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4期:被稳定压倒的康师傅(33条)

自由谈 | 2014-12-11 17:4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
民国时某县举行私塾先生的甄别考试,有一问题:“何谓三民主义?”有一位冬烘先生答曰:“三民主义者,孙(中山)总理,林(森)主席及蒋(介石)委员长三人所打之主意也。”80年后,有人诠释“依法治国”为“依造执政党的方法来治国”。其脑筋急转弯的智商亦不在冬烘先生之下。

2、
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周永康在1994年造成325人死亡的新疆克拉玛依大火后讲话,声称“稳定压倒一切”。20年后,他终于也成了被稳定的对象。

3、
央视前台长杨伟光退休后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承认他在宣传部下指令三天之前,自作主张地压下了1994年的克拉玛依大火报道。杨回忆:“大火死了一些小孩。我看完这个节目,节目做得很好,也很感人。但我说克拉玛依的群众情绪躁动得很厉害,节目播了以后,是对当地群众情绪的一种平息,还是火上浇油?如果火上浇油的话,就不能播,播了这个,会使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亲友愤怒起来后,向领导施加压力。那记者哭着抬不起头。三天以后,中宣部发出正式通知,克拉玛依有关报道不要再报。大家说杨台把节目压了是对的。”人们实在很难理解新闻人是怎样把枪毙新闻当作一种荣誉。

4、
在台湾的政治光谱中,前台大医院医师、2014年当选台北新市长的柯文哲不讳言自己属于“墨绿”、亦曾坚定支持陈水扁,却曾造访大陆18次,对中国史上历朝历代的权谋韬略、特别是以小克大的治术心法兴味盎然。在他为竞选所出的书里,有张他在黄花岗72烈士墓前的照片。柯写道:“我去过黄花岗,这也是影响我一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当我走下台阶,抚摸着每块砖石,心里想着一个问题。一百年前的那个晚上,中国最顶尖的知识份子用什么心态出发的。几百个人拿着短枪进攻十几万人的两广督署,不可能会成功的。人因有梦想而伟大。”

5、                                       
1914年7月8日,孙中山在东京组建中华革命党。大家宣誓后,要在誓词上按手印。孙看见冷御秋不按手印,笑问:“御秋,怎么不按啊?”冷道:“我认为不应该宣誓效忠一人,不应该以名利号召入党,因为这样违背革命党素来提倡的平等、自由之精神。所以我不按手印。”众人面面相觑,孙中山亦无可奈何。

6、
曾琦是1948年新华社公布的43名战犯之一。他起初是与李大钊等人关系密切的少年中国学会会友。后来理念上分道扬镳,成为最早的反共先锋。1925年以后,国民党“联俄容共”,曾琦决心“刺蒋”以阻国共合作,军阀孙传芳知其决心,赞助手枪一支、手榴弹两枚,签发支票l万元费用。但蒋在1927年之后转向反共,曾琦遂转将目标锁定苏俄特使鲍罗廷。选定的刺客名叫段震寰,段觉得自己行刺后命不可保,从南京一路上喝酒纵欲,没到武汉就染上性病不起。治了两个月,鲍罗廷已被汪精卫赶回苏联。刺客段深感无颜,回湖南华容老家去了。

7、
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之女傅冬菊是中共秘密党员,将大量军事情报秘传给中共,使其父许多军事行动屡屡失败。北平和平解放后,地下党找到傅冬菊,交给她一张表格,“填完表你就是党员了”,傅冬菊的回答吓了大家一跳:“这个表我不能填,因为我已经是党员了……”最后,是毛泽东在天安门上对傅作义保证了傅冬菊的党籍属实。

8、
1937年11月11日,蒋介石召集将领商讨保卫南京的问题,所有将领都认为不该死守。唐生智激昂发言说,南京是首都,是国际观瞻所系,又是总理陵墓所在,如果弃守,何以对总理在天之灵?蒋任命唐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在唐指挥下,国军八万余人进行了悲壮的南京保卫战。南京陷落后,唐没有履行“与首都共存亡”的誓言,乘船逃离,丢下几十万中国军民惨遭屠杀。唐当时主动请战的原因是什么?据李君山所著《上海南京保卫战》一书援引吴相湘披露,唐听信了术士顾子同的劝告。顾告诉唐,唐的前生是“金陵王”,合当坐镇南京。顾的占卜还说,日军占领上海之后不会再向南京推进。因此,唐生智自告奋勇,其如意算盘当然是如果日军真的不打南京,就白捡一个舍身救国的英雄美名。

