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20期:蒋介石反腐骂死元老

自由谈 | 2014-12-26 16:4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方琼玟
分享:
字号: T T T


随着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被调查的消息公布,中国“打虎行动”再次成为国际媒体热议的焦点。西班牙《国家报》称,习近平在承诺铲除腐败这颗毒瘤后,迄今为止已经有数万名官员落马,“老虎和苍蝇一起打”的决心非常坚定。

早在民国,对于国民党内严重的贪腐行为,蒋介石的打击力度也非常之大。直至台湾,蒋介石对部下贪腐完全是铁腕惩治。今天跟水煮君一起来看看,蒋介石是如何反腐的。

1.邓文仪是蒋介石的“十三太保”之一,曾是蒋介石的红人。1927年10月,邓文仪在任职黄埔军校政治部代主任期间,伙同军校会计文广岛利用职权之便贪污了学校的一笔政治教材印刷费,金额大概有一万多元,在那个年代,这笔贪污数额其实并不算大。但黄埔军校非同寻常地方,这是大家瞩目之地,也是蒋介石的御用军官学校,蒋介石也是爱面子的人,自己钦点的政治部代主任,下属贪污,颜面何在?所以,当此事被人捅出来后,蒋介石十分恼怒,尽管邓文仪再三认错,还是被撤了职。(摘自《文史天地》2013年第1期,作者:汪玉明)

2.1932年3月1日,蒋介石在南京主持召开会议,宣布“布衣社”(又名“三民主义力行社)正式成立。布衣社的主要任务是内部从上至下,一律要求杜绝奢侈腐败。1932年6月,蒋介石在武汉带领布衣社发起了当时广为人知的“武汉清流”廉政风暴,声称要实现一个“浊流根绝、清流上升”的武汉。“第一刀”首先对准稽查处高层杨庆山。蒋介石勒令他退休并赠予五万元办慈善堂,手下稽查权全部交出。“第二刀”,逮捕、审判并枪毙了一批武汉罪大恶极的警察局头目。“第三刀”,就是针对普通警员的重组、整顿。发现偷偷吸食鸦片者枪毙,发现溜号嫖娼者枪毙,集训期间参与或预闻走私而不举报者枪毙,“放风”时间乘机敲诈商铺者判刑,聚众滋事斗殴者判刑,与原堂口、黑帮牵扯关系者判刑,点名迟到者禁闭,顶撞教官与纠察队员者禁闭,内务不整者禁闭,浪费粮食者禁闭……这些行动使得武汉的治安、社会风气大为好转。(摘自《文史博览》,作者:韩博 王海毅)

3.1945年春,国库局的几个知情年轻人开始向重庆国民政府秘密检举中央银行美金公债舞弊案。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国家巨款巧妙地成为国库局少数“同人”的囊中财富,对于这样一个损公肥私的签呈,身为中央银行总裁的孔祥熙居然批了一个“可”字。案发后,社会“反孔”情绪日趋强烈,蒋介石不得不考虑“换马”。但孔是蒋的姻亲,有霭龄、美龄“护孔”,“换马”谈何容易。此事竟使得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苦痛极矣”。(摘自《壹读》,作者:杨天石)

4.蒋介石召见孔祥熙,向孔展示证据:“直将其人证、物证与各种实据交彼自阅。”但孔仍坚决否认舞弊,甚至赌咒发誓。蒋介石看在眼里,大不以为然,觉得孔不配做一名“基督徒”。面对这位与自己多年共事的老姻亲,蒋不得不拉下脸来,“严正申戒”,孔这才“默认”。蒋介石见孔祥熙不再强辩,态度又转为温和,“嘱其设法自全”,将主动权交给孔,要他自己寻找解脱办法。当日蒋介石日记云:“见庸之,彼总想口辩掩饰为事,而不知此事之证据与事实俱在,决难逃避其责任也。余以如此精诚待彼,为其负责补救,而彼仍一意狡赖,可耻之至!”蒋孔关系一向良好,认为孔“可耻之至”,这是很少有的现象。(摘自《壹读》,作者:杨天石)

