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高仓健逝世:曾是60后超级偶像

自由谈 | 2014-11-18 16:3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方琼玟
分享:
字号: T T T

据日本新闻网18日消息,日本著名影星高仓健突然去世的消息震惊了日本社会,日本各大电台在上午中断了正常的节目,开始推出高仓健追悼节目。
  
高仓健是在本月10日凌晨在东京的一家医院里去世的,他患有恶性淋巴癌。由于他早年离婚,膝下无子,也没有过多的近亲,因此他的丧事是由演艺公司帮助料理。消息说,高仓健的遗体已经悄然火化。
        
据《兰州日报》早前报道,2006年11月29日,75岁的日本著名演员高仓健出版了题为《想》的自传,副标题是:“演员生活50年”。这本由高仓健著、今津胜幸摄影的大16开本传记共143页,书中附录了高仓健50年演艺生涯的204部作品的剧照及个人生活图片,当然,还有高仓健以随笔形式讲述的自己的艺术人生。
  
父亲的眼泪感动了儿子
  
高仓健1931年出生在日本福冈县中间市,父亲给他起名叫“小田刚一郎”。伯父没有儿子,但非常喜欢这个侄子,就向弟弟提出了收养的请求。“父亲为此和伯父吵架,那时我十一二岁。我偷听到两人的吵架,从心里感受到了父亲对儿子的真情。”
  
在高仓健的哥哥离家当兵的时候,高仓健看到父亲唯一的一次流泪,“站台上有很多人,父亲抱着肩膀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哥哥从车窗探出身来,父亲看着他的脸,眼里闪烁着泪光,就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父亲的眼泪消除了我对他的反感和隔阂。”
  
初恋在小学萌动
  
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高仓健现在独身一人,他在书中没有解答那段婚姻失败的原因,却回忆了小时候的初恋。那是在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高仓健心仪年轻漂亮的班主任老师。后来老师为了结婚,辞去了学校的工作。当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向同学们告别时,高仓健觉得非常难过,他喊出了与心情截然相反的话:“你趁早去别的地方吧!”老师气愤地罚他去走廊站着。“一个小时以后,我感觉头脑发晕,全身的血液都涌到头上,终于倒在了走廊上。老师抱着我就向医务室跑去。被老师抱在胸前,跑过走廊的那段时间,她身上香甜的气息包围着我。我当时真不想与老师分开,希望时光停滞,就在这种祈愿中我失去了知觉。叫喊与心情相反的话,这样不率真的事情,即使现在我也常有。”高仓健这样描述初恋对他一生的影响。
  
亲身感受二战阴影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疏散人口,高仓健在小学四年级时转学到了外地。“因为我是从其他地方转来的,所以经常被人欺负。后来我看到周围同学穿的校服的袖口,因为经常用来擦鼻涕,总是发亮。我想成为大家的伙伴,就也把校服的袖口弄得发亮,所以当母亲把我的校服洗干净时,我就很生气。”
  
二战后期,战争形势越来越严峻,正在上初二的高仓健和他的同学们也被动员起来,“干的活是从货车上卸煤炭。炎热的天气,我和同学们光着上身闷头苦干。经常能听到空袭警报,最初的反应是跑到煤矿斜井里躲避,后来也麻木了。有一天干活时,空袭的飞机快速俯冲下来用机关枪扫射,飞行员的脸都清晰可见。当时我们都非常害怕,吓得拼命跑。后来飞机远去了,大家抱在一起,为平安无事高兴得流下眼泪。”
  
意外成为电影演员
  
高仓健少年时代的梦想是,“大海那边有幸福”,他想找一个与外贸有关的工作。1954年他从东京明治大学毕业,正赶上日本就业困难的时期,找不到好工作。他回忆说,当时如果回老家,很容易找到工作,而且父母也希望他回去。但他还是留在了东京,住在校友的宿舍里,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不停地找工作。“我不想成为大企业传送带的一部分。”高仓健在这一点上不想让步,渐渐地连吃饭都出现了困难。
  
