不干咱们干!吾辈学当致用,建功立业,此其时也。”但后来济南惨案发生,蒋介石对日本妥协,令北伐军放弃济南和山东大部,绕道北上平津,山东地界无人 ,张宗昌又打着主意想卷土重来,刘珍年部队,虽然只有5000人,但却固守牟平,下令坚决抵抗,刘珍年还深入士兵当中鼓舞斗志,说:“我军人数虽少,但乃是百战百胜之师,像一个铁蛋;张军虽然人数众多,乃是乌合之众,像一篮子鸡蛋。我师之铁蛋,必将粉碎敌人之鸡蛋。” 

刘珍年部队出其不意,冲出城墙,一边跑一边高呼口号“革命军来了”,张、褚军最终士气俱无,被打得大败,张宗昌乘船逃往大连。

4.冯玉祥为蒋塑像
北伐战争期间,蒋介石一度与冯玉祥结成联盟,冯为了表达对蒋拥戴之诚,甚至要在郑州为蒋铸造铜像,还是左右拦阻下来。蒋对冯玉祥也是互相拉拢,蒋的代言人吴稚晖有一次给冯的电报中,誉冯为“一柱擎天,唯公有焉”,但冯玉祥不满于西北的贫瘠苦寒地段,常对人说“我们连个海口也没有,向国外购买一些军事装备,真是太不方便。”蒋介石许给冯玉祥山东地界,冯并不满意,眼睛盯着河北、平、津之地。此时阎锡山趁机挑拨离间,他对蒋说“请你翻开历史看看,哪个人没有吃过冯的亏?”正击中了蒋的心事。

5.白崇禧说协同战法
白崇禧在回忆录里检讨战争得失,他说大多是依靠第一次世界大战千万人生命换来的教训,多少专家研究得出,例如步炮协同作战,步兵攻击之前,炮兵对敌方射击目标多少小时或整天。但步兵前进时,炮兵又不能继续射击。及至步兵接近敌人阵地,未经摧毁之敌人又冒出来继续射击。白崇禧举出血战“昆仑关”的例子,他说当时血战最激烈的时候,步兵冲锋五六次,都被敌方的炮兵狙击下来。白崇禧说是他自己在前线观察,最终拍板使用法国山炮摧毁敌军反斜面阵地,再用步兵直攻。但白崇禧也坦承说这还不算一个完整的战斗体系。

6.四个人抬着无线电走
白崇禧说到军事,说二战时德国常常夸大四个兵种的联合,摩托化部队,战车,装甲,空军的协同作战。但军种讲海陆空,兵种分步骑炮工辎通信等。在协同教育中,最重要的是通信工作,例如无线电,当初中国国军开始推行无线电时,当时近代设备很重很落后,竟然还需要四个人抬着走。直到白崇禧到了上海,花重金买了一具短波无线电,再也不用四个人抬着走,而且也不需担心人窃听的问题。白崇禧心里真是高兴坏了。

儿子白先勇对记者说“国就是‘民国’,那是他心中的,从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以来,他保护的‘民国’。他一生都是为了保护‘民国’打仗。”

7.拉壮丁与设立兵士
抗战时期,白崇禧在广西,决意对高中以上的学校进行军训,寓将于学,训练民众,寓兵于团,在学校时受教育的学生作为战时的军官,而民团的壮丁也可以编成兵士。他举例说德国储备预备役军官,二战爆发,很快德国军队扩编十多万,军官多来自预备役。白崇禧在重庆军训部任内时,就力主建立兵士制度,其实早在抗战开始前,中国军队已经开始征兵制度,预备军官制度也有雏形。但唯独军士养成做不到。这方面日本则非常注重,有专门的学校培养,年年增加津贴,但到了准尉就是最高军衔,不能随便退役。非常注重军士培养,甚至有术科博士之称。但白崇禧在重庆推行军士预备制度,军政部因为预算编制的原因表示反对,所以在大陆时期,始终没有建立军士制度,而且都是各部队自己成立的训练班训练,既没有正规学校教育,素质和地位都不行。

8.薛岳谎报军情
薛岳被称为“军神”,“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号称“长沙会战”三战三捷,但关于第二次长沙战役,军令部部长徐永昌在日记中写道:“一、湘北战之序幕,敌人扫荡大雪山时,战区所报我军如何转出反包围敌人等等,完全子虚,斯役我第四军吃亏极大。二、敌人打过汨罗江以后,我军已无有战斗力之军、师。三、所报俘获敌人不到十个,枪许有几支,余可想矣。”故大发感慨:“由谎报一点看我国军人无耻,可谓达于极点。”但其实当时日军进攻长沙,以军事打击为主,而不是占有物资和地盘,进攻长沙期间,还缴获了薛岳准备由东方侧击日军的会战方案,最终导致第二次长沙战役,中国军队损失至五万人。

9.魏德迈批评史迪威
二战时,来华访问的美国将军魏德迈在著名的《魏德迈报告》中,利用他考察的中国军事情势,做出一个结论,“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惊人的坚忍与耐力,绝非如史迪威及他那些记者朋友所描述的不愿作战的情形,中国悲剧的一部分,是我们美国人对中国在一九四一年之前为遏阻日本而作的自我牺牲,大部分时间皆表现漠不关心。”他对蒋介石做出应有评价,说“我确信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领袖,对其人民的福祉极为关切,并渴望建立符合孙中山理念的宪政体制政府。在我看来,蒋介石最大的弱点是他对朋友及旧属的忠诚。”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