5.傅斯年于1938年3月上书蒋介石,认为孔祥熙担任行政院长“作来一切若不相似”。此后,傅斯年一直走在“反孔”前列。1938年7月,1939年2月、4月,1944年6月、9月、11月、12月,傅斯年多次致函蒋介石,揭发孔的腐败贪污等问题,并在国民参政会上大声疾呼:“办贪污首先从最大的开刀。”7月30日,傅斯年会见蒋介石,蒋肯定傅的揭发,表示“极好”。8月1日,傅斯年致函夫人俞大彩,高兴地写道:“老孔可谓连根拔去(根是中央银行)。”“老孔这次弄得真狼狈。闹老孔闹了八年,不大生效,这次算被我击中了,国家已如此了,可叹可叹”。(摘自《傅斯年攻倒孔祥熙》《抗战与战后中国》,作者:杨天石,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6.1948年国民政府设立“上海经济管制督导员”,蒋介石亲选蒋经国主管,“扫除腐败势力”。对此任命,蒋介石称“虽然我晓得这个职位可能使经国遭到忌恨,甚至断送前程,但是我必须派他去。经国是唯一可以担任此一任务的唯一人选。”宁可冒着蒋经国断送政治前途风险打击腐败,不可谓不重视了。但也没有能挽回蒋经国“打虎”失败,贪腐纵横的现实。(摘自《殷鉴不远:民国时期的反腐败史话》,王春瑜主编)

7.电影《建国大业》中的一个片段,蒋介石无限感慨地对蒋经国说:“国民党的腐败,已经到了骨子里了。反腐就会亡党,而不反腐则要亡国。”这应该是蒋介石内心的一种真实写照。蒋介石为什么却无法遏止住国民党的普遍腐败呢?其实,蒋介石也有他的苦衷,国民党虽然在名义上是一个统一的党派,但是他的内部组织充其量也就是个联邦。白崇禧和阎锡山不对付,冯玉祥跟李宗仁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这些人又跟老将明争暗斗的,几十年都不消停。要把这帮子人串到一起太不容易了。蒋介石除了笼络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这样最起码大家伙都不打仗了。但是打仗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利益,仗可以不打,利益不能没有,于是从上到下都开始玩贪污、搞腐败。对此蒋介石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你要是严查的话,人家就拉山头造反了,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有枪的人。(《看历史》总第二十五期,作者:袁腾飞)

8.蒋介石在台湾反腐也有“八项规定”。1952年国民党七全大会之后,党内整顿工作继续进行。在改造运动中,党员归队后,中央改造委员会还高举“淘汰腐恶分子”旗帜,对党员进行教育训练,并规定八种人为“腐恶分子”,一经核实,立即清除出党。这八种人为: 一、变节通敌者。 二、有跨党变节之行为者。三、有违纪反党之行为者。四、有贪污渎职之行为者。五、生活腐化、劣迹显著者。六、放弃职守、不负责任者。七、信仰动摇、工作弛废者。八、作不正当经营,以取暴利为目的者。(摘自《蒋介石在台湾》第三部,东方出版社出版,陈冠任著)

9.蒋介石是如何惩治部下贪腐的?有一次,蒋介石怒责“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当时在公文上录由不详,意在蒙混过去,你与端木恺是什么关系?”王世杰见蒋介石指责他与端木恺有勾结,自己有贪腐之嫌,一时急了,当场就顶撞起来……王世杰好不容易被侍从秘书们劝了出来,气呼呼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当即挥笔,写上一份辞呈,又急急送去也被劝回士林官邸的蒋介石。蒋介石是把王世杰的辞呈掷地了。随即,他也气呼呼地写下“‘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蒙混舞弊不尽职守,着即免职”的手令,并决定秘书长之职由副秘书长许静芝代理。(摘自《蒋介石在台湾》(1-4部),东方出版社,陈冠任著)

10.蒋介石怒免王世杰的消息惊动了党国元老吴铁城。吴铁城历来与王世杰私人关系很密切,于是跑进士林官邸求情。谁知蒋介石很强硬,面对吴铁城的求情也毫不松口。吴铁城见比自己还小一岁的蒋介石不给面子,一时气急便发生正面顶撞。蒋介石气急败坏地指着吴铁城说:“你还有脸活着,党国就是败在你们手里的!”说着摔碎一个茶杯,把“铁老”赶出了大门。吴铁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他踉踉跄跄回到家后,也不吃饭,只是一个劲儿打电话给人,交办各种事项。他本来就患有高血压病,平日每晚只吃一粒安眠药即可入睡,因对蒋介石有一腔怨气,连吃两片仍睡不着,越是睡不着就想得越多,越想越气,于是连服了好几粒……次日早晨,家人突然发现“铁老”已长眠不起。“吴铁老”居然被蒋介石骂死,堪称天下奇闻。(摘自《蒋介石在台湾》(1-4部),东方出版社,陈冠任著)
Tab标签: 蒋介石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