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10期:临死还放屁的演员

自由谈 | 2014-12-16 08:1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1、1940—1941年间,师哲陪同陈郁参观延安柳树店的和平医院。参观中,师哲等人被带到一间十分宽敞、豁亮的大厅。他们看到大厅的大槽内用福尔马林浸泡着一具男尸,年约30余岁,临时担任解说员的护士长说:这是医学解剖用的,原来有三具,已解剖用完一具,另一具只剩下半边,唯这具完整,还未作用……他们都是反革命分子,是由康生批准处理的。他们的姓名、来历,我们一概不知道。师哲等听了颇觉诧异,便问:他们被送来时是活人?回答:当然。以医病的名义送来,然后处理的。

2、1980年,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丹病危,临终前与前来探望的胡乔木谈及文艺问题。赵丹说:对具体的文艺创作,党究竟怎样来领导,党领导国民经济的制订,领导工业、农业制度的制订和贯彻执行,但党不会领导怎样种田、怎样做板凳、怎么裁裤子、怎么炒菜,所以,大可不必领导作家怎么写文章、演员怎么演戏。文艺,是文艺家自己的事,如果党管文艺管得太具体,文艺就没有希望,就完蛋了。四人帮管文艺管得最具体,连身上一块布丁、一根腰带都要管,管得八亿人只剩下八个戏,难道还不能从反面给我们以教训吗?

赵丹临终前的这番话,在文艺界内引起强烈反响,但中央高层也有人不高兴,说:有个演员,临死还放个屁!

3、建国之初每逢重大节日,各地很流行向中央政府发致敬信、送礼物,其中数量最大几乎遍及全省的是湖南。这种致敬信都是内容相同、信封信纸统一,许多信由一人执笔。湖南的乾城、浙江的富阳和云南的昆明,甚至特制一种信封、信笺和明信片,把文字印好,发信人只在上面签名。

1951年7月到10月15日,中央政府共收到锦旗2185面,文物书籍991件,食品233宗,用品143件,特产(人参、鹿茸、灵芝草等)37宗,其他如慰问袋、矿产181件,共计3500件又270宗。如山东寿光县羊角沟渔民协会,一次送小虾米200斤,天津恒大烟厂送纸烟200听,山西省委、省府最近送来麝香30个,猴头35个,百合150斤,汾酒、葡萄汁各200斤。

4、据师哲回忆,延安时代的中央警备团(中央警卫团前身)想盖平房,在延河边占了农民二亩平地。陕北自古多尽是山坡地,二亩平地是老乡的心尖子,被占地的农民抗议,警备团不予理会,农民就向毛写信反映此事,毛见信后立即命令停止建房,将土地还给农民。

5、一般说来,国军中带“暂”字头的部队战斗力大都不咋地,但也有例外。1948年锦州战役外围的义县战役中,国军暂编20师,一个半美械师,外加地方武装万把人,面对东野一个纵队外加一个师,再加一个炮兵纵队,从9月16日到10月1日,面对兵力至少四倍于己、火炮至少十倍于己的解放军,硬是扛了半个月,东野还搭上个炮纵司令朱瑞(误踩地雷牺牲)。义县城破后,暂编20师第一团团长赵振华被俘,解放军首长问:守老爷庙的部队,是不是你那个模范连?赵振华说:不是,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散兵。——老爷庙据点的国军是城破后抵抗到最后的。

6、1948年9月24日清晨,济南城破在即,济南守军最高指挥官王耀武命令提前开饭,然后把下属校级以上军官召集到成仁祠大殿中,发表了最后一次讲话:现在我们外无援兵,内有叛逆(指吴化文起义),在十倍于我们的重兵之下,已经苦战了八天,尽到了军人的天职,无愧于心。我王耀武已经无“用武之地”,但我们不能“成仁”。第一,我们已经尽了天职;第二,这是内战,不同于抗日。假如我们自戕,必遭后人耻笑。因此,我奉劝大家,放下这已无用的武器,该投亲投亲,该投友投友,自求生路去吧。而我是黄埔三期学生,不能擅自投共,我将亲率军士,向北突围,以报校长栽培之恩!

