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15期:我是农民的儿子

自由谈 | 2014-12-19 15:33: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
近日,媒体披露了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悔过书内容,季说“我头上缺少党纪国法这根高压线,忘记了为人为官的底线,私念像精神鸦片,麻痹了我,使我灵魂出窍,闯下大祸”,据说他在调查期间写的万字悔过书成了反腐教材。落马后忏悔的官员大有人在,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至少有53名落马官员进行公开忏悔,其中六成人在忏悔中讲述自己贪腐成长史;有14人忏悔书以“我是农民的儿子”开头,总结自己从贫寒子弟到腐化高官的过程。其实,当年好多国家领导人也说过“我是农民的儿子”的肺腑之言,只是场合不同。

2、
1967年,上海造反派组织“工总司”的一把手是潘国平,各种抛头露面的活动都由潘来做。当“工总司”得到张春桥的承认重新排座次时,一向低调的王洪文突然活跃了起来。在推选常委时,王洪文提议看谁根正苗红条件好,就谁当选负责人。他摆出了自己的六个条件:雇农出生,从小在吉林农村放过猪,牧过牛;参加过志愿军去抗美援朝打过仗,后转业到上海国棉厂当保全工,现为保卫科干事,是共产党员,他所在的厂是上海最早的“老造反厂”。工、农、兵、干部、党员、老造反,一下子将资历浅、非党员的潘国平比下去了。

3、
张春桥给江青起了一个代号叫“客人”。1965年,江青在上海抓京剧革命和《海瑞罢官》的批判文章时,张春桥全力支持江青,他曾对徐景贤说,光是江青抓的《智取威虎山》就看过五十多遍。张春桥多次开会传达“客人”的指示,说“在创作和表演上,我们不能搞群言堂,只能是一言堂——就是客人一个人说了算”。

4、
1967年1月,上海各群众组织准备在人民广场召开第二次全市斗批大会,临近开会前夕,忽然发现主要的斗批对象陈丕显找不到了,市委警卫处出动也未能找到。负责筹备工作的王洪文到处打听,才得知前两天某组织刚开完陈丕显的斗批大会,后陈被“工总司”的一个“司令”耿金章藏起来了。当耿金章找到陈丕显时,身为市委书记的陈被藏在嘉定黄渡公社的鸭棚里。

5、
九一三事件后,林豆豆被“发配”在郑州汽车制造厂当革委会副主任,由于是特殊人物,她的日常行动由汽车厂革委会指派得力的专人给予“保护”,不经允许不得离厂,经批准外出必须有人随从。市公安局还有专为监控林豆豆的日志,记录她每天的活动,例如:×日×时,到传达室取报即回,无异常发现;×日×时,一女工进林豆豆家,一小时后出来,待查。据说豆豆刚进厂,正赶上“反击右倾翻案风”,郑州市在体育场召开群众性的批判大会,指名要豆豆参加。那天,主持会议者宣布省市革委会领导人名单之后,大概是为了加大讨伐邓小平的声势,提高了嗓门又宣布说:“到会的还有林彪女儿林豆豆!”这下像炸了窝,引起一片骚动,都伸头四望,发现观众席中有个女军人,误认是豆豆,纷纷围过去看稀罕,会场乱成了一锅粥……从此,汽车厂成了风景线,每天都有一大群人守候在厂门口,等着一睹豆豆的尊容。

6、
1967年,上海造反派联合夺权成功后,拟发布《告上海全市人民书》,组建上海人民公社的新政权。当时上海有32个有影响的造反组织,他们经常在共商大事,拟共同在《告上海全市人民书》上署名,并将成为公社的组成单位。但就在印刷《告上海全市人民书》的时候,32个组织有人对排名次序不满而闹了起来,都要求把自己组织的名字排在前面。这风声传到社会上,全市其他造反派组织听说要成立新政权了,都想进来抢占一个座位,一夜之间,平白冒出了六百多个从来没听说过的组织,例如临时工、外包工革命造反司令部、支援新疆知青反沪司令部、上海住房困难户革命造反司令部等。

7、
王洪文从朝鲜战场回来,去了军乐队。徐景贤问在那里做什么?王说:“吹黑管,我也不懂什么乐谱,反正在里面瞎吹吹。”由于前途无望,王洪文在副排级位子上复原,到上海国棉厂当保全工,负责给各个纺车加油,当时人们都叫他“小加油”。

8、
王洪文喜欢喝酒,在国棉厂上班时,每去市区,回来时买六瓶啤酒,左右胳膊各夹两瓶,手里再拿两瓶,等到电车到了国棉厂,六瓶啤酒已经喝光。他工资低,加之地方上严格,当了造反派头头后,他就跑到部队,专门找军长、师长喝酒,常常酩酊大醉。到北京后,他喝酒也要掏钱,结果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到人民大会堂去买剩下的国宴酒。当时国宴结束后,剩下的茅台酒会收集起来,重新装瓶内部供应。唐闻生、王海容等人知道了就看不起他,说“他要到我们这里来占什么便宜,没门。”

9、
武汉“七二○”事件后,造反派抄了韩先楚的家,当抄出林彪与韩先楚合影的照片时,吓了一跳。这个“韩拐子”(因他拄根拐杖,造反派就这么称呼他)与林副主席关系如此亲密,这可是毛主席的司令部的人哪!“九一三”后,这照片却成了韩先楚“紧跟林贼”的证据。韩先楚愤愤地对叶剑英道:说我是“三反分子”,拿出真凭实据呀?能让我心服口服,我自己背着行李去坐班房!叶剑英叹口气:如果需要真凭实据,还用搞“文化大革命”吗?叶仰天长叹,连呼三声:莫须有,莫须有,莫须有啊!

10、
了解朱镕基夫妇的人都说他们感情好。有一次朱镕基访问日本,有人问朱镕基:“听说朱总理什么都不怕,但是对于劳安夫人是除外的。您觉得您的夫人有什么地方令您感到可怕?”朱镕基说:“我根本不觉得她可怕,我觉得她可爱。”又问:“假如您夫人不在这里,您也是一样的回答吗?”朱说:“当然,表里如一嘛。”



Tab标签: 水煮日报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