9、
唐生智主张南京保卫战,却有没有胜利的本钱,随后又逃跑,让几十万军民惨遭杀戮。网友蟋蟀王认为,在历史关键时候,有时空喊爱国口号、盲目抵抗的人,比起求和退让的人,对国家对民族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10、
在从淞沪战场向南京进攻的途中,两名日本军官展开了一场“百人斩杀人竞赛”。到攻入南京时,两人一个杀了105名中国人,另一个则杀了106人。这两个杀人狂魔,一个叫向井敏明,一个叫野田毅。当时的日本媒体对这场“竞赛”大肆宣扬,并留下了一张著名合影。两人并肩跨立,军刀拄地,脸上挂着骄横微笑。这张照片成了日本侵略者最典型的标志,也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深植在中国人心头。1947年,这张合影被时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检察官秘书的高文彬发现,随即传回国内。中国向驻日盟军总部提出了引渡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要求。经南京军事法庭查明审判,两人均承认控罪,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判词是这样写的:“被告向井敏明、野田毅,系南京大屠杀之共犯,按被告等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系违反海牙陆战规则,及战时俘虏待遇公约,应构成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其以屠戮平民,以为武功,并以杀人作竞赛娱乐,可谓穷凶极恶,蛮悍无与伦比,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非予尽法严惩,将何以肃纪纲而维正义。”

11、
张申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助教时,毛泽东来馆做见习书记,月薪八元。一次,张拿了一份书目交给毛缮写,写完后张一看,全部写错了,退回让毛重写。1945年,张毛在重庆见面,张将自己写的一本书送给毛,扉页上写了“润之吾兄指正”,毛面上顿现不豫之色。1949年,张申府因“呼吁和平”一文受到批判,被禁止发表文章和从政。章士钊曾请毛让张出来工作。毛说:当初他是我的顶头上司。不行。

12、
毛润之在北大图书馆出借部工作不够认真,特别是字迹潦草,难以辨认。馆长李大钊就此曾批评过他。有次毛把傅斯年要借的一本书搞错了,毛不认错反而强辩,加之两人方言沟通不良,傅气急之下打了毛一个嘴巴。毛回忆这段经历时说:“由于我的职位低下,人们都不愿同我来往。我的职责中有一项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可是他们大多数不把我当人看待。在那些来看报的人当中,我认出了一些新文化运动的著名领导者的名字,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我对他们抱有强烈的兴趣,曾经试图同他们交谈政治和文化问题,可是他们都是些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讲南方土话。”建国后,毛再也没去过北大。

13、
在延安时,张闻天敢管事,他规定所有人都要几点起床,到时候吹号。毛经常在夜里工作,早上起不了床,就发脾气说,哪里来的新兵,朱总司令也没有禁止过我!

14、
林彪因为枪伤有“三怕”:怕风,工作人员走路带风,他都心烦;怕水,水声都不能听;怕光,大白天要拉窗帘。他一生不抽烟,不喝酒,爱吃青菜,最爱黄豆,给女儿取名都叫“豆豆”。

15、
徐恩曾是国民党中统局最早的负责人之一。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他在台湾出版的回忆录《我和共产党战斗的回忆》中,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斗争是这样评介的:“共产党人是反对暗杀手段的。他们自称:他们所反对的是整个社会制度不是某些个人,反对社会制度须要依靠群众的力量,暗杀是无用的。中共在过去三十年中,对于这个教条,大致是遵守的。”当年水火不容生死缠斗的老对手口中作出这样的认定,可见中国共产党的隐蔽斗争绝不进行恐怖活动,绝不伤及民众百姓的政策是说到做到的。