7、1979年11月25日发生的渤海二号沉船事故,导致72名工人遇难。石油部很紧张。时任石油部长的宋振明要检讨,请示余秋里,余对中央不满,发火说:不检讨!我还不知道呢,没通过我,检讨个屁!结果,中央严查,余推说不知道,把责任全推给了宋振明,中央撤了宋振明的职,宋振明为此郁郁而终。宋逝世时,余送了花圈,宋夫人和子女把余送的花圈给扔了出去。

8、康世恩时任副总理,因渤海二号事故被记大过。康在政治局会议上哭了,辩解说:大过记在我一个人身上,为了党的事业,从中吸取教训,我接受。可是,渤海二号在十二级台风的海上作业,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能保证不出事……政治局委员无人做声,邓小平也没表态,只是吸烟。

9、鄂友三,黄埔军校第九期骑兵科毕业,后成为傅作义部下的骑兵12旅旅长,1948年4月11日,鄂友三率领骑兵12旅等部,窜扰冀中根据地,在任丘县烧毁30万公斤粮食,缴获小麦300余吨,大米8千余吨,杂粮200余吨,面粉万余袋,炸毁解放军3个兵工修理所,毁坏各种枪支2千余支。骑12旅烧、砸、抢,大肆破坏,给毛留下极坏印象。1948年8月,毛对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说:今年春天,国民党军队鄂友三骑兵旅奔袭冀中河间,听说你们受了损失,把你这个司令员做饭用的锅都给砸了。这说明你们警惕性不高,对敌情掌握得不准、不细。鄂后来参加绥远起义,1950年11月25日,华北军区以“暗通国民党罪”将鄂友三逮捕,在北京永定门外天桥被执行枪决。

10、俗话说,人有脸树有皮,而冯玉祥待部下过于苛刻,惯用封建家法治军,几乎到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地步。吉鸿昌是冯玉祥的爱将之一,但冯的脾气上来,对他也很不客气。有一次他们两人通电话,不知说什么冯生气了,大声对着电话那头命令:跪下!吉鸿昌还真听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这边冯玉祥还不放心,追问:真的跪下了?吉鸿昌回答:真的跪下了。这才算过关。
  
11、1929年5月,中原大战前夜,冯玉祥在陕西华阴召开军事会议,部署部队西撤计划。时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兼第三路军总指挥的韩复榘与冯意见相左,当面发表异议。冯喝令:“你给我住嘴,到外边跪着去!”韩在外间屋跪下。会后,冯从里屋出来,见韩仍跪在地上,当众掴其两记耳光:“起来吧!”扬长而去。韩当下去见副总参谋长陈琢如,愤然道:“陈参谋长,我身为省主席,当众挨耳光,以后再如何带兵?如此下去我不能再干了!”韩离开华阴,回到河南陕县,拉上自己的子弟兵东开,从此脱离其服务多年的西北军。

12、民国“陕北土皇帝”井岳秀之死甚是离奇:那天是1936年农历正月初七,狂风怒吼,尘沙飞扬,昼夜不停,井岳秀外出巡查城防,午夜之后返回。这天正是他姨太太张风仪的生日,姨太太们打麻将正酣,三家同时和一张牌,和得十分古怪。井感到有趣,哈哈大笑着起身拿牌来看。就在这时,手枪从枪套里掉出来了,落在地上走火,子弹击中其胸部。他还在问左右:“有没有人伤着?”话音未落就晕过去了。时年五十八岁。

13、民国二年,隆裕病殂,民国百官吊唁。前清官员孙宝琦西装革履,向灵前三鞠躬,遗老梁鼎芬指着鼻子问:“你是谁?你是哪国人?”又大呼:“你忘了你是孙诒经的儿子!你做过大清的官,你今天穿着这身衣服,行这样的礼来见先帝先后,你有廉耻吗?你是一个什么东西?!”孙宝琦面无人色,“不错,不错,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东西!”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