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毛主席说梁漱溟抬高中国的特殊性

自由谈 | 2017-08-09 21:3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1.梁漱溟见毛泽东
抗战期间,连梁漱溟这样的大儒也四处奔走,参与国事。他说抗战初期中国军队的失败,不在于军事,他说“今日最大问题不在外部而在内部,平津失陷,根本误于政治,军事不统一是政治问题。前方后方未能配合,军民未能合作.....”梁漱溟希望加强抗战政府的力量,又期望与中共进行合作,于是在征得蒋介石同意,在1938年作为政府参议院,奔赴延安,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称梁漱溟为老前辈。梁漱溟如是说“此番会晤,在我印象上甚好。古时诸葛公称关美髯曰群逸绝伦,我今亦有此叹。”

2.毛泽东不同意梁漱溟的改良
毛泽东对梁漱溟讲述的长期抗战分析头头是道,让梁漱溟赞叹不已。但第三天,他们讨论却出现了分歧,梁漱溟送给毛泽东《乡村建设理论》,毛泽东却当即指出“你的主张是改良主义,不是革命的路。改良主义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中国社会需要彻底的革命。”毛说最核心的问题是阶级斗争。梁漱溟不得不反驳他,说中国社会和外国社会不同。梁又说到“伦理本位”和“职业分途”,认为“伦理本位”是针对西方“个人本位”来说,西方人讲平等,自由,权力,把个人权利放在第一位。中国注重义务,而不是权利,讲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相敬,这都是伦理本位。”毛泽东耐心的听着,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说梁先生是过分抬高了中国社会的特殊性了,中国还有发展的一般性。梁漱溟立刻反驳道,你是强调了中国社会的一般性,缺乏对中国社会发展特殊性的认识。

3.胡适说北大不撤走一部图书
1935年,“华北自治”呼声喧嚣尘上,大家都认为这是日本人策动的。胡适,傅斯年对此言论极为生气,他们在宋哲元召集的学人大会上,公开声明“北大不撤走一部图书,不移动一架仪器,坚决留在北平。”并说“北平沦陷在日本军阀之手,同人们南下,无论何地,只要搭一座茅棚,就可以讲学”。胡适虽然不赞同青年学人动辄游行请愿,也说“多年沉寂北方青年界的一件可喜的事情,我们中年人尚且忍不住了吗,何况这些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女们。”

4.谁说一个月解决中国事变
七七事变以后,日本军人极为狂妄,陆相杉山元给天皇上书“中国事变用一个月就解决了。”参谋本部的人则扬言“日本动员声势起来,满载兵员的列车通过山海关,中国就会投降。”只有参谋本部的作战部长石原莞尔担心“把数个师团送到华北,兵力被拖住,出兵西伯利亚变成了空话”,不过近卫文麿支持杉山元的意见,杉山元说只有征服了中国才谈得上北进,于是日本决心扩大化侵华战争。但1937年末关内日军师团已经派遣了16个师团,相当于日军陆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二。武汉会战以后,日本国内只剩一个师团,可谓已成强弩之末。

5.中国很快变成第二个埃塞俄比亚
七七抗战爆发后,英美等列强认为中国很快变成第二个埃塞俄比亚,于是对于抗战态度相当暧昧,对于日本只愿做一些“温和的指责”,对日本毫无经济制裁的举动,美国国务卿赫尔回忆说“如果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美国就得承受最沉重的经济负担,因为日美之间贸易额为所有欧洲国家对日贸易总和的两倍。”英国首相张伯伦则说“我们在这里是缔造和平,不是扩大冲突。”蒋介石在1937年7月24日对《纽约时报》记者说“美国之小心翼翼,不与战争漩涡.....但吾国而言,和平已遭侵略者之魔手所破坏,美已感受侵略者之影响,.....妥协与规避,决不能维持和平。”但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对于中国抱同情态度,主张“全力支持中国”,国务院远东司司长霍恩贝克认为“美国重要利益要求是不让日本控制中国。最切实可行的方针是向中国提供帮助,并阻止有利于日本的物资出口。”美国亚洲舰队司令亚内尔上将报告说“只是由于中国抗战挡住了日本军团,日军才没有向加利福利亚进军。”到了1938年5月31日,连英国外长哈利法克斯亦在备忘录中这样写道“中国正为所有守法国家而战。”

6.王世杰不赞成废除天皇
抗战胜利后,1946年作为外交部长的王世杰在国民参政会报告外交,表示天皇制度问题由日本国民决定,但“须在日本国民所受军阀芝麻最宣传消除以后”。9月30日,王世杰在国府报告“和会情形”,声称"中国政策”为“反报复主义”,这就是个国民政府的“真实立场”,中国遣返了两三百万战俘和日侨,“无一残杀和虐待之事”。王世杰坦然说道“此事已使日本普通人民感觉中国确是宽和。”

7.关麟征为啥要考黄埔军校
关麟征原名关志道,自幼家贫失学,他一直想去当兵,1924年他的一个朋友邓毓玫告诉他,弄到一张胡景翼处签发的邓毓玫和吴麟征的护照,吴嫌广东太远不想去,他问关麟征想不想去广州投考军校,如果愿去,只要将护照上的吴改成关就行了。从此关志道改名关麟征,他的父亲把卖牲口的25块银圆作为他的旅费,换乘火车到了上海,找到了同盟会元老,陕西同乡于右任。于问关麟征等人:“你们为什么要当兵?”那时,他根本不懂什么是“主义”、“革命”,只好老实回答:“当军官威风。”于右任听后笑笑,最终这批考生包括杜聿明等人一起加入了黄埔军校。他们在入学仪式上,孙中山还对他们训话,说中山勉励学员不仅要做一个有高度才能的军人,而且要做一个不怕苦、不怕死的军人。

8.胡宗南家只用了一天的冰箱
1950年台北的“监察院”李梦彪为首的四十五名“监察委员”准备弹劾胡宗南,调查他应负之失去大陆的责任。胡宗南的部下要去“监察院”闹。胡宗南制止了他们,选择沉默以对。胡宗南就此从花莲回到了台北,他没有自己的房子,还是汤恩伯送他一栋位于中山北路锦州街口的房子。胡宗南却先把他的部下安排在这附近。胡宗南部下去看他,发现胡家连可以坐的沙发都没有,“一不小心会给它坐摇晃,或者甚至垮掉。窗帘也不要去碰,一不小心碰窗帘会断好几截。”胡宗南之子胡维善,后来的中原大学副校长,则回忆说“只有我家里是没电冰箱的,当时陆军总司令罗烈将军给送来一台冰箱,我就围着那个冰箱跳舞。但父亲回来,看到电冰箱很生气,要把电冰箱送回去,于是家里就只用了一天的电冰箱。”胡宗南还是对战场心心念念,他曾跟人讲“我在大陆已经失败一次了,我到大陈岛就不能再失败。”

9.华侨如何帮助抗日
在1939年到1941年侨领陈嘉庚率领南侨总会,动员了3500多名机工回国参战,到滇缅路抢运物资。华侨总会还捐赠汽车310辆。华侨司机在滇缅路上打出标语“一个华侨能出力,十个敌人九不回”。《文汇年刊》指出1939年“华侨对捐助抗战之热烈,现在仍有加无已、”1939年11月召开的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认为“海外侨胞为抗战建国力量之源泉之一。抗战期间其重要性尤倍于往日。”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