后来有朋友介绍高仓健去一家电影制片厂当见习演员,不久他又听说东映公司正在招募新人,“我有幸被东映公司的专务理事牧野光雄先生看中。当时急于找工作的我,迅速地又参加了一次面试,就被选中了。如果没有偶然被牧野先生看中,我就不会成为演员。后来想想,这就是缘分。”
  
成名之后依然自卑
  
高仓健进入东映公司后,先参加了6个月的集体培训。一开始,培训的讲师就指名叫高仓健演哑剧小品。设定的场景是在一间只有门没有窗子的房间内发生了火灾,浓烟滚滚,演员想逃出去,但是门打不开。高仓健回忆当时的窘况写道:“我像棍子一样站在大家面前,什么都不会做。头脑发晕,简直苦不堪言。”
  
在培训期间,新人不光要练习发声、演戏,还要学习芭蕾舞,“老师要求穿紧身裤,我没有,只好穿游泳裤参加练习。每当我练习的时候,其他同学就捧腹大笑,几乎不能正常上课。后来老师就让我站在一旁看别人跳。当时就有人说我当不了演员,说我的眼神一般。虽然那是一位很和气的老师,但他的看法实在让我很困惑。我一向不服输,或许就是因为他的那句话,才坚定了我继续做演员的信念。”
  
在培训了一个半月后,考验高仓健的机会终于来了,公司安排他主演《电光空手打》这部电影。“高仓健”这个艺名就是在拍摄这部影片时起的,“我当时对高仓健这个艺名并不满意,希望改叫‘忍勇作’,那是《电光空手打》中主人公的名字。但牧野先生不同意我改别的,我只好不情愿地叫高仓健了。”
  
一举成名之后,片约接连不断。当年高仓健就拍了11部电影,此后他每年都要拍10到13部电影。回顾自己的从影生涯,高仓健说:“我并没有接受完整的演员训练,居然成了演员。这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自卑。我年轻的时候,一部接着一部地拍,觉得很困惑,只能用身体去感受。对我来说,每部电影都是战斗。战斗就意味着艰苦,需要持续地锻炼身体。因此说演员是体力劳动者,锻炼身体是为了生活。”
  
中国剧组令人思念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高仓健就与中国结下了不解的情缘,一部《追捕》不仅让他成为中国人最喜欢的外国演员,甚至成为许多中国女性心中的“完美男人”。2005年,74岁的高仓健与中国导演张艺谋联手拍摄《千里走单骑》,这部影片为高仓健晚年的艺术人生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第一次见到张艺谋是1990年,为出席中日电影节访问内蒙古自治区,回程经过北京。他给我的印象是话非常少,但目光很坚毅。我记得当时在宴会上有人大声问:‘张导演和阿健什么时候一起拍电影?’从那时候过了15年,终于开出了《千里走单骑》这朵花。
  
“在中国拍摄《千里走单骑》的日子,每天都能感到幸福。与张艺谋导演等拍摄人员相识令我感到幸运。
  
“张导演历尽艰辛,但他从不说自己的事情。我从剧组人员那里听说,他父子二人长期感情不和,在父亲去世前,张导演前往意大利导演《图兰朵》,出发前一天,父子拥抱在一起,父亲声音嘶哑地说:‘好样的’,第一次夸奖了儿子……也许正因为经历过那样的艰苦,张导演忍耐力强,心地善良,能分担他人的痛苦。
  
“剧组人员对我的照顾很细心。我后来看到副导演蒲伦的日记,让我深受感动。日记的扉页上写着:为阿健而写的日记。日记中记载着我在拍摄中的活动。副导演杂事缠身十分繁忙,尽管如此,蒲伦每天晚上临睡前,仍然坚持写日记,就是打算在我生日那天把日记送给我,作为拍摄这部电影的见证。拍摄的最后一天,全体剧组人员都给我写了寄语,这也是张导演的安排,要大家写给我作为纪念。
  
“怎样传递思念之心,我在拍摄中领教了。过去我常常买些礼物相送,然后分手告别。说到什么是美好的,不是金钱,也不是力量,更不是礼物。思念人最美好。遇到让我思念的导演和剧组人员,拍摄那段时间,我是幸福的。”
Tab标签: 高仓健逝世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