16、
国民党特务头子谷正文前后一共有四任妻子。谷正文的第三任妻子,姐妹都是共产党员。按谷正文的说法,有一次,这位妻子趁他不注意,在茶水里下了毒。他端起茶杯,仰头正要喝,却见茶水表层有粉末在晃动,当下就疑心茶被动了手脚。因为他“机警”,才捡了条性命。自从受过这么一次“惊吓”,以后他不论到哪喝茶、吃饭,都提高警惕。服侍谷正文晚年生活的干女儿谷美杏说:“在陌生场合,任何人沏茶请他喝,哪怕是一口他都不喝。”

17、
根据《党的文献》2013年第05期王福曾《俄罗斯公布的一九四九年一月毛泽东与斯大林的一组往来函电》一文的披露,毛泽东在1949年1月7日,向“捷列宾”,也就是联共与中共间的联络员奥尔洛夫,详细介绍了国民政府高级军事将领的通共情形,桂系巨擘白崇禧赫然在列,可谓内战最大牌的通共国军将领。当然,不排除这是共方用的反间计。白逝于1966年。很多人怀疑他是死于谋杀。

18、
1945年7月 ,黄炎培到延安考察,谈到“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称历朝历代都没能跳出兴亡周期率。毛泽东表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黄、毛二人的对话后来被人们传为“窑洞对”。

19、
1945年7月,左舜生和黄炎培等六个参政员访问延安五天。左舜生后来说起延安见闻,尤其强调两点,一是,“军人的质素要比文人的来得好,依于组织的力量,军人可能接受文人的领导,决不是假的”;二是,“他们的党员和公务员的生活相当的和老百姓接近,因此没有脱离群众。”当然,以他史家的眼光,他同时看到了延安的缺陷,概括为“陋”字:“他们处在那样一种环境,天然的只能孤陋寡闻,也只好因陋就简,可是一个不幸的机会来得太快,就要他们统治全国,就逼着他们参与世界问题的解决,于是乎他们不能不一边倒……更不能不以屠杀为统治全国的最高政策……”

20、
李工真说,文革是一代新人干出来的。我父亲(著名数学家李国平)对我讲,他教了那么多学生,凡是解放前教出来的,没有一个敢走到台子上公开讲李国平你如何如何的,一个都不敢。解放以后毕业的学生,哪怕是1952年1953年毕业的学生,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愈演愈烈,1965年收进来的学生,那就不是文斗了,一个个都用拳头对付他了。

21、
辜鸿铭曾劝西方人:若想研究真正的中国文化,不妨去逛逛八大胡同。因为从那里的歌女身上,可以看到中国女性的端庄、羞怯和优美。对此,林语堂说:“辜鸿铭并没有大错,因为那些歌女,像日本的艺妓一样,还会脸红,而近代的大学女生已经不会了。”

22、
辜鸿铭欣赏小脚美妙,也有其一套奇论:西方女人总是以掩藏她们的乳房来突出她们的乳房;日本女人则以掩藏其下腹部而突出其下腹部;新几内亚女人则掩藏起她们的双腿;萨摩亚女人藏起她们的肚脐;阿拉伯女人掩着她们的脸部;中国女人却把双脚藏裹起来。掩盖得越深,越令人着迷。辜鸿铭喜欢妻子淑姑的小脚,每当无聊时,辜就让她脱掉鞋子,然后低下头,如闻花香;而写作需要灵感时,他就会将淑姑叫进书房,让她把足放到凳子上,时捏时掐,自得其乐。辜有一套品味小脚的七字诀:瘦、小、尖、弯、委、软、正。他还说:“前代缠足,实非虐政,吾妻小脚,乃吾兴奋剂也。”康有为送他一副“知足常乐”横幅,辜说:“康有为深知我心。”

23、
1919年5月3日,即五四运动爆发前一天的上午,《北京学生全体宣言》的起草者、三大学生运动领袖之一的罗家伦,在忙于策划运动间隙,还做了一件鲜为人知的事——他准备了一份给校方的上书,将老师——名闻中外的新文化运动反对者、拖辫教授辜鸿铭——赶下北大讲台。只是由于五四运动的爆发,直到风暴平息后的8月8日,他才将此信正式递交给北大校方,成功促成了辜鸿铭老师的“下课”。黄兴涛教授在检读北大历史档案时,发掘出了罗家伦的告状原件。

