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自由谈 > 正文

水煮日报第22期:文革中对毛刺激最大的事

自由谈 | 2014-12-28 15:3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1、

解放前,吴宓在报纸上发表了一首爱情诗,金岳霖觉得其中“吴宓苦爱毛彦文,九州四海共惊闻”一句不对头,便对吴宓说:“你的诗如何我们不懂,但是,内容是你的爱情,并涉及毛彦文,这就不是公开发表的事情,这是私事情。私事请是不应该在报纸上宣传的。我们天天早晨上厕所,可是,我们并不为此而宣传。”吴宓生气了,说:“我的爱情不是上厕所。”金岳霖说:“我没有说它是上厕所,我说的是私事不应该宣传。”张奚若批评金说话不伦不类,金不以为然。后来金在回忆录中说:把爱情和上厕所说到一块,虽然都是私事,确实不伦不类。

 

2、

金岳霖对章士钊说:“你比我大13岁,可是我曾经把你看做大人物,背过你的文章。”章士钊说:“这很简单,我比你大13岁,但是在你一岁的时候,我比你大13倍;你15岁的时候,我已经28岁了,正是写文章的时候,要是我一直比你大13倍,那我已经是明朝的人了。”

 

3、

建国后的三十多年里,曹禺成形的创作只有两部半。一部是《明朗的天》,写协和医院的一群知识分子接受改造;一部是《王昭君》,这是周恩来派下的任务,意在“歌颂民族团结”;另外一部《胆剑篇》是“集体创作”风行时,用来号召正经历“三年自然灾害”的老百姓扎紧裤腰带。黄永玉给曹禺写信说:“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也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了伟大的通灵宝玉,你为势位所误!”曹禺也想继续写作,但大部分只写了开头就没了下文。他说:“我觉得我不知道被一种什么无形的东西锢得这么紧,总是放不开。”病榻上的曹禺在心境灰暗时,会找来弘一法师的书读,他说“这是另一个世界,和马克思的世界不一样,和资本主义世界也不一样。”他女儿感慨道:文学创作完全是依靠人的生命,如果生命被扭曲,很难写出东西。

 

4、

1962年,各行业都在放松政策,陕西省委书记张德生便让林牧做一些反左调查。但到了8月的北戴河会议上,才发现他们把毛的意图估计错了。当时毛批彭德怀为“翻案风”,批刘少奇为否定大好形势的“黑暗风”。张对林坦言,“在民主革命期间,虽然我们远离中央苏区,很难看到中央文件,但是,我们的做法往往同毛主席不谋而合。因为党要生存,要发展,就不能不反对王明等人的‘左’倾机会主义。进入社会主义革命以后,特别是1956年反‘冒进’和1957年反右派以后,每当我们认为应该反‘左’的时候,毛主席却要反右。我们紧赶慢赶都赶不上毛主席。我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世界观没有改造好,身体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思想还停留在民主革命阶段,实际上还是一个缺乏社会主义革命精神准备的民主派。”他还说:“当我发现自己思想上有了同毛主席思想不一致的苗头,没有别的办法,就是这样向下压,向下压。”林牧觉得他的肺腑之言,在当时多数中央委员中是有代表性的。

 

5、

杨尚昆晚年说,文革中对毛刺激最大的是林彪事件,因为毛认为林彪是一直拥护他的,是他一个比较忠实的信徒,但林彪居然干出谋杀这样的手段,对他刺激太大了。所以林彪事件以后所有老的毛都不相信了,就相信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当然还有江青,所以毛后来就反常反得极端了。

 

6、

戴笠死后,戴家日渐破落。1949年,其母病亡,其子戴善武见江山县临近解放,便携妻儿匆匆南逃,想去台湾。但才逃到相邻的福建省浦城县水北乡,就被国民党水北乡公所武装残匪劫获。解放军浦城县军管会得到消息后,即派兵击败劫匪,将戴善武一行捕往浦城县城。不料,戴善武在夜间跳窗逃脱,潜回江山县。1949年9月,根据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李丰平(后任浙江省省长)的指示,戴善武被依法逮捕。江山县人民政府于1951年1月在戴笠老家保安乡,召开万人大会,宣判并枪决了戴善武。到此为止,戴家崩溃了,“戴公馆”也被没收。

 

7、

林彪有划火柴的爱好,因此他的客厅、走廊里放了好多梗又粗又长的高级火柴。他经常随手拿起一根火柴,“噌”地一下把火柴点燃,若有所思地望着闪动的火苗,火苗熄灭后,他把冒着硝烟的火柴梗凑到鼻子跟前嗅。燃烧过的火柴梗随手往地毯上一扔,只要他不睡觉,满地火柴梗也不让清扫。叶群说,林彪打了一辈子仗,忘不了战场上硝烟的味道。

 

8、

“九·一八”事变后,汪精卫出任行政院长,褚民谊在汪精卫的关照下,当了行政院秘书长。虽然褚民谊处理公务是个外行,但他从行政院秘书长的位子上谋了不少私利。一次,行政院在新建的楼房里开会,各部部长到齐,就只汪院长迟迟不到。后隐约听见厕所里传来敲击声和叫骂声,原来,整个工程偷工减料,厕所的门锁是假冒伪劣产品,锁上了就打不开,把汪精卫锁在里面了。褚作为秘书长,本有监工验收之职责,可他收了回扣,对此懵懂糊涂,最后还是请了个锁匠来救驾,把院长大人“解放”出来。

 

9、

褚民谊当行政院秘书长有点不务正业,他大力弘扬“国术”,提倡踢毽子、放风筝、练武术。当时便有人嘲笑他是“三子(踢毽子、放鹞子、做戏子)秘书长”。褚民谊自己爱放风筝,春天一到,常常西装马靴,手把绳子放风筝,轰动整个石头城。一时仕女如云,歌舞升平,风筝满天,遍布城南。陈独秀在长诗《金粉泪》中写道“家国兴亡都不管,满城争看放风筝”,就是讽刺褚民谊等军政大员放风筝。?

 

10、

任仲夷晚年疾病满身,但达观开朗,坊间传说他有四句自嘲:他一目已失明,只一目可视,他自嘲为“一目了然”。他一耳失聪,另一耳可听,他自嘲为“偏听不偏信”。他患胆结石,将胆割去,他自嘲为“我浑身是胆”。他胃部患癌,动手术切去大半,他又自嘲为“我无所畏(胃)惧”。这几句话,乍看是他对自己病痛的超然处之,但知他的人,明眼人,一听便知其含金量甚高,有人生哲理,有对世事的认识和诠释,很令人回味和深思。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