24、
蒙文通从欧阳竟无学佛,从廖平学经学,也曾向古文经大师章太炎问故。杨向奎曾问蒙文通:三大师的成就孰高。蒙文通不加思索地回答:欧阳竟无。

25、
学生问蒙文通:程朱学说是否都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蒙老回答:“这个问题提得很可笑。”表明这是不言而喻的。接着,他又补充说:“帝王可以使用某人学说的某一部分,不一定是全部。”

26、
蒙文通说:“宋人从理论上否定了轮回与长生。这在他们的书中是一贯的。佛学入中国,随后不再是印度的佛学,到禅宗时一点印度的味道都没有了。”

27、
1974年,大陆批林批孔如火如荼。钱穆在台湾明智地指出:“民初新文化運動時期,不也有人高呼反孔嗎?但曾幾何年,豈不已迹匿聲銷?今天大陸,又正在高呼反孔。但並不是今天大陸的中國人在反孔,只是毛一人在弄權作勢要反孔。也不是毛能反孔,他也只是在自己反自己。孔子在人類中,擁有絕大多數的朋眾。尤其是我們中國人,連我們各自的列祖列宗在内,都是孔子的朋眾。因此,要教中國人反孔,必然該教中国人非孝、反祖宗。”

28、
陳寅恪、錢鍾書、錢穆生前都要求:著作只能以正體字排版。

29、
梁漱溟17岁时,父亲梁济赠其两个字“肖吾”。1918年11月7日,梁济问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正在北京大学当哲学讲师的儿子回答说:“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三天后梁济自杀身亡。多年后,“这个世界会好吗”被人们称为“梁漱溟之问”。

30、
胡适说,保险的意义,只是今天作明天的准备;生时作死时的准备;父母作儿女的准备;儿女幼时作儿女长大时的准备;如此而已。今天预备明天,这是真稳健;生时预备死时,这是真旷达;父母预备儿女,这是真慈爱。能做到这三步的人,才能算作是现代人。

31、
“天鹅经常出现在19世纪的诗歌之中——尤其是波德莱尔或者马拉美(19世纪法国诗人)的诗。但是叶芝的这首诗不可能完成于19世纪。它有一种20世纪独有的韵律和忧郁。” 2014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迪亚诺感慨,每一个时代的作家都会被他的时代所限制,而诞生那个时代的特有的作品。“在那个时代(指19世纪),时间过得比今天缓慢的多,而这种缓慢非常适合小说家的工作,因为这允许他去合理配置其精力和注意力。从那以后,时间已经开始加速向前,这也解释了为何旧时代的文学家们能够建立起那种类似天主教教堂一样宏伟壮丽的文学大厦,而如今的作家只能有一些分散的、碎片化的作品问世。”

32、
财新杂志记者问北岛:你笔下的艾伦·金斯堡梦想着用自己的诗挽救诗歌,乃至用诗歌挽救世界。你对于诗歌的寄望是什么?北岛答说:这是误解,金斯堡从来没梦想过用诗歌挽救世界,他是用诗歌诅咒世界。当然,诅咒也可能是一种拯救: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出了毛病。

33、
2014年末,广州的水墨村办了个“先生归来”文房清供艺术展,出奇地受欢迎。画家郭莽园为展览写的一段前言,可以作为很好的小品来读:“先生归来,是弹铗而歌馮生、是田园将芜陶令、是少小离家贺老、是乘风归来苏髯、是有亭深竹板桥……小楼一统,故什杂陈、无弦老琴、微凹古砚、击节唾壶、分江水注……长物无多,一件件都曾经陪伴先生笔走龙蛇的岁月,请用心聆听,一件件都沉默着动人的故事,请留神察看,一件件都饱含着手泽的奢华。今天的莅临垂顾,让这些不动声色文化精灵又增了光彩、添了谈资,谢谢您,先生!” 


Tab标签: 水煮日报 第四期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